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招兵买马
“珏王府的两个消息,一个是关于你,一个则是关于珏王爷的,你想先听……”

    “别啰嗦了,直接说!”

    慕衬眉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关于姐姐你的,你应该也想到了,是你怀孕的事。”

    “就这样?”

    “当然不。”慕衬眉道:“你最近恐怕要小心些,你肚子里的孩子或许会有危险。”

    她的孩子有危险?

    为何?

    容珏又不参政,对皇位造不成威胁,她的孩子碍着谁了?

    “关于王爷的呢?”

    慕衬眉想起容珏冷清矜贵的容珏,沉默了片刻,道:“你让珏王爷小心些吧,他招兵买马的事,已经被掌握了不少情况,对他非常不利。”

    慕轻歌眸子一听,脸都白了白。

    容珏招兵买马?!

    这怎么可能?!

    容珏怎么会招兵买马?

    他……他原来一直有造反或者起义之心?

    慕衬眉见慕轻歌这脸色,轻笑了一下:“外界传珏王爷很**姐姐,什么都交给你打理,对你信任得就想信任自己一般。看来,传言有误啊。”

    招兵买马的事,虽然非常机密,但是,如果容珏真的信任慕轻歌,便会与她说了。

    然而,看慕轻歌的样子,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慕轻歌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心中的震惊和诧异压下来,冷冷的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慕衬眉,“你最好确保你的消息是真的!”如果她别有目的,说的是假消息,那她岂不是郑重别人下怀?

    慕衬眉抿唇,“我以肚子里的孩子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最好是这样。”慕轻歌冷冷的道:“你的四个要求,什么时候要实现,你随时可以给我传消息。但是,你别给我刷什么花样,不然你随时都会后悔的!”

    “这个姐姐请放心。”慕衬眉扬起下巴,道:“我脑子还不会笨到将这些机密的消息随意传。”如果被段王爷知晓了,她吃不了兜着走!

    慕轻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出了房间,管家在房间外不远处后者,看到慕轻歌的脸色,不由有些担心,“王妃,您脸色怎么如此白?可是不舒服?”慕轻歌现在可是怀着孩子的人,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啊!

    慕轻歌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慕衬眉说容珏招兵买马的事,她脸色又白了白,瞥一眼管家:“管家,王爷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

    其实,自从她接管了珏王府的食物之后,她一直很忙。

    然而,凭她的能力,珏王府商业上事情几乎大多数都是她在处理,棘手的她难以完成的则交给容珏。

    然而,虽然如此,容珏却好像总是比她还忙。

    她原本还以为那些事太棘手,容珏奔波多一些也正常,然而,细细想来,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神秘人来找他……

    “王爷?”管家不明所以,“王爷今儿不是去商行了么,现在估计已经回府了吧、”说着,问:“王妃,怎么了?你是觉得王爷出事了?”

    “没有。”慕轻歌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打破:“我还要去给段世子看腿,走吧。”

    看到慕轻歌回来,段世子段王妃段王爷都松了一口气。

    看到她的脸色,段王爷段王妃又有些担心,“珏王妃是乏了还是如何?可要坐下来歇歇?”

    两人关心着慕轻歌,心里却暗暗的骂着慕衬眉,慕轻歌和她回房间谈了一顿,怎么会来脸色就变成这模样了?

    是不是她又不知好歹的刺激她了?!

    要是今天慕轻歌耽误了看腿的事,他们定然不让她好过!

    “两位请放心,我今儿既然来了这里,就不会让自己白来。”慕轻歌说时,脸色已经好看了很多,“现在就开始看病吧。”

    “是,是。”段王爷段王妃瞬间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怕慕轻歌又推延给自己儿子看腿的时间。

    慕轻歌是专业的,她上辈子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她的专业知识让她虽然现在难受,但是她还是能冷静的给段世子看腿。

    来到段世子**边,她冷静的让人将段世子的裤子剪到大腿上,然后才认真的观察他双腿各方面的情况。

    “这腿上的伤口当初是谁处理的?”

    段王爷道:“是宫里医术最好的邓御医。”

    宫里医术最好的御医?

    说笑的吧?

    都是御医了,处理伤口就不懂得协调肌理么?

    慕轻歌看着那些扭曲了的伤口,揉揉额角,感觉有些头疼。

    这些伤口的处理,非常影响她日后的治疗。

    “珏王妃,怎么了?”

    “没。”慕轻歌叹息,“之前我有让你们好好帮他活动双腿,可有做到?”

    “有的有的。”段王妃忙道,“这一点我们都很认真的做的。”

    “既然如此,为何他这条腿还萎缩得如此厉害?”慕轻歌非常没耐性,到目前为止,段世子几乎是她遇到过最讨厌的病人!

    段王妃一噎。

    段世子抿唇,垂下头不敢说话了。他很想说话的,但是慕轻歌走之前,他被段王爷段王妃勒令警告过,让他不准随意开口。

    慕轻歌哼了一声,“我虽然答应过替段世子医治,但是,我这个人最讨厌浪费无谓的时间。”如果他们之前能按照她说的好好去做,至少治疗起来时间会缩短好些。

    段王爷段王妃连吱声都不敢吱声,只能狠狠的瞪着段世子,“听到了,日后要好好配合!”

    都是他这坏脾气,腿没知觉,便一直躁着脾气,觉得别人动他的腿就是在侮辱他!

    段世子垂头,不敢吱声。

    慕轻歌则懒得理会他,直接从药箱中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药针,将之旋进了段世子的腿上。

    本来她还应该做更多的,但是,她今天没心情了。

    她插了十几根,便停了下来,叫人拿来笔墨纸砚,写了单子给段王妃:“每天晚上用单子上的药给他熬大锅水,给他泡腿和洗腿用,记住,水温要比正常沐浴温度高一些。”

    “好的。”段王妃立刻接过,“珏王妃,每天都是这样的治疗程序么?”

    “不,他的伤口愈合得非常不好,我明天会过来给他重新弄。”

    重新弄?

    段王妃正要问慕轻歌这是什么意思,却看到慕轻歌已经将银针给拔了,收拾好东西,然后转身就走了。

    段王妃忙问:“珏王妃不留下来用午膳么?”

    慕轻歌答也不答,径自离开。

    管家看着慕轻歌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