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肺癌
自从说服了容珏之后,慕轻歌的日子便恢复了未曾怀孕时候的日子,每天开始恢复处理事务了。

    有时候呆在府中看账本,有时候外出去看店铺情况。

    容珏原本还有些担心她会吃不消,但是半个月下来,她整个人气色好了不少,整个人神采奕奕的,容珏这才放心下来了。

    这天,慕轻歌发现之前存在情况府古董店数据仍然存在问题,打算亲自去看情况。

    却不料,一进去店铺,竟然看到容擎之在里面。

    “皇叔。”她打招呼。

    “珏王妃?”容擎之闻声转过头来,看到慕轻歌眼底有些惊喜:“你也来这里看古董?”

    慕轻歌摇摇头,正要说话,一旁的掌柜便忙迎上来,恭恭敬敬的道:“王妃,您来了,账本奴才已经备好了。”

    慕轻歌点点头,“好,你放着,我待会去看。”

    掌柜点点头,便下去了。

    容擎之听了掌柜的话,便明白了,哈哈朗笑道:“搞了半天,原来这里是珏王府的店铺啊!”

    说着,啧啧叹息:“这可是皇城最大的古董店,多少王公贵族掏古董都来这里啊!珏儿果真做得一手好生意啊!”

    慕轻歌笑着听着,看着他手上拿着的字画,爽快的道:“皇叔看中了这字画?我送你如何?”

    “本王可没占别人便宜的嗜好。”容擎之说时,将手中的字画放回了原地,一双眼睛弯起一个弧度的扫视着慕轻歌的脸:“听说你们前段时间去游玩了,这一趟回来,你气色都变好了,看来那地儿不错啊!”

    “那地方的确不错。”可惜的是她没得玩,慕轻歌心里说着这么一句,问容擎之:“皇叔,听说你以前每次回来皇城没几天便会继续去玩,这一次怎么逗留如此久?”

    都已经快大半年了!

    容擎之眸子一闪,随意的摸着架子上精美的瓷器瓶身,耸耸肩无奈道:“最近身子有些差,想去也去不了。”

    身子差?

    慕轻歌一听,目光巡视着容擎之,然后皱起了眉:“皇叔,你好像比上次见又瘦了不少。”

    容擎之身材高大,将衣袍穿得笔直有神,非常好看,如今这身衣服不知道是大了还是怎么样,竟然显得有些空。

    “有么?”容擎之垂头看看自己,“还是那个样子吧?”

    “真的瘦了。”和上次相比,他至少瘦了十斤,虽然他高大,但是瘦这一点已经很明显了,“可看过御医?”

    “让御医来瞧过了。”

    “御医怎么说?”

    “御医说时肺疾。”容擎之无奈的道:“本王年纪轻轻的,身体力壮怎可能有肺疾?”

    “肺疾?”慕轻歌拧眉,“肺病有很多种,御医具体怎么说?”

    容擎之见慕轻歌脸色认真的问这些,知道她是关心他的情况,眼底有光芒闪过,回答的声音也温和了下来:“御医只说是肺疾。”

    “可有开药?”

    容擎之颔首。

    慕轻歌皱了皱鼻子,“你身上有药味,可是吃了一段时间的药了?”

    容擎之如此注意形象,应该不会让自己带着一身药味出来的,显然是喝药喝久了,味儿掩盖不了才会这样。

    容擎之闻言有些讶异,但还是点了点头:“是。”

    慕轻歌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吃了药,却一直变瘦,应该是药不对病。

    暗忖一番,她朝对容擎之一笑,邀请道:“皇叔,难得一见,我们室内聊聊如何?”

    她话题转得太快,容擎之一怔,不知慕轻歌是何意,不过见她进去了,还是跟了进去。

    两人来到专门招待客人看古董谈价格的房间,待两人坐下来,慕轻歌认真的看着容擎之:“皇叔,你信得过我么?”

    容擎之想也没想,“自然信得过。”

    “那好。”慕轻歌笑了笑,道:“伸手出来,我替你看看你的病吧。”

    “你?”容擎之有些懵,“珏王妃,难道你……”

    “没错,我懂医。”慕轻歌说时,用眼神示意容擎之伸手出来。

    容擎之不可思议的将她看着,伸出手放在了桌面上。

    慕轻歌伸手,替他探脉。

    慕轻歌指尖清凉温软,容擎之心一颤,随即垂眸敛下眼底所有情绪。

    “别紧张。”慕轻歌探测到他心跳有变化,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便安抚道:“放松些。”

    容擎之失笑,扯扯嘴角,稳住了自己的心绪。

    慕轻歌原本还轻松的神色,随着探脉,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皇叔,最近你出现了哪些不舒服的症状?”

    容擎之看到慕轻歌的脸色变化,心微微下沉,脸上却平静答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症状,就是会发热,食欲没有以前好了而已。吃不多,这应该是瘦下来的原因吧。”

    “可有咳嗽?”

    容擎之摇头:“没有。”

    “胸闷气急呢?”

    “也没有。”

    慕轻歌移开放在容擎之手腕上的手,异常认真的对容擎之道:“皇叔,你之前吃的药,对你的病一点用处都没有,你还是莫要吃了。”

    容擎之迟疑的看着慕轻歌,“珏王妃,我很相信你这个人,但是你医术如何,我却不知晓……”

    “你最近可有听过有关忠勇侯的消息?”慕轻歌打断他,问道。

    “听过。”容擎之并不知她说这个为何以,自然而言的道:“最近关于忠勇侯的消息真不少,听说他的腿好像有了很大的气色,几乎都可以行走的……”

    容擎之不笨,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声音戛然而停止,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看着慕轻歌,“珏王妃,该,该不会……”

    “没错,就是如你所想那般。”慕轻歌目光坚定的看着他,“表兄的腿,是我医治的。”

    其实,皇甫凌天双腿已经好了,之前游玩都可以自己上山下山了,之前落下的武最近也在加强练了。

    不过,他完好的事因为各种原因暂且不能曝光,只能一步步来,一点一点的透露消息出去。

    容擎之呆了呆:“忠勇侯的腿可是连红药谷谷主也没办法医治的,你竟然……”她医术到底有多好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