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拒绝
段王爷段王妃也觉得震惊。

    回仙丹,只要是天启人,都如雷贯耳。

    只因为,它曾经救过皇后一命。

    当时皇后出了意外,御医用针全力救治都没用,几乎要宣布无力回天了,恰好红药谷谷主路过皇城经过他府邸听说此事,便托他将一颗回仙丹给皇后。

    一颗回仙丹,皇后的命就给钓回来了。

    自此之后,谷主的回仙丹名声便响彻整个大陆,求药之人几乎要踏破红药谷的门槛。

    不过,世上好的东西总是非常的少,据谷主说这会相当非常难制造,他十多年来,也只有十来颗而已,所以不轻易送人。

    当初他们夫妻也曾想拥有一颗以备不备之需,不过,即使他们有交情在,无论他们出的条件多诱人,还是被红药谷谷主拒绝了。

    “湘儿,休得无礼!”红药谷谷主眼带不悦,警告的看了一眼顾飞霜,然后不理会顾飞霜委屈的表情,转脸看向慕轻歌,温声询问道:“珏王妃,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房间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她身上,羡慕嫉妒等各种情绪的都有。

    而且,他们觉得慕轻歌不可能会拒绝红药谷谷主如此有诱惑力的请求,毕竟只是让谷主看看她医治过程罢了,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何乐而不为?

    然而,慕轻歌在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脸色淡然,毫不犹豫的拒绝:“请谷主见谅,本王妃答应过我师傅,所有技术均不得外传。”

    呃!

    她,她竟然拒绝了?

    众人听得惊呆了,觉得慕轻歌真是笨极了!

    如此好的药方,可是有钱都求不得的啊!

    顾飞霜也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一下之后,气到了极点:“你竟然拒绝?你脑子是豆腐做的么,那可是我红药谷的至宝,天下多少人求也要求的一颗,你竟然……”

    “飞霜。”红药谷谷主老脸也有些挂不住,脸色非常不好看,不过,还保留一点风度,“珏王妃尊师重道,你应该好好向她学学了。”

    “我跟她学习?”顾飞霜反应比方才不还大,几乎要一口黑血喷出来了,“师傅,我可是您的弟子,她连如此好的药方都不懂得珍惜,凭什么让我和她学习?”

    “真是奇了怪了。”慕轻歌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顾飞霜,眉眼带笑的道:“当初谷主想要与我交换的时候你骂,如今不交换你又骂,莫非顾小姐上辈子乃野狗,就爱乱吠?”

    “你,你说谁是野狗?”顾飞霜快要被气哭了,“你……”

    “飞霜,好了,莫要医治不依不挠的。”红药谷谷主也被她吵得脑仁发疼了,下了重话:“再胡言乱语一句,为师便将你赶回谷里去!”

    顾飞霜咬咬牙,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自己心里梗着的那一口恶气压了下去。

    红药谷谷主不再理会她,问慕轻歌:“珏王妃,不外传,是你师父的意思?”

    慕轻歌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点头:“没错。”

    红药谷谷主一脸好奇,“不知你师父是谁?”

    慕轻歌悠悠的晃着腿,还是那句话:“不好意思,无可奉告。”因为,说了你也找不到的。除非他有本事找到二十一世纪去!

    “你……”顾飞霜气得直跺脚,一口气撑在胸口不上不下的非常难受,“你简直是目中无人!问一下你师父罢了,这也无可奉告!你以为这世上有多少人能被我师父打听?”

    红药谷谷主这回没骂顾飞霜,含笑的对慕轻歌道:“珏王妃,李某看你独特的医疗手法非常罕见,你年纪轻轻便有这番医术,想必你师父医术定然非常了不起,李某实在想拜访一番。”

    “抱歉。”慕轻歌淡淡道:“师父不爱外人打扰,不敢有违师父之言。”

    多次询问被拒,红药谷谷主脸色非常不好看,但是人多又不好发作,凭着多年的修为,也隐了半响才将火气压下来。

    不过,他不是一个不会如此轻易放弃的人,片刻后又开始和慕轻歌攀谈:“珏王妃,难得碰上一次,李某也许久未曾和人聊过医道了,今日我们聊一聊如何?”

    疯了!

    师傅真是疯了!

    他什么身份,竟然开口要和一个十来岁的,医术如何都不明确的丫头聊医道!

    顾飞霜看着红药谷谷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眼前的红药谷谷主根本不是她认识的人,慕轻歌拒绝他多次,他竟然还要贴上去问这问那的,只有疯了才能解释他的不寻常!

    慕轻歌瞟了一眼从她进来之后,目光就黏在她身上不放的段世子,眸子虚眯,答应下来:“好啊,不知谷主想怎么聊?”

    “关于医道,不知珏王妃有何看法?”

    慕轻歌对医都非常认真,不聊就不聊,一聊起来也非常认真:“医道,广义是指医治人的本领,但是我个人觉得,这说法未免太过笼统了些。”

    “那你心中的医道是如何的?”红药谷谷主原本还有点随意的,听慕轻歌这么一说,倒是来了兴致。

    “医道分开来谈,医,指的是我们医者,而道的根本,则是自然。”慕轻歌淡淡道:“所以,我个人觉得,医道应该是从医者出发,毕竟,只有医者,才能有医。”

    红药谷谷主点头认同,“愿闻其详。”

    “我心中大概将医道分为三各方面。”慕轻歌道:“其中包括医者为人之道,医者治病之道,还有医者用药之道。”

    “也就是道德,对待病人的态度,还有技术了?”红药谷谷主一下便理解了慕轻歌的意思。

    “没错。”

    “在珏王妃看来,三者,哪一个最为重要?”

    “都重要。”慕轻歌道:“一个好的医者,缺一不可。”

    “说得好。”红药谷谷主很是欣赏的道:“想不到珏王妃年纪轻轻,便如此有想法。”

    “过奖了。”

    “珏王妃的医道让人欣赏,只是,前两者比较虚无,很难具体谈论。”红药谷谷主温声道:“用药之道倒能体现一个医者的能力,不如我们就谈谈用药之道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