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血僵天魔帝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轰!

    魔帝尸骸的身躯,在此时猛的爆炸开来,顿时间滔天般的魔气滚滚肆虐,犹如万里黑云,笼罩在了祭坛的上空。

    这一幕,引得无数震骇惊呼声,所有人都是震惊的望着尸天幽的身影,显然都没料到,后者竟然会硬生生的将一具魔帝尸骸自爆。

    甚至连炎魔统领这些域外邪族的强者,都是目瞪口呆,因为身为域外邪族的人,他们更加的清楚一具魔帝尸骸的价值。

    特别是对于尸魔族而言,这魔帝尸骸的价值,无可估量。

    “这家伙,真是疯了!”

    墨心,玄罗等人则是目光闪烁,眼中有着跃跃欲试的色彩,之前他们也是忌惮尸天幽手中的魔帝尸骸,但眼下其自身被重创,魔帝尸骸也是自爆,可以尸天幽的威胁,已经降到了最低。

    不过,与大千世界众多强者的惊喜相比,祭坛上方的牧尘,却是眼神有些凝重,他望着上方弥漫的厚厚魔云,心中却是有些不安的气息。

    尸天幽应该也很清楚魔帝尸骸的价值,但他依旧是毫不犹豫的将其自爆,那么他必然是认为,自爆魔帝尸骸,将会为他得到更大的利益。

    而眼下,比魔帝尸骸利益更大的东西是什么?

    牧尘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向了祭坛中央,被数座石碑所镇压封印的黑色石棺之上...在那里面,可是有着一道天魔帝残魂。

    “嘿,察觉到了吗?”

    瞧得牧尘的视线,那尸天幽则是阴沉沉的一笑,旋即他单手陡然结印,顿时只见天空上那万里魔云旋转起来,数息之后,忽然有着十数滴约莫指头大的黑色液体从天而降,直接是落在了那黑色石棺之上。

    “那是...魔帝精血?!”

    牧尘见到那些黑色液体,心中的不安顿时强盛到了极致,因为他从那些黑色液体上,察觉到了一种狂暴得令人心悸的波动。

    那是魔帝精血,先前尸天幽将魔帝尸骸自爆,所为的,便是将其所有力量,凝结成这十来滴的魔帝精血!

    嗤嗤!

    而当那些魔帝精血落在黑色石棺上时,牧尘立即见到,那些精血直接是迅速的融入了石棺之中,而下一刻,石棺震动,粘稠得近乎实质般的魔气,从石棺中冒了出来。

    石棺之上所缠绕的古老锁链,则是在那魔气的侵蚀下,迅速的千疮百孔起来...

    “糟了,那石棺要将镇压挣脱了!”牧尘见到这一幕,顿时面色一变。

    而此时那些大千世界的强者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当他们在发现石棺的变故后,不由得面色瞬间惨白,眼中涌出浓浓的恐惧之色。

    显然他们也是未曾想到,这才刚刚将尸天幽所带来的威胁解除,接下来,便是又来了更大的麻烦。

    一旦那天魔帝残魂脱离封印,那等力量,绝非是他们这些大圆满所能够抗衡。

    嗡嗡!

    而在众多强者面色惊惧时,祭坛端,那四座石碑仿佛也是察觉到了天魔帝残魂的异动,当即爆发出阵阵苍茫光芒,光芒笼罩下来,将石棺的震动缓缓的压制住。

    众人见状,顿时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砰!

    不过,也就是在他们刚刚松气的那一霎,一座石碑,忽然凭空炸裂开来,光芒在其上方凝聚,隐约的化为了一片画面。

    那同样是在一座祭坛之上,只不过此时,祭坛上方,只见得一名身躯魁梧如巨人般的魔影仰天长啸,而他的手中,提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

    牧尘以及众多大千世界的强者见到那颗头颅,瞳孔都是猛的一缩,紧接着,一道道惊骇欲绝的声音响彻起来:“那是百逐!”

    牧尘面色难看,因为那名为百逐的人,正是那位来自大千宫的高级诛魔师,他选择进入了“枪祖”所在的那一层,而此人乃是进入那一层的大千世界众多强者中实力最为尖的人之一。

    但眼下,他显然已被斩杀。

    那么也就是,“枪祖”那一层,已经被域外邪族的强者所攻破...而石碑破碎,也是明,那一层的天魔帝残魂,已经被释放出来。

    “如今已是有着一道天魔帝残魂逃脱,若是再放出一道,恐怕天魔帝残魂就能够与四祖意志抗衡,到时候,四圣塔的镇压封印作用,也将会随之减弱。”

    所以,他们这一层,绝对不能让天魔帝残魂逃出来!

    轰轰!

    而在牧尘心中念头闪动时,因为一座石碑的破碎,先前刚刚被镇压下去的天魔帝石棺,竟然是在此时再度的剧烈震动起来,三座石碑死死压制,都是无法让其回复平静。

    牧尘心惊肉跳的望着这一幕,这种层次的交锋,他根本就无法插手,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两者争斗。

    不过,损失了一座石碑,对于四圣塔而言,显然也是造成了不的损伤,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座吸收了魔帝精血的石棺中喷发而出的魔气,愈发的狂暴。

    轰!

    某一刻,那种对峙终于是达到了极致,石棺之中,万丈魔光爆发出来,整座石棺都是再也无法承受,轰然一声,便是爆炸开来。

    魔光冲天而起,一道啸声,犹如雷霆一般,带着狂喜轰隆隆的响彻在天地间。

    “哈哈,没想到万千载后,我血僵天魔帝竟然还能重见天日!”

    天空上,铺天盖地的魔气汇聚而来,化为了一道约莫百丈左右的魔影,他头发披散,身躯上遍布着黑色的毛发,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席卷在天地间。

    在那等气息的笼罩下,即便是牧尘,都是感觉到一丝无法抗拒的恐惧。

    而其他的那些大千世界的强者,更是骇得双腿发软,忍不住的要瘫倒下去,面对着一位天魔帝,即便只是一缕残魂,那也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面对的。

    反观域外邪族的那些强者,则是在此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欢呼声。

    “桀桀,便是你这子将本帝释放出来的吗?”天空上,那名为血僵天魔帝的魔影,低头看向尸天幽,怪笑道。

    “既然如此,为了表示感谢,那就将你的身躯给本帝一用!”

    血僵天魔帝不待尸天幽回答,便是化为一道魔光降临而下,直接是落入了后者天灵盖中,此时的他只是残魂状态,需要一具肉身,才能够更好的发挥出力量。

    而随着血僵天魔帝的残魂占据身躯,尸天幽的双瞳也是渐渐的化为血色,干枯的身躯表面,开始化为犹如万载寒铁般的色彩,坚固无比。

    血僵天魔帝活动了一下身体,咧嘴笑道:“原来是尸魔族的家伙,肉身倒还不错,看来能够多发挥出一丝本帝的力量。”

    着,他视线转向这座祭坛,眼中掠过暴戾的杀意:“该死的家伙,竟然镇压本帝残魂这么多年,今日看本帝如何将你摧毁!”

    轰!

    着话时,他猛的一掌拍出,只见得魔气滚滚,直接是化为一道万丈魔印,携带着无法形容的力量,对着祭坛拍去。

    嗡!

    不过,就在那道魔印即将拍中祭坛时,只见得最中央的那道石碑之中,忽然有着古老的光晕散发出来,一道苍老的身影,在那光影中浮现出来。

    他袖袍一挥,便是有着无尽之光涌动,犹如道道彩霞,将那魔印抵御下来。

    “血僵,没想到还是被你逃了出来。”苍老身影凌空而立,轻叹一声,道。

    众多大千世界的强者见到这道身影,也是一怔,而玄罗,墨心,清霜等人则是惊喜失声道:“老祖!”

    那道身影,正是浮屠老祖所留的意志。

    “哈哈,浮屠老鬼,看来你们当年想要镇压抹杀我等的计划失败了,如今这座四圣塔已破其一,只要等到本帝也是将你抹杀,四圣塔便会出现破绽,我等脱困,指日可待!”“尸天幽”望着那道浮屠老祖的意志,大笑道。

    浮屠老祖意志摇了摇头,道:“怎会让你轻易如愿。”

    “凭你这一道意志,也想阻拦本帝?”那血僵天魔帝冷笑一声,道:“这尸魔族家伙的肉身,倒是与我契合得很呢,这一次,我赢定你了!”

    浮屠老祖闻言,则是一笑,道:“那可未必。”

    话音一落,他的视线便是扫视开来。

    咻!咻!

    玄罗,墨心二人忽然在此时腾空而起,飞向祭坛,高声道:“老祖,后辈二人愿助老祖斩魔!”

    在话时,他们立即催动体内浮屠塔,悬浮在他们的头,一道光明,一道黑色,皆是散发着奇异波动。

    他们抢着出现,自然是知晓,谁如果能够帮助浮屠老祖斩魔,那么必然就能够获得那一道“八部浮屠”的绝世神通!

    “真是无耻!”

    清灵见到这一幕,顿时忍不住的骂道,牧尘辛苦拼命,方才将局面拼成这样,但这两个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现身,想要摘取果实。

    祭坛上,那浮屠老祖见到两人头的浮屠塔,倒是有些惊讶,旋即欣慰的道:“没想到万千载后,我浮屠族中,后辈如此优秀。”

    玄罗,墨心闻言皆是大喜。

    不过,还不待他们喜色展露出来,浮屠老祖却是将微笑的目光投向了牧尘所在的方向,道:“不过,今日想要斩魔,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孩子,先前你的表现,老夫都看见了,你很出色,即便是在上古时期,我浮屠族中,你这等出类拔萃的族人,都是凤毛麟角。”浮屠老祖冲着牧尘慈和的笑道,笑容中竟是极为的满意。

    牧尘一怔,却是沉默了一下。

    那玄罗与墨心脸庞上的笑容僵硬下来,旋即连忙道:“老祖,此人乃是吾族的罪子,不可选择于他啊!”

    浮屠老祖闻言,也是一愣,他审视了牧尘一圈,旋即皱了皱眉,面向玄罗,墨心,肃然道:“此子心性坚韧隐忍,即便是面对着魔帝尸骸,依旧未曾畏惧退后,性子应当不坏,怎会是罪子?”

    玄罗,墨心一滞,呐呐的道:“其母私通外族,致使血脉外流,此乃大罪。”

    然而他们却没想到,浮屠老祖闻言,却是勃然大怒,厉声斥道:“真是胡扯,竟是因为这种原因,便将如此出色的族人定为罪子,如今浮屠族,怎会如此荒谬!”

    玄罗,墨心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这位浮屠老祖,竟然丝毫不认为这是罪责。

    将两人喝斥后,浮屠老祖再度看向牧尘,那眼神中,竟是变得柔和了下来,他温和道:“孩子,你可愿助老夫斩魔?”

    牧尘神色有些复杂,想来这还算是他第一次遇见不将他当做罪子的浮屠族人,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声音在天空上传开,却是令得玄罗,墨心二人面色铁青下来。

    “晚辈愿倾力相助!”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