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交换消息
慕衬眉暗暗咬牙,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人已经不是以前的慕轻歌了,凭两人的关系,她是一点亏都不会吃的!

    不过,这四个要求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也不会让步!

    她见慕轻歌要走,抓住她的手臂,“姐姐,相信我,这些消息你是可以打探到,但是,时间上绝对没有优势!”

    话罢,她下巴微扬,“而且,我可以肯定,假如你今天不听,你日后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后悔一辈子?

    慕轻歌眉一挑,眼睛定在慕衬眉脸上,想看看她有没有夸大其词。

    然而,她瞧不出一丝端倪。

    “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欺负我,同样,也不喜欢欺负别人。”慕轻歌沉吟片刻,瞥一眼她凸起的肚子,道:“将你的要求都说出来,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就当是送她孩子的一份礼好了。

    “姐姐,我的四个要求,少一个都不行,而且,只要你听了,你只会……”

    “废话别那么多,直接说!”慕轻歌有些不耐烦,她答应容珏每顿都在府内吃的,待会便到正午了,聊完还要替段世子看腿,有得耽误一段时间,回到府上,肯定要晚了。

    一晚,容珏和小屁孩都要饿着肚子等她。

    为了这些人,让自己最为重要的人饿肚子,她可不干!

    “好,我说。”慕衬眉轻轻摸着肚子道:“我的孩子还有几个月便要出生了,但是,这段王府却没有我立足之地,我需要钱和权,我的要求都是关于钱和权的。”

    “钱我倒是可以答应你,只是……”慕轻歌轻笑,觉得有些荒谬,“我们珏王府都没有权,怎么给你权?”她想要权,何不好好想着怎么从段王爷手中取得?

    不过,不得不说,慕衬眉还真的精明得厉害,而且非常敢想。

    她一个庶女,从她的身体主人那里抢走了段世子,知道她被许配给容珏,还想方设法想替嫁!

    如今,区区一女流,还想得到权!

    慕衬眉眯眸,定定的看着慕轻歌:“我所有要求都针对你,不是珏王府。”

    慕轻歌噗嗤一笑,“你向我要权?”这不更加可笑么?

    慕衬眉看着她的笑,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和嫉妒,抿唇冷冷道:“你现在没有,并不代表将来没有。”

    “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慕轻歌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法,说得好像以后的她很厉害的样子,“好心提醒你一句,如果权力也是你的一个要求,恐怕你会浪费了。”

    “我们走着瞧。”

    慕轻歌也懒得再说了:“既然如此,你说你的要求吧。”

    慕衬眉抿唇一笑,道:“第一,我想要一间铺子。姐姐你皇城那么多铺子,你随意给我一间便好,什么类型的都可以。”

    “你倒真还是挺精明的。”珏王府在皇城的铺子,每一间都是大商铺,每一间都非常挣钱。拥有一间铺子,的确比一笔钱要好多了。

    “那姐姐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直接说你第二个要求吧。”她的要求也不算过分,珏王府在皇城就几十件铺子,给她一间也无妨。

    “第二个要求……”慕衬眉再次谨慎的看了看门口,道:“我要你答应我,要给我儿子一生荣华富贵。”

    慕轻歌瞥一眼她的肚子,“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你肚子里怀的是儿子?”

    “我有直觉。”

    “妹妹,你觉得我傻,在骗我呢?”慕轻歌轻轻的冷笑一声:“如果你怀的真的是儿子,那为何段王府的人会这样对你?”

    段世子出事,段王爷段王妃肯定很希望有一个有前途的继承者的。

    所以,他们迫切的想要孙子。

    所以,前段时间,她还能看到段王爷段王妃虽然不喜欢慕衬眉,但对她还不错,会替她说些话,如今却一点怜惜都没有了。

    这态度转变,古代重男轻女的思想,让慕轻歌不得不怀疑慕衬眉怀的是女孩。

    慕衬眉眸子一闪,轻轻的笑:“因为我告诉他们,我怀的是女儿。”

    怀的是儿子,报的是女儿?

    她没毛病吧?

    “你为何要这样做?”难道,她……是故意让自己在段王府的地位一落千丈的?

    “因为,我估算过,十年内,段王府会出大事。”慕衬眉眸子冷凝,眼底却是冷漠精明,“我不想我儿子跟着受苦受难。”

    她这是什么想法!

    慕轻歌不以为然:“这府中那么多人,你瞒不住的。”

    “所以,我还需要一间宅子。”慕衬眉道:“我会尽快离开皇城的,然后改头换面!”

    慕轻歌挑眉,问:“所以,你第三第四个要求,是想要一间宅子,和一个新的身份?”

    “没错!”慕衬眉眸子直盯慕轻歌,“这些要求,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这些对我来说确实不算难。”慕轻歌双手抱胸看着她,“不过,也要看看你所说的那些消息,值不值得我用这些东西换了。”

    慕衬眉知道慕轻歌这是要先听消息,然后再决定答不答应了,便干脆的问:“关于珏王府和华王府,你想先听哪个府邸的消息?”

    “华王府吧。”

    慕衬眉颔首,直接道:“忠勇侯要出征,华王府手握重兵,自然少不了华王府的。”

    慕轻歌皱眉:“华爷爷已经年老,难道还要派他出征?”

    “当然不。”慕衬眉翘唇:“你不觉得,这正是一个削弱兵权又或者是收回兵权的好时候么?”

    慕轻歌心一跳:“华爷爷可是有孙子的。”

    “姐姐你反应还真够快。”慕衬眉有些嫉妒的瞥她一眼,接而道:“所以,为了不影响兵权的收回,阻碍着的人就要死啊。”

    慕轻歌心一跳,这两个消息,的确够劲爆!

    只是,如此重要的消息,慕衬眉是怎么知道的?

    慕衬眉落魄的这一段日子,好像越发的精明了,一眼看出慕轻歌所想,冷然哼道:“姐姐,你也说过,人被逼到一定份上,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我被逼到这份上了,就不能给自己找一条出路?”

    慕轻歌不置可否,直接问:“那关于珏王府的消息呢?”华王府和忠勇侯府的消息都非常惊人,她想,关于珏王府恐怕会更加劲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