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故意挑毛病
“好啊。”红药谷谷主毕竟年长,说起话来不紧不慢的,侃侃而谈,颇有长者风范,经过方才一番话,慕轻歌倒也愿意与他谈:“不知谷主想怎么谈?”

    红药谷谷主:“不如我们就着你开给段世子的药单谈起如何?”

    慕轻歌的脸色瞬间暗了下来,目光直直射向段王爷段王妃,皮笑肉不笑的道:“段王爷段王妃,我有说过我来的单子能随意给人看么?”

    在古老的年代里,医者之间,其实最忌讳相互看单子了。

    如果没经过同意,擅自看的,直接违背了医道!

    红药谷谷主他身为长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是么?”段王爷段王妃一副震惊的模样,然后又解释道:“珏王妃,你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也没说明,今儿谷主过来看小二,单子恰好放在桌上……”

    慕轻歌唇瓣冷冷斜翘,不发一言。

    因为,他们明显就是狡辩,跟他们说再多也没用!

    不过,既然他们如此不尊重她,到时候,可就不要怪她无情了!

    “呵!你当自己开的单子是神仙药方呢,还不能给人看了!”顾飞霜冷哼,一脸怀疑的道:“恐怕不是不想被人看,是不敢被人看吧?”

    慕轻歌心思转了一圈,对顾飞霜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问红药谷谷主:“既然谷主看过我开的药方,不知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红药谷谷主是一如既往的好说话,“你开单子非常大胆,而且用药搭配新颖,用量又精准,小小年纪便能如此,确实非常有天赋。”

    顾飞霜听了,又是恨恨的一咬牙:师傅这么多年来,除了秦小姐,可从来未曾如此赞美过一个人呢!

    师傅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慕轻歌算什么东西,也配拥有与秦小姐一样的赞誉?

    有天赋?

    慕轻歌却暗暗一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褒义词。

    毕竟,夸一个人有天赋这个词,是要分场合的。

    而这个词,通常出用在正在学习某件事情的初学者身上。

    然而,她上辈子从小就开始接触医学,天赋这一个词,她刚接触医学的时候会有人说,然而,在她十多岁开始,就没有人会对她用这个词了。

    她上辈子的教过她的师傅,她所接触的人,人人都会惊叹的将她称作为天才!

    “不过,珏王妃,有些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红药谷谷主道。

    慕轻歌扬眉,“谷主有什么直说便是。”

    “珏王妃,虽然非常有天赋,但是到底年轻,对很多草药的药性和药理都知晓得不准确,难免会有出差错的时候。”红药谷谷主道:“李某看过你开的单子,发现好几张单子都有错误。”

    好几张单子都有错误?

    慕轻歌倒是来了兴致,“哦?不知谷主觉得我写的哪一张单子出现您所说的差错了?”

    “段王爷,请将之前李某觉得有问题的几张单子拿过来一下可好?”

    “好的。”毕竟关乎自己儿子双腿的问题,段王爷殷勤的忙去拿了。

    单子就放在段世子的房间,很快便拿了出来,红药谷谷主随意的拿出一张,指着上面的几味药道:“珏王妃,这几个药,药性强烈,根本就不适合用在伤者身上,一旦使用,只会让伤者身子更弱。”

    “我知道。”红药谷谷主手上的那一张是慕轻歌开给段世子养身子的药,闻言她回应道:“不过,这几味药合起来用还有另外一种功效没有任何药能及。”

    红药谷谷主眸子微暗眸子微按:“什么功效?”

    “重整。”

    “什么意思?”顾飞霜抿唇问。

    “字面上的意思。”她才懒得跟这么一个人解释!

    “呵!还重整呢,它们合起来就只会让病人散架而已!”顾飞霜冷哼道:“听说就是因为吃了这些药,段世子短短时间便脱了形!”

    “那又如何?”慕轻歌不紧不慢的勾唇:“他的身体各方面肌理还有脉络等都得到了调整,身子都得到了活跃,有了生机。段世子的腿最缺的难道不是生机么,我这样做何错之有?”

    开玩笑,治病哪里有不痛苦的?

    上辈子多少人重病动手术之前被透析得连醒来都是问题,段世子能吃好喝好,已经要知足了好么?

    “对!”段世子作为病人,是最有感触的人,一听忙附和慕轻歌:“虽然吃那些药非常痛苦,也瘦了不少,但是整个身体比原来可舒服多了。”

    顾飞霜听着,整个人跟生吞了一坨屎似的,脸色憋得非常难看。

    “珏王妃,你之前关于医道的三个点倒是说得挺好的,但是,病人才是医者之根本。而你这样用药就是伤了人的根本。”红药谷谷主将那些单子放到一边去,看模样是看不上那些单子,“虽然暂时看不出来,但你怎么能确定,像你这般用药不会对后续产生后遗症?”

    红药谷谷主这话一出,段王爷段王妃还有段世子齐齐变了脸色,“谷主,此话怎讲?”

    “李某不才。”红药谷谷主脸色凝重的道:“李某行走江湖,虽然例子不多,但是这三种药致命的例子都有见过。有些人是服用没多久致命,有些则是过了几年之后才出现情况,并无药能医。”

    段家三口齐齐白了脸!

    他根本就是在胡诌!

    这些药虽然会让伤者会有痛苦感,但是绝对不会危及人的根本!

    上辈子她不知道这样用过多少次,也没减除任何问题?

    慕轻歌眯眸,定定的看着红药谷谷主,之前和他谈论医道生出的丁点好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王妃爱子心切,“谷主,那在你看来,如今该如何是好?”

    红药谷谷主看着慕轻歌,欲言又止。

    段世子怕死,心急得要死,见红药谷谷主磨磨蹭蹭的忍不住催促:“谷主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难道还要拿本世子的命赌不成?!”

    红药谷谷主这才叹了一口气,直视慕轻歌双眼,道:“珏王妃,虽然这样做有些失礼,但是,为了病人着想,还是希望你停止替病人医治,让李某接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