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垂钓


    段王爷他们虽然在这个庄子里住下来,不过,慕轻歌却未曾看到他们出来和他们用膳。

    在用膳的时候,慕轻歌不经意的问起,才知道因为皇甫凌天的缘故,端木流月虽然答应段王爷让他们一家三口留下来,但也给他们划起了走动区域,并不允许他们随意走动。

    对于端木流月这个做法,慕轻歌没反对只是有些奇怪,“段王爷好歹在皇城混得风生水起,他在这里,你们作为晚辈的,不去见一番不怕引人微词?”

    元未安哼了哼:“珏王妃,这你就不知道了,当初段世子可是得罪过我们不少人的,段王爷巴不得我们不去见他们呢!”

    “哦?”对于段世子一直不曾出现在端木流月等世家子弟的圈子,慕轻歌一直很好奇,“他怎么得罪你们了?”

    “陈年旧事不不必提了。”端木流月瞥一眼慕轻歌和容珏:“如今最膈应他的应该是你和活阎王吧?”

    端木流月话一出,容珏眸色一寒,整个厅子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几度。

    端木流月等人背脊一寒,便不敢在容珏面前再提这个话题了。

    因为容珏实在介意段王府的一家三口,慕轻歌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见过段王爷一家三口。

    慕轻歌自然也不喜欢段王爷一家三口在这里,所以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在想应该怎么才能让他们快些走,管家却告诉她:“段王爷他们前天下午便离开了。”

    慕轻歌一愣,“前天下午?你确定?”前天不就是容珏代替她去看段世子那天么?

    段世子身子非常虚弱,不宜颠簸,段王妃如此疼爱段世子,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在这个关节眼上回去?

    管家垂首:“确定。”

    慕轻歌觉得奇怪,托着腮帮子眨着眼睛问他:“知道他们为何如此急忙忙回去么?”

    “听说是皇城的产业出了问题,必须赶回去处理。”

    皇城的产业?

    慕轻歌心思一转,立刻明白了,哭笑不得道:“这是不是王爷的主意?”

    段王爷在皇城什么地位?

    他皇城的产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出问题的,除非是有人有意为之。

    而在权和商上面都压段王爷一头的,整个皇城只有容珏了。

    管家一笑,没答,不过没有否认就是了。

    慕轻歌笑眯眯的,“王爷做得挺好的,上次段王爷的仇我们还没好好报呢!”

    管家讶异,“我们不是需要段王爷的情报么,王爷这样做您不反对?”

    “我为何要反对?”慕轻歌哼道:“虽然我和他们谈了交易条件,但是一桩归一桩,和商业上一点关系都没有!”

    管家:“王妃说得是。”

    “对了,王爷在哪?”现在是下午,她现在午睡一觉能睡上一两个时辰,如今刚醒来,不过房间内并没有容珏的影子。

    管家看着慕轻歌,脸上笑意明显的回答:“这附近的小河没有鲈鱼,王爷听说山庄的另一边平原有一条江,那里有鲈鱼,便去垂钓了。”

    “山庄的另一边平原?”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吃了,午膳的时候叹了一句想吃清蒸鲈鱼,那时候她只是随意的说的,却没想到容珏却将它放在了心上。

    还特意去钓!

    “是的。”

    慕轻歌暗叹一口气,掀开被子,从床榻上下来,一边穿鞋子一边问:“王爷什么时候去的?”

    “您刚睡下不久。”管家道:“莫约有一个多时辰了。”

    “我也去看看。”

    “王妃,您还是莫要出去为好。”管家忙劝说道:“路程来回可要上个时辰呢,而且江边到底风大……”

    “没关系。”慕轻歌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爽快的道:“我的身子好着呢,哪里会怕这些颠簸这些小风?带我去!”

    管家劝说无果,只能带着慕轻歌去了。

    那江边距离庄子庭院,花了莫约半个时辰车才到。

    下了马车,要走过一道小路,才看到江。

    慕轻歌走了几米,远远的在一处光滑的石林处,看到一身白衣的,静静坐在石块上的容珏。

    江边风大,他衣袂飘飞着,手中捏着一条鱼竿子,神色清贵宁静,远远看去,颇有仙人飘逸之姿。

    真好看……

    慕轻歌远远看着,忍不住叹息。

    她对美人其实没什么感觉,不过,容珏显然不同,无论她看容珏多久,都不会腻,而且越看越觉得他好看。

    垂钓忌讳吵闹,担心自己会吵着他,所以在行走的时候,她特意放轻了脚步。

    不过,在距离他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容珏就已经发现了她,将手中的鱼竿子放下来用一块石块压住,蹙眉走了过来:“你怎么来了?”说时,脸色微沉的看向管家。

    “好了,别用这眼色看管家了,是我要过来的。”慕轻歌挽上他的手臂,眼睛看向他垂钓的地方,问:“可有收获?”

    容珏不语。

    慕轻歌挑眉,看他的脸色,看模样情况不太乐观。

    她也没说什么,抱着容珏的手臂,便要到那边去看看。

    “慢些走。”容珏牵住她的手,“这里石块多,容易磕碰着。”

    “嗯。”慕轻歌觉得自己不是随随便便会摔倒的人,但还是放慢了速度。

    容珏此次来垂钓,带了一个木桶过来,慕轻歌过去看的时候,便看到木桶里空落落的,只有几条小毛鱼在里面。

    出来这么久,只掉到几条小毛鱼,也难怪容珏脸色不好了。

    “好了,莫看了。”容珏显然不喜欢慕轻歌看到他挫败的一面,薄唇微抿,拉着她的手将她扯到一边不让她看,“待会一定能钓到大鲈鱼。”

    慕轻歌看他傲娇的脸,强忍不笑,不过,看看这江水,忍不住道:“这可不一定。”

    “咳咳!”管家轻咳一声示意慕轻歌别打击容珏的积极性,毕竟容珏脸色已经够难看的了。

    容珏瞥了他一眼。

    “好了,莫气。”慕轻歌温声指出,“在这里,这里不是庄子里的鱼塘小溪,这里水流湍急,是很难掉到鱼的。”

    容珏拧眉:“不是水流湍急的的放,鱼才生猛么?”

    “谁说的?”谁的鬼逻辑?

    “咳咳!”管家再咳了一声,“老奴问端木世子,端木世子如此告诉老奴的。”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