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墨心少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这东西,我要了。”

    当那淡漠的声音响起时,一只手掌便是穿透空间,只抓牧尘手中的铜片而去,那般速度,犹如雷霆,让人措手不及。

    若是一般人,恐怕此时被人从手中将东西夺走还无法反应过来,不过,牧尘显然并未在那一般人的行列之中。

    他的面庞,在那手掌伸来的时候,便是陡然冰冷下来,漆黑眸子中,掠过一抹凌厉之色。

    他并未理会将要被夺走的铜片,另外一只手掌猛然收回,化为一记手刀,与此同时,他的眼瞳中,圣浮屠塔浮现出来,浩瀚而强横的灵力在此时犹如洪流一般涌入手掌之中。

    嗡嗡!

    犹如实质般的灵力伸缩不定的凝聚在牧尘的手掌之上,竟是犹如实质的刀刃一般,灵力光刃震动,竟是连空间都是被撕裂开来。

    这一刀若是被斩中了,就算是地至尊大圆满的手臂,都得在顷刻间化为两截。

    “咦?”

    灵力掌刃狠狠的斩来,一道惊咦的声音也是在此时响起,显然那出手之人也是被牧尘这凌厉果断的反击吓了一跳。

    此时若是他执意要抢铜片的话,恐怕在刚刚得手的瞬间,牧尘就会将他的手掌以及掌中的铜片一起留下。

    “哼。”

    那出手之人思索了一瞬,便是变抓为指,双指并曲,磅礴灵力汇聚而来,也是以针尖对麦芒之势,狠狠对着牧尘掌刃暴刺而去。

    嗤啦!

    指掌在下一刹那,便是凶狠的对碰在一起,顿时有着肉眼可见的灵力波纹爆发开来,那一片空间,都是在此时犹如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空间碎片暴射而开,牧尘与那道身影却是连忙后退,袖袍挥动间,灵力洪流呼啸而出,将那些锋利无匹的空间碎片尽数的震散开来。

    而随着身形的退开,牧尘方才眼神略带煞气的抬望向那出出手之人,旋即双目便是微微的眯起。

    因为他发现,那出手之人,并不陌生,赫然便是那浮屠古族中的墨心少主。

    此时的墨心,面无表情的盯着牧尘,眼中流动着冰寒之意,他伸出手掌,淡淡的道:“将那东西给我。”

    他的语气平平淡淡,但却自有一股高傲之意,毕竟以他的身份,浮屠古族如今的年轻一辈中,可没几人敢抢他看中的东西。

    但可惜的是,牧尘依旧不在此列,因此,当他听见墨心的话时,只是一笑,神色平淡的道:“虽然你出自浮屠古族,但似乎你爹娘并没有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罪子,你找死!”

    听得牧尘的讥讽,那墨心眼神顿时一寒,丝丝杀意自其眼中涌出来,令得此时这片区域,都是陡然间变得冰寒下来。

    这交易区中,人多眼杂,眼下两人这一对峙,立即引来了诸多视线,不过却并没有人出言阻止,反而是饶有兴致,毕竟在这上古圣渊中,可没有任何的规则,实力为尊,才是最硬的道理。

    不少强者对于墨心,倒是隐有耳闻,毕竟这是一位浮屠古族的少主,所以他们也是知晓墨心的强悍,但让得他们有些奇怪的是,那个名为牧尘的青年,看上去不过上位地至尊的实力,竟然敢如此当面嘲讽墨心,这究竟是何来的底气?

    在不少视线汇聚于这片区域时,在那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也是有着数道身影止步,将视线投向那个方向,而当她们在见到对峙的竟然是牧尘与墨心时,面色都是有些变化。

    “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怎么会去招惹墨心!”有些气急的娇嫩声音,是一位年轻女孩,她容颜也是俏丽,但此时正气急的望着那个方向。

    而此女,正是浮屠古族的清灵。

    在她的身旁,一身白衣如雪,浑身散发着冰山般气息的精致女子,自然便是浮屠古族的清霜。

    她望着那边的情况,柳眉也是微微一蹙,身为浮屠古族的人,她自然很清楚墨心的强横,在浮屠古族的年轻一辈中,唯有他,方才能够与玄罗有所争锋。

    而若是她的话,恐怕全力之下,也仅仅只能维持自身不败,但想要占据上风,却依旧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墨心与玄罗,都是处于大圆满最顶尖的层次,基本上能够说是天至尊之下小无敌般的存在。

    而牧尘不知为何与他对上,后果怕是相当不妙。

    想到此处,清霜银牙轻咬了咬红唇,便是要迈步走出,她答应过萱姨,要尽可能的给牧尘一些帮助,让得他不至于被玄罗,墨心所针对。

    所以,即便是知晓与墨心交恶对她没什么好处,但她依旧选择出面。

    一旁的清灵见状,不由自主的想要拉住清霜,毕竟她也很清楚与墨心交恶即便是对清霜而言也是有着不小的压力。

    不过清霜只是摆摆手,便是让得她止住了手掌,当即她只能恨恨的一跺脚,有些恼怒的盯了远处处于风波中心的牧尘一眼,没想到她们刚刚来到这里,就被牧尘给牵扯了进来。

    她连忙跟上清霜,但就在此时,清霜迈出的步伐突然一顿,然后她的身体便是停了下来。

    “清霜姐,怎么了?”清灵有些疑惑的道,难道清霜姐又改变主意了?但那牧尘总归是静姨的儿子,说起来也算是属于他们清脉指人,若是任由他在这里被对付,实在让人感到难受。

    想到此处,清灵也是感到矛盾至极。

    不过对于她的矛盾,清霜却并未理会,那笼罩着冰霜般俏脸,却是看向了右侧的方向,清灵的视线顺着望去,然后脸色也是忍不住的一变。

    只见得在那不远处,数道人影而立,在那当首的位置,只见得一名器宇轩昂的英俊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带微笑的注视着清霜,让得她的步伐再也迈不出去。

    “是玄罗,他怎么也来了!”清灵低呼一声,俏脸难看的道。

    清霜脸颊也是愈发的冰寒,因为她知晓玄罗那眼神中的含义,若是她要出手帮助牧尘的话,那么后者就会出手拦截她。

    她玉手紧握,眼芒闪烁了片刻,终归是没有再踏出步伐,因为她知道,那只是徒劳而已,玄罗一旦要拦截,她根本就无法突破。

    “牧尘,希望你尽快找机会脱身吧。”

    清霜遥遥的望着那处于风波中心的牧尘,心中轻叹一声。

    那不远处的玄罗,在见到清霜停下后,便是漫不经心的收回了目光,而后眼神玩味的望着远处牧尘的身影,心中喃喃道:“这两家伙在抢什么呢?”

    因为距离的缘故,他能够知晓牧尘与墨心在抢东西,但却并不清楚那究竟是何物,而且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墨心想要找牧尘的麻烦,故意凑上去的。

    “那位便是最近你们浮屠古族中传得风风火火的罪子?”在玄罗心中疑惑间,一道轻柔中略带着一丝妩媚的轻灵笑声,自身旁传来。

    出声之人,乃是一位玄裙女子,她有着极为美丽的容颜,肌肤如白玉,黛眉如弯月,微微笑起来时,眼角又是带着一丝媚意,但其本身,又是有着一种圣洁般的高贵气质,如此一来,更是令得那一丝媚意,显得娇媚无比。

    这是一个天生尤物。

    “呵呵,看来馨儿姑娘对我们浮屠古族内的消息也很了解呢。”玄罗含笑道。

    名为馨儿的女子,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道:“我毕竟也是太灵古族的准圣女,知晓这些信息,也并不奇怪吧?”

    玄罗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这玄裙女子,名为白馨儿,乃是太灵古族中名为极高的一位准圣女,据说如果这一次她能够完成在上古圣渊中的任务,那么基本上便是会被确定为太灵古族这一任的圣女。

    而拥有着这种身份,显然也只得玄罗结交。

    “而且”

    白馨儿盈盈一笑,但那眼波流动间,却是停顿在了牧尘身旁那明亮得让人感到惊艳的女孩身上,眼中有着一抹莫名的味道。

    “他身旁的那位女孩,便是我这一次在上古圣渊中最大的对手呢。”

    “下位地至尊,不足为虑,如何能与白馨姑娘相争。”玄罗笑了笑,他的目光扫过洛璃,眼神深处同样是掠过一抹惊艳之感,但随即便是收敛了起来。

    “玄罗大哥可真会说话。”白馨儿掩嘴轻笑,俏皮如精灵。

    而在两人这边说话的时候,那片交易区中,随着越来越多的汇聚而来,那墨心眼中的煞气也是愈发的浓郁,下一刻,他猛的一步踏出。

    轰!

    一股强悍得让在场不少强者微微动容的恐怖灵力波动,便是如火山一般横扫开来,同时,墨心那充满着煞气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敬酒不吃,那就跟我回浮屠古族吃牢酒吧!”

    “不自量力的下贱罪子!”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