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沉默的异样
管家真的觉得慕轻歌有些不寻常,从段世子的房间出来,到上了马车,慕轻歌都一直都在沉默着。

    如果是以前的慕轻歌,她定然不会这样。

    她会很开心的找话题和她他聊。

    “王妃,您看着有些累,要不躺在小榻上歇歇?”管家上了马车,将庞大的医药箱放进车厢,见慕轻歌脸色有些不好,手撑着脸看定定的看向窗外,忍不住道:“王爷说得对,您有孕在身,应该在府上好好歇息……”

    慕轻歌挥手打断他的话:“我没事,时间不早了,回府吧。”

    管家欲言又止,但还是顺从主子的意思,不再多言语。

    两人回到府中,已经过了正午,容珏和小屁孩早已经坐在桌边好些时候了。

    “小娘亲,你好慢哦!”小屁孩脑袋耷拉在桌面上,看到门外终于出现了慕轻歌的身影,摸着小肚皮噘嘴抱怨:“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容珏见了慕轻歌,则吩咐身边伺候的人上菜,然后拿出一只碗,一边从从桌面上温着的汤罐中勺汤,一边朝慕轻歌轻轻招手:“饿了吧,过来喝汤。”

    慕轻歌看着那汤罐,自从知晓她怀孕以后,容珏便吩咐厨房那边每顿都熬补汤,让她饭前喝。

    补汤中有各种补的药材,中药味很浓,又有些油腻,慕轻歌不过喝了一个月不到,便闻着味儿都想溜了。

    但容珏什么都能纵容她,唯独这件事不行,所以总是哄着她,伺候她喝下。

    慕轻歌虽然不喜喝,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喝了不补汤之后,她整个人的气息都好多了。

    “怎么了?”没听到慕轻歌有任何回应,容珏目光从汤罐上移开,见她顿在了门口便问:“今儿又不想喝了?”

    慕轻歌看看汤罐,想起了慕衬眉给的那个消息,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容珏从不参政,他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王爷。

    这一点,或许很多人都替容珏可惜,然而慕轻歌没有,她反而庆幸和欣喜容珏这一点。

    只要撇开权利,抛开皇家,他们才有可能一辈子只有对方,自由的,没有束缚的在一起。

    如果两人之间多了皇权左右,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起码,如果容珏招兵买马的目的达到了,他坐上了最高位,她也不愿意一辈子被困在一个地方。

    不过,仔细想想,世上哪个男儿不渴望建功立业的?更何况,容珏堪称惊才绝艳,如果一辈子都只埋头在商行里,他又如何甘心?

    然而,如果他有这些想法,而且已经实践多时了,为何对她只字未提?

    甚至还有意瞒着她?!

    老实说,她确实介意容珏有那样的心思,但是,她更加介意的是他对她刻意的欺瞒!

    两人夫妻半年多了,容珏寻常里所表现出来的,她一直觉得那是爱。

    他爱她。

    然而,他竟瞒她良多!

    爱一个人,会隐瞒对方如此重大的事情么?

    还有,她现在开始有些怀疑,容珏将府中的所有权利交给她,是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多些心思却完成‘招兵买马’的事……

    如此一想,慕轻歌如遭重击,非常不好受。

    “到底怎么了?脸色怎么如此难看?”容珏见她盯着那汤罐脸色白得厉害,以为她因为这罐汤恶心,便将之移到一边去:“如果真的不想喝今儿我们就不喝了。”

    跟在慕轻歌背后的管家看着那一罐烫,暗暗叹了一口气:这罐汤的价值可是寻常人家一辈子的膳食都比不上的啊!

    慕轻歌还是不说话,而且情绪明显不对。

    容珏抿唇,视线扫过她身后的管家,用冷然的眼神问他:怎么回事?

    管家忙垂首,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晓?

    容珏好看的眉蹙起,正要站起来过去将慕轻歌牵过来,慕轻歌便迈动脚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娘亲,你快过来安慰我。”小屁孩是个鬼灵精,也看到慕轻歌好像情绪不高,委屈的拍着桌面撒娇道:“刚才哥哥一直欺负我,说我吃得多,还威胁将我扔出府去!”

    慕轻歌暗暗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小屁孩眼巴巴的目光,这才举步走了进去,走到小屁孩身边扯了扯他的脸蛋,“乖乖坐好,趴在桌上算什么?”

    容珏看着慕轻歌,薄唇一抿。

    她没理他。

    他说了三句,她都没理他,小屁孩不过说了两句,她便走过去了。

    他何其睿智敏感,越来越觉得慕轻歌的表现有些不寻常了。

    不过是去了一趟段王府回来,怎么就变了一个态度?

    难不成和那个段世子有关?

    容珏心思转到这里,眸子仿佛淬了冰,冷厉的扫向管家。

    管家老脸一皱,都快要哭了,他真的不知道啊!

    小屁孩见慕轻歌和他说话,心底喜滋滋的,很听话的支起小身板来,正要腻在慕轻歌身旁说话,门外就有下人端着菜肴鱼贯而入。

    小屁孩眼睛一亮,砸砸嘴巴馋道:“小娘亲,你不是很喜欢百淬香乳鸽和八珍荷叶鸡么,听说哥哥让人从爵彦带了过来哦!”

    百淬香乳鸽和八珍荷叶鸡是爵彦独特的环境才能做出来的菜肴,在皇城烧制的到底不够正宗,当初小屁孩来珏王府那一天,慕轻歌吃过一次便上瘾,第二次吃的时候,却发现味道并不一样。

    虽然是一样的做法,但是在爵彦养的乳鸽和鸡,还有爵彦养出来的花都不一样的,皇城材料做出来的这两道菜,和爵彦的相比差远了。

    吃了一次之后,慕轻歌就不再提。

    慕轻歌爱吃和她走得近的人都知晓,特别是怀孕之后,食欲更是大增,听到这两道菜的时候,眼底禁不住闪出渴望来。

    抬眼朝容珏看过去,却正好对上了容珏的眼睛。

    他正定定的看着她,眼底好像有着隐忍,还有着渴望,好像等着她跟她说一句话似的。

    慕轻歌暗暗叹了一口气。

    不可否认,容珏是真的对她好。

    两人还是不说话,小屁孩都能感觉到空气有些压抑,眼底第一次露出了些无措来。

    显然,是容珏首先无法忍受这种沉默,站起身来,凳子一移,静静的在慕轻歌身边坐下来,并伸手将那一晚补汤端过来,递给慕轻歌,“乖,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