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检查身体情况
慕轻歌但笑不语。

    看着她,容擎之的心却一直的往下沉,脸上却没有透露一丝情绪,浅笑问:“珏王妃,在你看来,我的是什么病?”

    慕轻歌摇摇头,“现在还不能很确定。”

    容擎之扬眉,“你既然能医忠勇侯的腿,我是什么病难道你还不能诊断出来?”

    “要经过仔细检查才行。”慕轻歌道:“我不能贸然下结论。”

    容擎之颔首,也没再问。

    慕轻歌温声道:“皇叔,如果你信得过我,可否找一个时间到府上来,我替你仔细检查一番?”

    “怎么才算是仔细检查?”在容擎之眼里,诊脉诊对就算是检查了。

    “我很难解释清楚。”慕轻歌道:“如果皇叔想知道,可以去找我。”

    容擎之点了点头。

    慕轻歌再和容擎之说了两句,便去忙碌了。

    在回去之后,慕轻歌将这件事和容珏说了。

    容珏听了之后,一阵沉默。

    “担心皇叔?”慕轻歌看得出来,容珏性子冷,对亲人没什么亲情流露,但是对容擎之却还是很乐意的称之一声皇叔的。

    容珏抿唇,沉静片刻才看向慕轻歌:“你知道么,皇家有两个人,是永远都被皇家所排斥的。”

    被皇家排斥的两个人?

    慕轻歌拧眉,猜测:“一个是你,一个是他?”

    但是不对啊,容珏因为前皇后的事,被太后皇后甚至是皇帝排斥,但是容擎之他活得恣意潇洒,还有太后宠着,还是皇帝同父同母的弟弟,天启唯一的亲王,他怎么可能被皇家排斥?

    容珏摸摸她的脑袋,淡淡道:“我虽然从来未曾站在金銮殿上,但我在宫内住了十年,而皇叔,却从未在宫里住过一天。”

    “也就是一出生就被扔出宫去抚养了?”慕轻歌惊了惊,“怎么会这样?”

    “事情太复杂,以后再说。”容珏不知想到了什么事,眼底很是复杂,将慕轻歌拥着躺了下来,温声道:“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替他医治一下吧。”

    慕轻歌心情复杂,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睡吧。”容珏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将她牢牢的拥在怀里。

    之前,他以为他和容擎之是一样的命运,一样的不行。

    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他是幸运的。

    慕轻歌原本以为容擎之会很快便来找她仔细检查的,但是过了好几天,都没看到容擎之的身影。

    病人不来找她医治,她总不好去强迫病人要给她医治。

    慕轻歌心里有些担心,却还是决定不动声色的等。

    然后,又过了几天,她忍无可忍,便让管家去查情况,管家得出的消息却是容擎之病了。

    “病了?病症是什么?”

    “好像是风寒,又是感冒又是发热的。”管家道:“不过,御医却说是小病,并不严重。”

    什么狗屁御医!

    这肺癌发病,还是小病了?

    慕轻歌想去看看容擎之,管家忙劝道:“夫人,擎亲王应该没事的,您怀孕是最病不得的,要是去看擎亲王被传染了该如何是好?而且,听说这些天太后一直都在擎亲王府看着擎亲王,您一个人去恐怕不太好啊。”

    听到太后也在,慕轻歌想了想,还是算了。

    再过了几天,在她和容珏用完早膳,容珏前脚离府,她想去西厢看账本,管家便报告道:“夫人,擎亲王求见。”

    慕轻歌顿步,忙道:“快请!”

    片刻,容擎之来到她跟前,脸庞憔悴的朝她缓缓的笑:“珏王妃,我前些天又病了,想来来找你仔细检查一下。”

    慕轻歌点了点头。

    她在珏王府设了一个手术室,里面全是她让人设计的,最大程度上还原了上辈子做手术的各种工具。

    容擎之看着室内的那些陌生的,冰冷的工具,只觉得头皮发麻:“珏王府,你该不会是用这些工具给我检查吧?”

    “没错。”慕轻歌颔首。

    这些工具其实是很不齐全的,甚至有些粗糙滥制,不过,凭她的医术,足矣。

    容擎之有些懵,很想反对,但是看慕轻歌信心满满的样子,还是配合了她提出来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要求。

    慕轻歌用了好几种工具,给他做了好几样的检查,让他对大夫检查身体有了翻天覆地的认知。

    事后,慕轻歌对他道:“你在外面等等,我出去之后告诉你你身体的情况。”

    检查了那么久了,还不能说情况?

    容擎之觉得很玄乎,但还是出去等结果了。

    容擎之在珏王府随意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慕轻歌过来找他谈。

    慕轻歌脸上面无表情,从她的脸色看不出他病情,他只好问:“珏王妃,我得了什么病?”

    “初步断定,肺癌。”

    肺癌?

    容擎之拧眉,这个病他闻所未闻。

    慕轻歌安慰道:“皇叔你也无需过多担心,据我初步断定,你只是肺癌早期。”

    容擎之还是忍不住问:“肺癌我闻所未闻,癌是什么?还有,这个早期是代表什么?”

    呃!

    慕轻歌没想过肺癌这个词还没出现在这个世上。

    她然后想了想,便简单的解释道:“癌,是肿瘤的意思。肺癌即是你的肺部长了肿瘤。肺癌早期是你的肺部肿瘤刚成长不久,属于算好的状态。”

    肺部长东西了?

    容擎之手心都冰凉了,“珏王妃,如果我真的是肺癌,那这个病算不算严重?”

    慕轻歌一愣。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她这样的问题。

    上辈子的人,因为电视剧电影的普及,已经到了闻癌色变的地步,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忽然只有有人这么问,慕轻歌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算好。

    容擎之很懂得看人,一眼便从她的脸上看到了结果,微微苦笑的叹息:“看来,我容擎之的好日子到头了。”

    “皇叔,肺癌早期完全可以医治。”慕轻歌想不到容擎之会这样想,有些难受,“千万不要悲观。”

    容擎之看她有些关心的双眼,怔了怔,心下百感交集。

    “皇叔?”

    “我没事。”容擎之摇摇头,深吸一口气轻声问她,“这病要如何医治?”

    “动手术将肿瘤切除就行了。”

    切除?

    容擎之的脸徒然白了白。

    又不是皮肤外面的疙瘩,那是长在肺里的东西,哪里随随便便就能切除的?

    要切除它,起码还得开腔破肚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