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美好的一幕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直接道:“那丫的肯定是骗你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不懂装懂。

    毕竟皇城大家族出来的子弟,他们可以百步穿杨,可以纵马跃山,还可以弯弓射雕,却鲜少有人会有闲情逸致去钓鱼!

    毕竟,在皇城的大世家的人看来,垂钓,不过了是一种无所作为的举动,不很不提倡的。

    这一点,在她这些天无聊的时候,和容珏一起在庄子内垂钓就有了体会。

    在庄子垂钓的时候,容珏一开始还会陪着慕轻歌,后来慕轻歌说钓鱼的时候不能说话,他整个人便对钓鱼失去了兴趣。

    所以,这些天,容珏美其名是陪着慕轻歌垂钓的,事实上,他只是每天都陪在慕轻歌左右,在慕轻歌在一旁钓鱼的时候,他则在凉亭里看书或者看账本。

    由此看出,他并不喜欢钓鱼。

    所以,慕轻歌今天听到容珏特意出来江边钓鲈鱼,慕轻歌当真有些惊讶。

    但是更多的是感动。

    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陪着另一个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的。

    管家一愣,“老奴倒没想到这一点。”

    而容珏脸色直接青了。

    慕轻歌怀疑,如果端木流月在这里,他会不会直接将他扔到江里喂鱼去!

    “要不我们回去吧?”慕轻歌知道容珏不喜欢钓鱼,挽住他手臂道:“一顿鱼而已,什么时候吃都可以的。”

    “不。”容珏敛了脸上的怒气,指尖轻柔的在她脸蛋上摸了一下,“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那我们换地一处地方?”

    “嗯。”容珏颔首,拧头吩咐一直安静的带着一旁的将离道:“收拾一下东西跟过来。”

    “是。”将离颔首。

    “方才来的时候我有留意这江的水势。”慕轻歌道:“如果我没猜错,要往下游走一回,才能找到水势平稳的江段。”

    “那我们往下游走吧。”

    几人一起走,容珏揽着慕轻歌的肩膀,两人并肩走着,管家和将离则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想起鲈鱼的滋味,慕轻歌吞了吞口沫,一脸渴望的道:“王爷,我们难得出来一趟,今天要不就晚点回去,钓着鲈鱼就在这江边烤着吃怎么样?”

    她素来喜欢吃烧烤的东西,上辈子露营烧烤是她觉得最爽快的事情,这辈子则还从来未试过呢,还真是有点想了。

    “你不是说你想吃清蒸的鲈鱼么?”

    慕轻歌笑眯眯的,口味说变就变:“现在想吃烤的了。”

    “不行。”容珏直接拒绝:“在外面烤的食物烟尘多,吃进去对身子不好。”

    慕轻歌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将他望着:“一次而已,又不是经常吃,没关系的……”

    “不行。”容珏态度坚决,“你不是说有孕之后不能随便吃药的么,既然如此,你应该尽可能的让自己避免生病,不然有你难受的。”

    “但是……”

    “没有但是。”容珏在她脸蛋上捉了一口气,温声安抚道:“孩子生下来之后,你想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好么?”

    唉!

    慕轻歌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他的,暗暗叹了一口气,不禁非常懊悔之前怎么跟他说那么多怀孕的禁忌,早知道就不说了。

    “就这里吧。”两人走了莫约一刻钟,慕轻歌根据水势选了一个适合的位置,高兴的道:“站在边上我都能听到鱼在水中游动的声音,哈哈,看来我们要有大收获了!”

    这一次前来,慕轻歌也是带了垂钓的设备前来的,所以,两人肩并肩的垂钓。

    如慕轻歌所言,这江的鱼真不少,两人抛了鱼饵刚坐下来一会,竟然就纷纷有鱼上钩了。

    慕轻歌眉眼一弯,笑靥如花。

    容珏对钓鱼没什么兴趣,但是看她如此高兴,原本有些冷硬的脸色,也好看了甚多,唇瓣微微一弯,整张脸都柔和下来了。

    一旁静静的看着的将离看了一眼容珏的脸,暗暗叹了一口气。

    果然啊,只要有夫人在的地方,主子的情绪永远都会不一样。

    之前因为钓不到鱼,再加上只有他一个人在江边坐着,主子整张脸都是铁青的,吓得他连吱声都不敢。

    管家也有些感叹,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真的难以相信自家主子会因为一个人想吃鱼而亲自去钓回来。

    主子心中装着太多事了,也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他永远都是忙碌的,他已经很久未曾看到自家主子如此放松过了。

    他知道,这都是慕轻歌的功劳。

    从她家到府上来,主子一直在变化着,不但笑容多了,整个人也变得好相与有人情味了,更懂得为一个人付出了。

    他欢喜这个改变,所以,除了主子,他最尊敬的最佩服的人是慕轻歌!

    这个位置鱼足够多,不过两刻钟,两人便收获颇丰,一个木桶已经装了大半桶了。

    桶里面有几天其他鱼,还有两条一两斤重的鲈鱼。

    慕轻歌心满意足了,“这里应该有上十斤了,足够了,我们下次再钓吧,钓太多吃不完。”

    容珏自然没意见,因为在钓到一条鲈鱼的时候,他就觉得差不多了,是她兴致高昂停不下来,他不忍扫她兴才没说而已。

    在将离和管家收拾东西的时候,慕轻歌扫一眼天空,眨巴一下眼睛,建议道:“天色尚早,要不我们还是尝试着烤鱼吃吧。”

    “不行。”容珏脸上有些严肃,戳戳她脑门没好气的道:“你也知道天色尚早,还不到用膳的时间。”

    慕轻歌鼓着脸不说话。

    容珏看着慕轻歌不太高兴的脸,整颗心都软成了一滩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不过,为了她好,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只能换一个法子哄她高兴了:“时间还早,我们去走走如何?”

    走走?

    在庄子憋久了,难得出来一趟,慕轻歌确实不想怎么快回去,扫一眼四周,发现景色非常好,忙点头,“好好好。”

    怕慕轻歌被江风吹着,在出发前,容珏给慕轻歌披上披风,才牵着她的手,在江边徐徐的散步。

    怡人的景色,轻柔的风声,淙淙的水声,混合着女子时不时传来的银铃般畅快的笑声,还有男子揽住女子在她额边纵容轻柔的轻吻,管家和将离觉得,这样一幅美好的场景,他们一辈子都忘了,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都在……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