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看到不想看的人
和容珏聊过之后,她也将自己知晓的另外几个消息告诉了容珏,容珏听得脸色凝重,“这些事确实严重,我让人打探一番虚实,便去上门告诉他们。”

    “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过,慕轻歌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是真的,然然的哥哥华世子处境比较危险,这件事还需要两面入手为好。”一边打探虚实,一边找到人,暗中保护。

    “嗯。”容珏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更担心她:“日后你出行要小心些,我会多派些人暗中跟着你的,你能少些出门便少些出门。”

    两人坦诚聊过之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和谐的日子。

    容珏招兵买马,要起义,慕轻歌心里到底是有些担心的。

    她现在没什么能帮到他的,就只能先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了。

    当然,在做自己的事之余,慕轻歌暗暗思虑了许久,还是决定将自己上辈子读书的《孙子兵法》等对行兵打仗有用的书默写下来。

    她打算将之给容珏看。

    读熟了这些书,以容珏的聪明才智,定然能有不少帮助的。

    因为这几个消息里面有一个是针对慕轻歌的,所以慕轻歌这段时间也格外的小心,她能不外出便不外出,衣食住行都格外的谨慎。

    和容珏聊过之后,慕轻歌便鲜少出门了。

    不过,段世子的腿,她还是会定期给他看看的。

    当初为容珏的事烦恼那几天,她已经给段世子的腿做过一次手术了,经过那次手术之后,段世子的腿休养一段时间后,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然,这里所说的变化不是说他的腿已经有知觉,或者能动了。

    而是御医处理他的腿的时候,肌理和脉络等拼接度不够,导致他有知觉的,其他完好的组织受到牵连和掣肘,经常会发生痛感。

    慕轻歌帮他动了一次小手术,重新给他处理了当初手上的地方,他便没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为此,这两次去给段世子看伤口愈合情况的时候,段王爷段王妃都眉开眼笑的,让段世子对她连连道谢。

    这一天,因为她给段世子动手术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她便打算正是给段世子医治双腿。

    段世子的情况和皇甫凌天的情况不同,段世子的腿可以依靠手术直接进行治疗,只要手术成功,他的腿便能行走自如。

    这一次,慕轻歌带了大量的工具,让管家让人装了满满的一车,才去了段王府。

    以往段王爷段王妃都会亲自在门口等着慕轻歌的,今天在门口等着的却是段王府的管家。

    他看到慕轻歌之后,站在门口忙迎了上去,“珏王妃来了,王爷王妃在世子的房间,奴才这就带您进去。”

    慕轻歌以为段王爷段王妃在段世子房里是等她的,却不料,她刚进段世子房间,便看到了自己不怎么想见的人红药谷谷主和顾飞霜。

    “珏王妃来了?”段王爷段王妃看到慕轻歌,眉开眼笑的迎上来,“真是怠慢了,没有亲自在府门迎接您进来。”

    慕轻歌收回自己视线,抿唇不答。

    气氛一时有些紧张。

    段王爷段王妃两人;脸色有些尴尬,顾飞霜狠狠的瞪着她,红药谷谷主倒没怎么变脸,不过也没有屈尊率先打招呼。

    片刻后,慕轻歌烦了,开口道:“既然有客人在,段王爷段王妃好好招呼客人吧,我去找世子妃聊一会也可以的。”

    “珏王妃您别急着走啊!”段王妃笑着伸手去拉慕轻歌的手,“今天您和谷主又碰巧遇上,你们又都懂医,应该有共同话题,坐下来一起聊聊多好啊!”

    红药谷谷主显然有此意,朝慕轻歌点头一笑,邀请道:“珏王妃,坐下来聊聊吧。”

    慕轻歌还是不答话,垂眸,瞥了一眼段王妃抓住自己的手,段王妃察觉了,讪讪一笑,忙将手给放开了。

    顾飞霜看不得慕轻歌这模样,气急怒骂:“喂!你这恶毒的女人,我师傅给你面子要和你聊,你竟然还如此摆谱,真的当自己是神医不成?”

    “飞霜,不得无礼!”红药谷谷主抿唇呵斥道。

    慕轻歌轻轻的扯扯嘴角,瞟一眼顾飞霜,讥诮道:“顾小姐说话可要好好的掂量掂量,这里是皇城,不是红药谷,我慕轻歌虽然不才,到底是一个皇家儿媳,你大庭广众之下辱骂皇家儿媳,我可是随时都可以将你脑袋从你头上摘走的。”

    顾飞霜俏脸一白,跺脚咬牙气道:“你也就只会仗势欺人罢了!”

    “我还真没试过仗势欺人呢!”慕轻歌盯着她,似笑非笑,“要不今儿我便那顾小姐尝试一回?”

    在场的人看慕轻歌不像是在开玩笑的,顿时有些紧张了,段王爷忙打圆场道:“珏王妃应该站得腿酸了,快些坐下来,喝一杯谷主亲自泡的雨前龙井可好。”

    看着几人的脸色,再想起段王妃之前话语里‘碰巧遇上’的话,慕轻歌扯扯嘴角冷笑了一下。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遇?

    特别是她和红药谷谷主,两人不对路,段王爷段王妃明知道她今天会过来给段世子动手术,却在这里接待红药谷谷主,显然是有心为之!

    不过,她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她这么想着,便改了注意,点头应道:“我素来喜茶,雨前龙井又是难得的佳品,当真想尝尝滋味。”

    “呵呵,如此甚好。”段王爷段王妃见慕轻歌答应了,更开心了,忙请她坐下,并亲自动手给她满上茶。

    所谓品茶,既然一开始便围绕着茶道说话的,气氛也轻松雅致。

    然而,前后不过半刻钟,红药谷谷主便含笑开口道:“珏王妃,听说你今天是来给段世子……动手术的?”

    慕轻歌垂眸呷一口茶,才颔首道:“没错。”

    “恕李某见识浅薄,吏某活了几十年,却从来未曾听过医治方式还有动手术这一说法。”红药谷谷主端着一杯茶,在茶香淼淼中显得格外温和好说话:“今儿听段王爷段王妃一说,着实惊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