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告知机密
“那段王爷段王妃可要好好管教段世子了慕轻歌淡淡道:“毕竟,他这无心的次数多了,就让人开始怀疑人品是不是有问题了。”

    说完,也不管段王爷段王妃尴尬的脸色,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半刻钟后,两人出现在慕衬眉的房间。

    两人刚踏入门槛,慕衬眉便转身将门关了。

    慕轻歌眯眸,却不置一词。

    “姐姐坐。”关完门,慕衬眉亲自替慕轻歌拉开凳子,讨好的给她倒茶:“姐姐喝茶。”

    慕轻歌一边坐下一遍扫扫视着慕衬眉的房间,发现环境非常一般,和珏王府高雅一点的下人房差不多,而且房间内外都没有人伺候。

    当然,她不知道这是慕衬眉故意将人支开的缘故,还是她真的被段王府差待成如此,连个伺候的人都不给她。

    她没有伸手去接慕衬眉递过来的茶杯,指尖轻轻的敲着桌面,抬眼直视慕衬眉道:“你示意我跟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是的,慕轻歌这一次会跟着慕衬眉来这里,并不是因为她决定放下那些过往,两姐妹开始相亲相爱,而是从她进段世子的房间起,慕衬眉就一直暗暗跟她使眼色。

    再加上她表现得太寻常,她才起了好奇心,决定两人谈一谈。

    慕衬眉眸子一闪,一改在段世子房间里表现出来的那副委屈可怜的姿态,轻轻笑道:“姐姐,你今儿是前来给世子治腿的是吧?”

    “嗯。”慕轻歌瞥她一眼,有些不耐烦,“说你想说的。”

    慕衬眉摇摇头,叹息道:“其实,我也没有想要和姐姐说什么,只是我现在的环境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在父王母妃面前多美言几句而已。”

    慕轻歌眸子微眯,持怀疑态度:“就这样?”

    “当然是这样。”慕衬眉脸色认真得很,担心慕轻歌不答应,不知想起什么,鬼鬼祟祟的看了看门口,放轻声音道:“如果姐姐答应,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

    慕轻歌眉一挑:“什么事?”

    慕衬眉精明得很,只肯抛出噱头:“是关乎珏王府,忠勇侯府和华王府的事。”

    慕轻歌眼皮一跳,这三个府邸,都是皇城最风光,最摇摇欲坠,却也是她最关心的府邸。

    不过……

    平日里只要有三个府邸其中之一的消息,就足以够有诱惑的了,如今慕衬眉区区一个不受宠的世子妃,竟然一开口就是三个府邸的秘密?

    慕轻歌非常华裔她消息的可信度。

    “姐姐,你别不信啊,那是我亲自听到的消息。”慕衬眉一看慕轻歌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着急的道:“如果不信,我可以稍微透露一点给你,然后你再去求证。”

    “说。”她倒真的是被引出好奇心了。

    “我所有的消息,都是从父皇和人谈话里面得出来的。”慕衬眉手握消息,有些得意:“姐姐你想先听哪个府邸的?”

    慕轻歌手心拖着下巴,“你随意。”

    “好吧,既然如此,我便先说忠勇侯府的吧!”

    慕衬眉坐在桌边,有些得意的抿着茶,说自己知晓的消息:“关于忠勇侯府,有两个消息,一个则是忠勇侯双腿已经好了,好几个权臣手里掌握里忠勇侯的欺君证据。”

    慕轻歌眉心一跳,声音勉强平静:“第二个呢?”

    “第二个消息,则是忠勇侯最近恐怕要重掌兵权,并要代国出征,征服周边小国了。”

    让皇甫凌天领军出战?

    一个将军,只有在国难时,方能显出气带兵实力和大将之风。每一个将军,他们都渴望战场,渴望战绩功勋。

    能代国出征,是对将领最高的肯定。

    对皇甫凌天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只是,她有个疑问:“你第一第二个消息,都是从段王爷嘴里知晓的?”

    “不全是。”慕衬眉偷偷摸摸道:“前些天府中来了一个很像皇后的女人,他们在房间里详谈,提到了好几方战事,说是打算让忠勇侯出战,我才知晓的。”

    “皇后?”

    慕轻歌顿时觉得更怪异了,皇甫凌天和容珏关系如此近,皇后又如此忌惮容珏,她怎么会这么好心,让皇甫凌天带兵出战呢?

    “你有没有听错消息?”

    “没有!”慕衬眉举手:“我发誓,我听得清清楚楚!”

    “你最好能够肯定。”慕轻歌冷冷道:“不然,消息有错,要追杀你的人,可不只有我一个!”

    慕衬眉吞吞口沫,“传假消息对我没什么好处,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已。”

    慕轻歌瞥她一眼,“还有关于华王府和珏王府的消息呢?”

    慕衬眉轻轻一笑,“姐姐,妹妹我虽然这段时间吃了好大的亏,过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但是,妹妹好歹也是有脑子的。”

    “所以……”慕轻歌一听便知道她要坐地起价了,“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姐姐还真是聪明啊!”慕衬眉叹息着:“华王府和珏王府各自有两个消息,加起来一共是四个消息,姐姐你恐怕要答应我四个要求,我才能告诉你哦!”

    “四个要求?”她还真懂得狮子大张口!

    不过,慕轻歌还真的就想知道。

    毕竟,关于忠勇侯府那两个消息对慕轻歌来说,真是非常重要。

    她抿唇,“说你的要求。”

    “姐姐,你别一副我在威胁你的模样好么?”慕衬眉撇撇嘴,一副很无奈的模样:“如果姐姐不想听,完全可以走啊。”

    慕轻歌嘴角一翘,立刻拍案而起,转身就走,脚步轻快,一点都不像是在做戏。

    慕衬眉一愣,然后脸色一变,忙扶着肚子追上去:“姐姐,请留步,妹妹说笑了!”

    :“我这个人,非常讨厌自以为是的人,更讨厌别人威胁我!”慕轻歌冷然转头,顿步,双手抱胸的看着她,“我不否认,你的消息对我来说诱惑力很强。但是,既然你能得到的消息,难道我就得不到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