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新的诛魔王
    “封魔镜碎片?”

    当那一道光滑如镜般的青铜片出现时,浮屠老祖的意志顿时传出了难掩的惊喜波动,显然这个意外之喜,也是让得他惊诧至极。

    牧尘也是笑着松了一口气,他的预料果然没有错,这一道青铜片,正是封魔镜残缺的一角。

    如此说来的话,在那交易点中,他之所以会对这一道青铜片有着感应,应该正是因为此物属于浮屠老祖所有,因此也是沾染了气息,这才能够引得其体内的浮屠塔有所异动。

    “呵呵,看来你这孩子和老夫真是有缘。”浮屠老祖感叹了一声,如果此次不是牧尘得到了封魔镜的碎片,恐怕他还真是有些奈何不得这血僵天魔帝的残魂。

    “前辈,现在可能够镇压这天魔帝残魂了?”牧尘问道。

    “够了!”浮屠老祖毫不犹豫的道,虽说如今“封魔镜”威能有损,但这血僵天魔帝也只是一道残魂,远不及全盛时期十分之一。

    随着浮屠老祖声音的落下,只见得那一道青铜片顿时暴射而出,直接是与天空上那一道“封魔镜”汇聚在一起,光芒涌动间,只见得封魔镜之上的残缺,也是在此时渐渐的愈合。

    嗡嗡!

    随着封魔镜的完美无缺,只见得那幽黑的镜面上,忽然有着一圈圈的光晕散发出来,那种光晕从天而降,尽数的落入了那一道巨大的图卷之中。

    与此同时,图卷在此时喷薄出一道道光晕锁链,闪电般的洞穿虚空,直接是缠绕在了那血僵天魔帝的四肢上。

    这些光晕锁链之上,流动着无数古老的符文,而且似乎对于魔气有着一种特殊的压制效果,一旦缠绕上来,那血僵天魔帝身躯上犹如实质般的魔气,便是变得稀薄了一些。

    哗啦啦!

    血僵天魔帝面色一变,急忙挣扎,但这一次,那些光晕锁链却是纹丝不动…

    “封魔图录,收!”

    浮屠老祖的意志在此时低喝出声,光晕锁链陡然回缩,而血僵天魔帝的身躯,便是在此时不甘的咆哮着,被一点点的拖入了那封魔图录之中。

    封魔图录高高悬浮,不断的震动着,在那图卷上,浮现出了一道黑影,面目狰狞,魔气缭绕,赫然便是那血僵天魔帝。

    “该死的浮屠老鬼!”

    那血僵天魔帝暴怒的咆哮声从图卷中传出,他没想到此次才刚刚得到自由,便又是被浮屠老祖给困入了这封魔图中。

    “你不要得意,如今四圣塔已破其一,只要其他两层被破,本帝依旧能够脱困!”

    牧尘望着那被封印进入封魔图中,但依旧还在疯狂的挣扎的血僵天魔帝,问道:“前辈,不能彻底抹杀他吗?”

    看眼下的模样,浮屠老祖似乎依旧只是将血僵天魔帝封印,但这种封印却是有些夜长梦多,万一到时候出现了什么破绽,这血僵天魔帝又会逃脱。

    浮屠老祖闻言,也是叹了一声,道:“这域外邪族生命力极端的顽强,而且他们的魔魂极为凝实,远超我们大千世界的生灵,想要彻底磨灭他们的魔魂,需要消耗相当大的力量,所以上古时期,我们大多数都是选择封印的方式,以岁月来磨灭他们的魔魂。”

    牧尘这才恍然,难怪他所遇见的诸多域外邪族的魔帝,都是处于封印之中,不过,这种方式虽然省力,但却就是有点夜长梦多。

    “不过如今这血僵天魔帝的魔魂,经过这些年的封印压制,已是相当的虚弱,说来也的确算是最为须肉的时候,但可惜,老夫这道意志中的力量也是消耗了许多,无法再将其彻底抹杀。”浮屠老祖说到此处,也是有些惋惜。

    “有这封魔镜的协助也不行吗?”牧尘看了一眼高空上的封魔镜,他能够察觉到,这封魔镜,必然也是一道绝世圣物,威能不凡。

    浮屠老祖摇了摇头,道:“封魔镜协助我镇压封印血僵天魔帝多年,力量同样是消耗太大了。”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道:“不过若是能够再有一道仙品的绝世圣物,老夫倒是能够将这血僵天魔帝斩杀,了除心愿。”

    “仙品绝世圣物?”牧尘一愣,显然是第一次听说绝世圣物竟然也分有等级。

    “绝世圣物乃是属于天至尊之物,你不知晓并不奇怪,绝世圣物如天至尊一般,都是分为灵仙圣三品。”浮屠老祖笑道。

    牧尘微微点头,旋即沉吟了一下,绝世圣物的话,他的手中,倒的确是有着一道,只是力量也消耗太多了。

    但这种时候,也只能尝试尝试了。

    想到此处,他手掌一握,流光在其手中的凝聚,最后化为了一柄古朴的水晶长剑,剑身之上,晶光流溢,散发着不凡的威能。

    “咦?”

    当这柄水晶长剑出现时,浮屠老祖的意志顿时发出一道惊咦之声,然后便是有着惊声传出:“这是…

    天帝的天帝剑?!”

    “前辈认得?”牧尘也是有点惊讶。

    “如何不认得,说来老夫与天帝,也算是相识一场,没想到他的佩剑,竟然落在了你的手中。”浮屠老祖惊异的道。

    “晚辈侥幸获得了天帝前辈的传承,他将此剑留给了我。”牧尘解释道。

    “呵呵,那家伙眼光倒是不差,我浮屠族的孩儿,自然是配得上他的传承。”浮屠老祖笑道,声音中竟是有点自豪。

    “前辈,这天帝剑中的力量所剩无几,不知道能否有用?”

    “有用!”浮屠老祖笑道:“天帝剑霸道无匹,正是斩魔圣器,虽说其中力量消耗殆尽,但在老夫的手中,依旧能够发挥出一些威能,用来对付此时的血僵天魔帝,已是绰绰有余。”

    牧尘闻言,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浮屠老祖的意志控制着牧尘的身体握紧天帝剑,然后冲着那血僵天魔帝一笑,道:“那也得你能支撑到那个时候才行。”

    “哈哈,老鬼,凭你现在的状态,可奈何不得本帝!”血僵天魔帝阴厉的笑道,不过很快,他的笑声便是在浮屠老祖手中忽然间爆发出万丈剑光中凝滞下来。

    因为从那柄剑上,他察觉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那道危险气息之浓烈,丝毫不比封魔镜弱上丝毫!

    “和你纠缠万千载,今日终于能够将你斩除,倒也真是痛快。”浮屠老祖朗笑一声,然后手掌一抛,只见得那天帝剑便是暴射而出。

    铺天盖地的剑光,肆虐天地。

    而天帝剑,则仿佛是在此时化为了一抹流转的深邃剑光,那道剑光神秘莫测,携带着无法想象的威能,唰的一声,便是洞穿虚空。

    吼!

    处于封魔图中的血僵天魔帝也是在此时感觉到了陨落之危,当即疯狂的咆哮,挣扎,滔滔魔气滚滚而出,侵蚀着图卷,试图逃脱。

    嗡嗡。

    但天空上,封魔镜高悬,降落下无数光晕,光晕笼罩在封魔图上,令得其愈发的坚固,不论那血僵天魔帝如何挣扎,都是无法逃脱。

    咻。

    而也就是在此时,前方的空间破碎,一缕犹如液体般的剑光,自其中穿梭而出。

    这缕剑光并不怎么起眼,但却是让得血僵天魔帝的咆哮声中,都是多了一些恐惧之意。

    “彻底消失吧!”

    浮屠老祖的声音中,充满着冷厉,而那缕剑光则是毫不犹豫的暴射而出,一剑便是射穿了封魔图中那一道挣扎的魔影。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滚滚魔烟冒出来,又是被封魔图所镇压,而其中那血僵天魔帝的身躯,却是犹如被戳破的皮球一般,开始变得萎靡下来。

    他的气息,迅速的减弱。

    血僵天魔帝的惨叫声,回荡在天地间,令得那些域外邪族的强者个个面色惨白,然后再也顾不得其他,疯狂的掉头逃窜。

    眼下血僵天魔帝都要被斩杀了,他们已是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而此时大千世界的诸多强者,则是开始痛打落水狗,下手狠辣,围剿封堵着那些域外邪族的强者。

    祭坛上,牧尘望着那气息迅速消散的血僵天魔帝,忽然心头一动,道:“前辈,这血僵天魔帝完蛋了?”

    “嗯,这一次,总算是将他解决了。”浮屠老祖的声音,也是有着如释重负。

    牧尘想了想,忽然笑着将大千宫的“诛魔令”取了出来,道:“前辈,可否让我取一丝残魂?”

    按照大千宫的规矩,只要斩杀了一位域外邪族,将其一缕残魂吸入诛魔令内,便是可以获得诛魔点,提升等级。

    而斩杀一位天魔帝,能够获得一万点诛魔点,成为大千宫的诛魔王!

    眼前的血僵天魔帝,虽然不算是牧尘亲手斩杀的,但也算是出了一些力气,所以他也是想要试试,看看能不能获得诛魔点。

    “哦?诛魔令吗?”

    瞧得牧尘拿出来的诛魔令,浮屠老祖的意志先是一怔,旋即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你这小家伙,心思可真多,哈哈,也好也好,一个上位地至尊的诛魔王,哈哈,真是有趣,不知道大千宫那些家伙知道了,会是何等的脸色!”

    说着,他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封魔图中便是有着一缕黑雾飞出,落入了那诛魔令中。

    而诛魔令上,则是有着光芒闪烁,将那一缕黑雾吸入了进去。

    牧尘与浮屠老祖都是盯着那诛魔令。

    而在他们的注视下,诛魔令先是沉默安静了片刻,旋即忽然一震,金光自其中爆发而出,原本呈现漆黑之色的诛魔令,竟是在此时变得金光流溢。

    而在令牌底部,那原本的低级诛魔师,则是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三个散发着金光的字体,一股威严之气。

    “诛魔王!”

    牧尘紧紧的盯着那三个金光字体,嘴巴也是忍不住的张大了起来。

    他的尝试,竟然还真的成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