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保守秘密
只是……一个人开腔破肚还能活么?

    还有,在肺部切口子,真的能再好回来么?

    虽然他信任慕轻歌,但是还是忍不住问:“珏王妃,你我之间有仇不?”她确定不是在耍他?

    慕轻歌眨眨眼,不明所以,“为啥这么问?”

    “我很认真的。”容擎之抿唇道:“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仇?”

    “没有啊!”他脑子抽风呢,问这样的话?

    看着她认真的脸,容擎之闭了闭眼,暗暗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一刻,他真希望她回答他肯定的答案……

    “皇叔?”慕轻歌看容擎之白了的脸,知道他担心,忙道:“这肿瘤切除手术虽然有风险,但你属于早期,如果我亲自操刀动手术起码有**成成功的几率。”

    **成几率?

    那是一个很大的几率,不过,只要一想到开腔破肚在肺部切东西的场面他便心悸不已,觉得这样的做法太荒谬了。

    不过,他看得出来,慕轻歌是认真的。

    他努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眼底带着期盼的道:“珏王妃,如果不动手术的话,会怎么样?”

    “如果不动手术,肺部的肿瘤会越长越大,很容易危及性命。”

    容擎之听着,问:“肿瘤大概会长多久才会致使我没命?”

    “这个不能确定的,这要看癌细胞的转化情况。”慕轻歌据实以告,“有的人能活十多年,有些人一年都不到,甚至几个月就没命了。”

    十年,几个月……

    容擎之还年轻,听到这些时间都禁不住害怕。

    他风流不羁,常年的羁旅在外地,日子空虚乏陈得可悲,曾经一度也觉得那样的人生不要也罢。

    但,他从来未曾真正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会死。

    而且这个死字还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况且,他现在并不想死……

    他努力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珏王妃,忠勇侯的腿……也是做手术好的么?”

    “没有。”慕轻歌摇头,“表兄的腿并非部分的组织损伤情况,他的情况不需要做手术。”针灸药物配合各种治疗就行了。

    在容擎之眼内,皇甫凌天双腿的情况是非常严重的,闻言心底生起一股希望,“既然忠勇侯双腿可以不用手术,那么我的肺癌应该可以用其他方式手段治疗吧?例如……吃药?”

    “不行。”慕轻歌当即否决道:“病都是要对症下药才行的,表兄的情况和你的情况完全不同。癌这种东西,药物最多只能抑制癌细胞的扩散速度,不能阻止癌细胞病变,治标不治本。”

    “只要将肿瘤切除,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某一种程度上是这样。”慕轻歌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据实以告:“不过,肿瘤这东西,这时候没了,有时候却是说长就长的。不是切除了这个,就一定不会再长。”

    容擎之拧眉,瞬间觉得开膛破肚去动一个手术,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慕轻歌一眼便看出容擎之在想什么,顿时觉得有些无力。

    她本来是想告知病人知情权,却想不到古代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医治方式。

    “皇叔,无论如何,切除肿瘤是最好的方式。”

    “可以让我考虑考虑么?”容擎之静默片刻,如是道。

    “可以,这个东西都是自愿的,我不会强迫任何人。”慕轻歌说着,站起来道:“你的身体在持续变差中,我开些药给你。”

    “好。”

    慕轻歌点点头,回去室内,给容擎之配药。

    她再次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纸包,纸包方方正正的,大概掌心大少。

    容擎之看着笑了,“这里是一天还是一顿的药?”

    “不,这里是五天的量。这一天三顿,一顿一小包,饭后服用。”慕轻歌将纸包递道容擎之跟前,想了想还是叮嘱道:“我不知道你要考虑多久,但是,药吃完最好过来继续拿。”

    容擎之看着这药包,很难相信这一小包药是五天的药量。

    “还有。”慕轻歌道:“平时拿药可以不必亲自来,但是每一个月我希望你能过来检查一次情况,我需要跟你的情况改变药方。”

    “好。”容擎之应着,忍不住伸手拿过药包,发现里面装的并不是药草,他有些好奇,忍不住将药包打开来。

    然后,他看到小小的,十多包小药包。

    “这些都是药丸?”容擎之摸着小药包有些吃惊,将其中一包药打开,发现里面十多颗小小的,颜色不一的药丸,“药丸凝制不易,你是怎么弄到这么多药丸的?”

    治病的药全是药丸,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

    “我专门请人制作的。”慕轻歌道:“煎药太麻烦了。”有时候,遇上急病,药还没煎出来,恐怕病人就没气了。

    “的确,这样方便多。”容擎之说着,唇瓣勾出一个苦涩的笑:“而且,吃药丸比较有隐秘性。”

    慕轻歌怔了怔。

    容擎之直视慕轻歌双目,温声请求:“珏王妃,我的病好像挺愁人的,能不能先帮我保密,莫要让其他人知道。”

    慕轻歌眨眨眼,招供道:“我已经和王爷说了。”

    容擎之忍不住笑了,一双眼弯起来一如既往的迷人,“珏儿没关系,他不喜欢和人说话,跟他说了,和没说一样。”

    “哈哈,这倒是。”慕轻歌笑道:“皇叔,我一定会好好保密的。”

    “谢谢。”

    容擎之说着,站起来,便要告辞离去。

    慕轻歌站起身相送,容擎之看了她一眼,余光瞥见她的肚子,怔了一下,问:“……珏王妃,你怀孕了?”

    虽然她的只是微微凸起,孕征并不明显,但能感觉出来了。

    慕轻歌笑,“是啊。”

    “恭喜!”容擎之一笑,心底百感交集,“几个月了?”

    “差不多三个月了。”

    “你们也保密得太好了,外面一点消息都没有呢!”如果宫里人知晓了,恐怕不会如此平静。

    “其实也不算特意保密,只是没有四处宣扬而已。”慕轻歌笑道:“如果可以,皇叔也替我报收一下秘密。”

    “好。”容擎之看着她的肚子几眼,颔首答应,再说了一声恭喜便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