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察觉不妥
他原本以为慕轻歌不想喝的,正要开口像以往那般哄她,慕轻歌却‘嗯’了一声,从他手中拿过碗,一口将半碗汤药给喝完了。

    她终于开口应他的话,容珏松了一口气。

    不过,看着桌面上不留半滴汤汁的空碗,他的眉头又皱了皱。

    一口闷?

    除了刚开始喝这些汤药的那几天,她什么时候如此乖巧过?

    不过,慕轻歌与他说话的喜悦胜过心底的疑惑,他也没多想,让人掀开菜盆上的盖子,给慕轻歌夹了她期盼已久的百淬香乳鸽和八珍荷叶鸡。

    小屁孩眼珠子瞪着慕轻歌快要满出碗外的肉,小嘴儿噘了起来:坏哥哥,就只记得小娘亲,我爱吃的一块都不留给我!

    “好了,别瞪了,再瞪下去我都快要在掉下给你捡眼珠子了。”慕轻歌很没好气,像以往那般,动筷将碗里的肉给了他大半。

    “还是小娘亲对我好。”小屁孩这才心满意足的开始进食。

    一切,还是如以往那般平常。

    容珏觉得自己多心了。

    但,容珏还是有些不放心。

    慕轻歌很喜欢午睡,只要条件允许,她都会选择午睡。

    容珏则不然,就算有时候睡,也是为了陪她。

    慕轻歌本来打算趁着午睡的时间,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处理容珏这件事的,却不料容珏今天正午也回房了。

    “你怎么也回房?”

    经过午膳的事情,容珏竟然异常敏感起来,眯眸盯着她的脸:“怎么,你不希望我回房?”

    慕轻歌前所未有的疲惫,甚至觉得脑仁都开始赤赤的疼,她外袍也不脱,来到床边就将自己扔到床上去,拧着眉揉着额角。

    “今天怎么如此累?”容珏见她脸色委实不好,心便软了下来,在床边坐下,微微弯腰伸手摸着她苍白的脸蛋,“昨晚不是歇息得挺好的么?”

    慕轻歌摇摇头,不语,片刻后开口,“王爷,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么?”

    容珏拧眉:“为何这样问?”

    慕轻歌不说话,只是眼睛定定的盯着他的脸,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华绝代,好看得无论她看多久,依然觉得心悸。

    只是,看着他白玉雕像般的俊脸,她忽然之间有些心凉。

    “到底怎么了?从你回来,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容珏掰正慕轻歌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抿唇控诉道:“如果我不开口你都不理我,用膳的时候还不看我。”

    他的语气很委屈。

    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不公对待似的。

    慕轻歌揉着眉心,有些无奈:“我没有不理你也没有不看你。”

    她说的是真话。

    其实,她并不是不理他,也不是故意冷淡。

    只是,她从来没想过,她最爱的,最信任的男人,会欺瞒她。

    从来没想过的,也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让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

    看到容珏的时候,她几乎当即想开口问从慕衬眉口中知晓的事情,但是当时人多,理智告诉她这样的事应该私下解决,免得吓着小孩子了。

    同时,她上辈子的经历告诉自己,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需要冷静,冲动,往往反而容易将事情搞砸,甚至2将事情的不好点无限放大!

    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在房间里,她还是忍不住将那一句话问出来,然后想看看他的反应。然而,容珏脸上却没有一丝慌乱,甚至没有直面她这个问题。

    没慌乱,也不回答,是不是代表……那样重要的事她根本没权利知晓,他也从来不打算将它告诉她?!

    既然如此,那她在他心里到底又算什么?

    “没有便好。”容珏唇瓣微微扬起,俯身在她脸蛋上亲一下,“我告诉你,不准不理我!还有,别对那个破孩子那么好,你始终是她嫂子。”

    慕轻歌额头青筋突突的跳着,感觉更累了,而且非常看不透他:“他才三四岁。”

    容珏哼了一声,想起什么,问:“对了,你方才为何这样问我?”

    慕轻歌睫毛一颤,“没有,就是忽然想问问。”

    “你之前说过怀孕的人性子有可能会大变,一点事儿便能放大数倍,会胡思乱想。你莫要想太多,累着自己了。”容珏拍拍她脑袋,一边弯腰替她解外袍的盘扣一边道:“睡觉的时候莫要穿这么多,不然醒来你又要喊不舒服了。”

    慕轻歌累得厉害,伸手打了一个呵欠,坐起来道:“我自己来吧。”

    容珏并没有放开手,解开口之后,动手替她将外袍脱下来,替她拉过被子道:“乖,好好睡。”

    慕轻歌拥着被子躺下,看了容珏一双眼,便闭上了眼睛。

    容珏坐在床边看着她,直到确定她睡着了,他才离开。

    离开房间之后,他直接去找了管家,神色冷然:“夫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管家摇头:“回王爷,属下也不知晓。”

    “你可以有察觉她的异样?”

    “这个倒是有。”管家认真道:“夫人今天好像特别累,而且还不爱说话,回来的时候,马车停了,我叫夫人几声才听见。”

    “回来的时候才这样?”容珏眯眸:“去的时候呢?”

    “去的时候没有。”管家毫不迟疑的道:“去的时候夫人神采奕奕的,还坐在马车里一边和喝参茶一边和老奴聊天。”

    “那她是何时开始有异样的?”

    管家皱眉,摇摇头,想不出细节。

    “一点征兆都没有么?”容珏脸色微沉:“而且,夫人这是第一次去给段世子看腿,时间应该消耗不了多长才是,今天怎么会来迟了那么长时间?”

    管家一听,忽然想起慕轻歌和慕衬眉聊过一段时间,然后脑海里忽然闪现她离开慕衬眉房间时,问他的那一句话。

    他将之告诉了容珏,道:“王爷,或许王妃的变化和这句话有关?”

    和这句话有关,那也和话里提到的容珏有关了?

    管家这么想着,便想起午膳时慕轻歌异常的举动,便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没有错了。

    容珏抿唇,神色冷凝:“你派人去查一下,到底她妹妹跟她说了些什么。”

    管家颔首:“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