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共进退
然而,管家去查了半天,却一无所获br

    越是如此,容珏便觉得这件事的严重性。

    慕轻歌不提,他也无从下口去问。

    他的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一颗心七上下的感觉。

    因为这件事,他的神经有些紧绷,安心不下来做事,而后她想了想,干脆将手边的事扔开,跟在慕轻歌身边,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原本慕轻歌想静几天,思考一下容珏欺骗她这件事的,结果容珏这一怒刷存在感,慕轻歌便什么都想不了了,甚至有些慕轻歌哭笑不得。

    也因为这样,她心底因为容珏而憋着的一股闷气消弭了不少。

    她有一点不快,他便如此紧张,除非她是瞎的,不然不可能将他的关怀视视而不见。

    她觉得,她应该找容珏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这一天晚上,在沐浴完之后,容珏接过她手中的毛巾要替她擦拭头发,慕轻歌组织了一下措词,问:“你这几天应该察觉道我不对劲了吧?”

    容珏手中动作一顿,斜睨她一眼:“你觉得呢?”如此明显,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

    “你别瞎担心了,我没什么事。”慕轻歌觉得自己这几天的有些不对,“你不用一天到晚跟在我身边晃,去做你的事情便好。”

    容珏抿唇看着她,“你是说真的?”

    “我看着像是在说假的么?我这么有空啊?”慕轻歌双手抱胸,翻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容珏翘唇,垂首愉快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

    他知道,慕轻歌好像又回来了。

    “这几天,你是怎么回事?”这回轮到容珏问了。

    “因为我听到了好几个消息。”慕轻歌叹了一口气,直言道:“然后,震惊过度了。”

    容珏拧眉:“什么消息?”到底是谁在背后造谣,让她性情大变?

    慕轻歌没有立刻回答,伸手拉住他替她擦拭头发的手,让他与她面对面,“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诚实的回答我。”

    容珏轻弹一下她的额头,“问。”

    “你是不是在招兵买马?”

    容珏的脸色一变,“谁告诉你的!”

    “你不需要知道。”慕轻歌视线直逼他的眼睛,“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在招兵买马?”

    容珏没有回答,脸色有些凝重,盯着慕轻歌的脸没回答。

    “是还是不是?”

    容珏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脸,片刻颔首:“是。”

    慕轻歌愣了愣。

    其实,在慕衬眉的话出来的之后,再想起以往的种种,她便觉得这件事十有是真的了。

    只是,容珏在她面前亲口承认,她还是忍不住震惊。

    她吞吞口沫:“你……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招兵买马被知晓可是杀头的大罪?”

    “那个预言是真的。”容珏抿唇道:“我几年前便知晓那个预言了,如果大战一开始,爵彦将是第一个争夺的对象,它到时会被如何碾压,无人知晓。”

    话罢,他又道:“姬叔早就料到他和母后会出事,我答应过他,要替他们照顾小琰。”

    也就是说,他这是为了爵彦了?为了姬子琰了?

    慕轻歌睫毛轻颤:“你……母后也答应?”让容珏千里迢迢从爵彦回来,计算他父亲的国家,何其残忍!

    “你别想太多了,他们自是将琰儿托付给我罢了。”容珏揉揉她的脑袋,温声道:“招兵买马是我主意,我不想在大战的时候,性命由他人主宰。”

    慕轻歌听着,心里好受了一些,不过,她有些不明白,如果皇甫蔚天真的心疼容珏,就不应该送他回来皇城。

    他跟着皇甫蔚天离开皇城,所有的亲人将他归为爵彦人,他处境多尴尬多不好受啊!

    容珏看着脸上明显有些忧虑的她,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在她耳尖轻轻亲着,“对不起。”

    对不起,他到底是骗了她,到底让她担心了。

    以前,年少轻狂,不甘居于人下,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未曾想过后果。

    他觉得这世上没什么是他付出不起的,他无所畏惧。

    然而,她出现之后,他开始有了忧虑。

    甚至变得有些胆怯了。

    他的唇瓣有些颤抖。

    慕轻歌能感受到他的忐忑,心里忽然难受起来,伸手回抱他,眼底眸光温柔又坚定:“没关系,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与你共进退的。”

    他要招兵买马,她尽自己所能助他一臂之力。

    他如果想要登上高位,她也会做他最强的那一只推手!

    容珏揉揉她的发丝,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以前不告诉她这些,是不想她担忧。而且。他知道她不喜功利权势,也怕她反对,让两人产生缝隙,越走越远。

    然而,她总是会超乎他所有想象,让他刮目相看。他十多年来,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幸的,艰涩孤独,这一刻却忽然觉得,她十多二十年来不是没有运气,只是都积累起来了。

    积累起来,用来遇见她。

    他在她脸颊上亲了亲,保证道:“你放心,我所做的绝非只是为了我自己,终有一天,我们能过你想过的生活的。”

    慕轻歌怔了怔。

    她想过的生活?

    她应该有跟他说过她想过怎么样的生活吧?

    在他决定招兵买马的那一刻,这一切还有可能么?

    而且,“外面已经有人知晓你招兵买马了,非常危险。”往后的日子恐怕不得安宁了。

    “无碍。”容珏摇摇头,并不放在心上,“自从我从爵彦回到皇城,关于我居心叵测的猜测就从来未断过。”

    “但这次不同,他们……”

    “你夫君的话难道不值得你信任?”容珏轻刮一下她的鼻尖,疼爱的道:“我所有的兵马都不在我手里,而且分得很散,主要的兵力还不是在天启,他们有何证据讨伐我?”

    慕轻歌有些懵:“兵力不在天启,那……”

    “分散在四大国里。”容珏淡淡道:“四大国都是从爵彦被分散出去的,百姓和大多数人都怀念巨岩那怀仁的统治,很容易一呼百应。”

    慕轻歌听着,倒觉得情况当真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得多,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有些担心:“如果四大国都察觉异样,联合歼灭你手下的兵,那……”

    “这的确是一个危险的情况,我会注意一下。”容珏觉得慕轻歌脑子转得快,认同的点点头:“不过,四大国因为那个预言,现在都在蠢蠢欲动,彼此之间很难取得信任。”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注意些为好。”

    “嗯,我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