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无耻之举
让他接手?

    他倒还真是开得了这个口啊!

    她当初根据大众的身体状况,给他写了厚厚一沓的单子让他调理身体,替他奠好动手术的基础,然后又替他用药针疏通身体各个穴道,让他的多个重要的,被堵塞了的筋脉注入了新活力。

    她做好这些工作之后,段世子双腿虽然没有显著的变化,然而,足以让原本觉得他的腿不能医治的医者会觉得有希望了。

    最重要的是,她还给段世子的腿动过手术,他双腿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对于她当初计划医治来说,已经成功了五成。

    最后五成,则取决于她今天打算替他动的这个手术。

    只要手术成功了,她的医治之路也就完成了。

    然而,她前期做了那么多,还差最后一步,他竟然开口让他接手?!

    还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抢功的呢!

    慕轻歌听得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直视红药谷谷主道:“我好像记得,谷主曾经说过自己医治不了段世子的腿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敢开这个口,就是因为有了她的前期治疗!

    如果不是,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慕轻歌这话一出,段王府三口目光齐刷刷的朝他看去。

    对啊,他们都记得,红药谷谷主看过几次腿上情况,都说没办法医治的,今儿怎么……

    “珏王妃恐怕误解李某之前说过的话了。”像是慕轻歌在侮辱他似的,红药谷谷主不悦的纠正道:“只是当初李某有一个点没敢确定,所以把握不大,不敢贸然替人医治罢了,如今想通了那个点,便没问题了。”

    他说话不紧不慢的,娓娓道来,给人非常有说服力的感觉。

    听了他的话,会让你觉得他思虑周全,医心稳重,他一比,不用多仔细检查病人身子,一夜之间就给病人开了厚厚一沓单子的慕轻歌则显轻浮狂妄,甚至急功近利了。

    段王爷段王妃单子听了红药谷谷主这番话,再想想谷主之前提到的后遗症,他们便觉得,相比之下,果真还是红药谷谷主可靠一些。

    “本王妃很好奇,谷主说的这个点到底是哪一个点?”明明就是她前期解决掉了所有麻烦,他就是想来捡便宜的,却偏要在这里胡诌一大堆,他当她是段王爷等没脑子之徒么?!

    “这个点非常难解释。”红药谷谷主一脸高深的道:“珏王妃你也点懂医的,应该明白,要解释一个医术点,可是要从病人身体各个层面解释的。”

    “你问这么多作甚?”顾飞霜不屑的冷哼道:“当初我师傅让你说一丁点你都不肯,如今你却让我师傅给你解释整个医点,不觉得打脸么?”

    打脸?

    到底是谁打脸?

    硬着想抢别人的劳动成果才叫无耻好么?

    师傅无耻,身为徒弟也白痴无知得让人难以忍受!

    慕轻歌懒得理会她,正要再度开口与红药谷谷主说话,他便一脸理解和宽容的道:“珏王妃,李某希望你不甘心不服气,但是事关病人的身体健康,李某还是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要求。”

    慕轻歌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如果我不答应呢?”

    红药谷谷主蹙眉,一脸严肃的道:“珏王妃,希望你莫要如此任性,你之前用药已经非常不妥了,还请你莫要给病人再造成困扰了。”

    她给病人造成困扰?

    呵!

    他还真懂得将脏水往人身上泼啊!

    慕轻歌冷笑,“谷主……”

    “喂,你这个人脑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顾飞霜一脸鄙夷的瞪着慕轻歌:“你在这里逞强,给病人造成如此大伤害,我师傅这是在帮你善后,你不感恩还在这里冷嘲热讽,真是不识好歹!”

    “飞霜,不得无礼。”红药谷谷主好脾气的给慕轻歌说好话,“珏王妃虽然焦躁倨傲了些,但到底是有些天赋的。”

    “还是谷主好说话。”段王妃看看红药谷谷主,又看看慕轻歌,像是打算做和事老:“珏王妃医术还是不错的,虽然说世子以后或许会有后遗症出现,但是,在医治期间,世子各方面确实有大的改善,世子最近气色可比没医治之前好多了。”

    话罢,笑眯眯的对慕轻歌道:“珏王妃,这段时间,世子真是多亏你了。”

    慕轻歌知道她是想她和红药谷谷主讲和,甚至是答应将段世子后面的医治交给红药谷谷主。

    慕轻歌看着她,心底暗暗冷笑:你等着吧,会有你后悔的时候的!

    慕轻歌什么都懂,不过懒得表现出来,也没有回应段王妃一个字,只是转脸问段王爷:“段王爷,听说太医院的医首今年已经八十多岁是么?”

    慕轻歌话题转得太快,段王爷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才忙点头:“是的。”

    “听说医首大人医术奇高。”慕轻歌翘着唇轻轻的敲着桌面道:“几十年前,据说先帝的腿也出了严重的事,就是医首大人医治好的是么?”

    “是。”一说到这个,段王爷就忍不住叹息道:“医首大人当初的医术天启上下真是无人能及啊,就连北陵那些药理大国都鲜有人能比得上。当初小儿出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请他帮忙医治,因为有过先皇的例子,医首大人医治小儿的腿简直易如反掌。可惜的是医首老人家年事已高,大病在床数年,虽然还是目光烁烁的,但是除了说些话,连动一下都困难。”

    慕轻歌笑:“目光烁烁,也就是说精神意识很不错了?”

    “对!”段王爷颔首,啧啧称奇道:“说来也奇怪,医首大人身子骨不行,但是人却还是非常清醒。特别是关于医这一方面的,他手下的弟子前来请求指点的时候,没有他解决不了的。”

    “这样啊……”慕轻歌笑眯眯的听着,然后转脸对红药谷谷主道:“谷主,我们今日聊了医道,我有些意犹未尽,不如我们改日也找个时间去见见医首大人?和他老人家请求指点迷津?”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