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说服


    这次出来游玩,因为慕轻歌怀孕了,容珏过度紧张,所以她这一次基本没怎么玩,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庄子里度过,整个人都快要闷得发霉了!

    慕轻歌每次想劝容珏,但还没出口就被容珏永别的话打断了。

    她想了想,干脆请端木流月等人帮忙。

    谁知,端木流月等人一听这个请求,便想也不想的拒绝:“小歌儿,你都劝说不了,我们怎么还可能劝得了?”

    慕轻歌觉得他没诚意,瞪着他,“你还没尝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这不用尝试就能预知结果了。”元未安这一次前来玩得很开心,整个人神采奕奕的,“珏王妃,我没见珏王爷对一个人像对你那样的,你如果你都劝说不成,我们估计连开口的机会都不会有。”

    “你们太忘恩负义了!”慕轻歌气愤:“早知道那天我们钓回来的鱼就不给你们吃了!”

    “小歌儿,你还好意思说那天的鱼!”端木流月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只要一想到那一桌鱼,我不用吃已经饱了。”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谁让你吃那么多,一桌鱼全吃进你们肚子里了!”

    鱼要新鲜才好吃,那天他们钓回来的鱼,容珏让人全部一顿做来吃了。

    结果,当天晚膳所有的菜都有鱼的影子。

    慕轻歌当时看着就发憷,有点难以下咽,但是端木流月元未安皇甫凌天等人则恰恰相反,个个像是饿鬼投胎似的,竟然将桌上的所有菜都一扫而光!

    惊得慕轻歌下巴都快掉了!

    元未安和端木流月对望一眼,“没办法,太过有吸引力了。”

    要知道,他们认识容珏快二十年了,却从来未曾见过他做过什么如此无谓的事,想吃什么鱼让厨房的人去买回来便是了,竟然自己劳师动众的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亲自钓回来!

    他们当时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吃容珏亲自上上来的鱼,机会太难得,一辈子也许只有这么一次,他们怎么能不吃个够?

    慕轻歌给他们白眼一枚,“你们真不帮我?”

    端木流月还想拒绝的,但是看慕轻歌怀孕之后实在憋屈,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预料之中的,当天晚上,他们找容珏想谈这件事,他们才说了引导语,还没正式开始谈呢,容珏冷冷的一个眼神瞥过来,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原本端木流月每天游玩回来原本还会跟慕轻歌分享一下美景趣事的,于是,接下来的游玩日子,提都不敢在慕轻歌面前提了。

    因为只要他们一提,慕轻歌那眼神就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而容珏的眼神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因为在他看来,他们存心就是过来刺激慕轻歌的。

    众人爱莫能助,只能对慕轻歌投以怜悯的眼神。

    对此,慕轻歌气得牙痒痒的。

    有了身孕原本是好事,但是也因为怀孕,这一次游玩对慕轻歌来说如同鸡肋,比在皇城还要无聊没趣。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来天,慕轻歌忍无可忍,提议回皇城。

    端木流月等人还玩得意犹未尽呢,原本不想这么快回去的,但他们要做的事情甚多,到底不能再任性的玩下去,大家收拾一番,便启程回皇城了。

    二十来天没怎么处理工作,西厢的账本已经堆得比人还要高了。

    容珏一回来,连坐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五大商主叫出去了,而这一出去,辗转在各种事务上,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

    期间,慕轻歌多次提出要帮忙,但是都被管家拒绝了:“夫人,王爷说您最重要的是休息。”

    慕轻歌觉得自己再这样休息下去,真的会长出霉来了!

    于是,在容珏回来,用完晚膳梳洗好之后,一脸坚决找了容珏谈谈,让她也像以前那样工作。

    从庄子回来颠簸了两天还这样不眠不休的工作了一天一夜,容珏的脸难掩倦意,闻言温声道:“没事,就是这两天会忙一些,过些天就好了,你多休息吧,我能忙得过来。”

    “休息也要有一个度啊!”慕轻歌沉着脸,忍无可忍的道:“要是我天天在府里呆着不走动,身体反而会变得更差,到时候生孩子才会更辛苦。”

    容珏拧眉看着慕轻歌,似乎在考虑着慕轻歌话里的真实性。

    “看什么看!”慕轻歌瞪他。

    容珏忽然伸手在她脸上抹了一下,缓缓叹息:“你瘦了。”

    她没出现孕吐现象,吃好睡好不用操劳,怎么还变瘦了呢?

    “废话,每天呆在府中,无聊得要死,能不瘦么?”慕轻歌哼道:“没闷出病来就算好了!”

    容珏一愣,“你是最近太无聊,所以才瘦了?”

    “当然!”慕轻歌没好气的道:“你这样是关心则乱,如果我过几个月这样的日子,我不但没身子便好,还会骨头松软,对生孩子一点益处都没有。”

    容珏听着,心底泛起一抹不舍,开始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慕轻歌知道容珏开始被自己说动了,脑子灵光一闪,再接再厉道:“为了我监控着想,你就别想太多了。你想想,为什么一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夫人生孩子时容易出事,容易难产,就是因为她们整天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身子羸弱,体力不够,经不起生子的疼痛啊!”

    容珏心一跳。

    生孩子确实风险较大,他经常都能听见有人说谁家的夫人难产,谁家夫人血崩而亡……

    如果慕轻歌也出现那样的情况……

    不,他不敢想。

    他抿唇,“你懂医,你觉得怎样最好?”

    慕轻歌杨一亮,他终于被自己说服了?

    慕轻歌几乎要喜极而泣,欢喜的在他好看至极的侧脸上亲了一下,笑眯眯的道:“其实平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好,无需将孕妇看得太过独特的,只要注意饮食,注意休息,该吃的吃该补的补,我和孩子都会很健康的。”

    容珏看着她脸上的笑,点了点头,“好,你自己注意分寸。”他相信她也是为孩子为自己好的。

    慕轻歌自然能看到容珏眼底的柔情,她心一软,搂住他脖子撒娇的道:“谢谢,我一定会让自己和孩子好好的!”

    容珏眸子微深,眼底带笑,在她娇俏的唇瓣上亲了一下。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