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反击1
“请求指点迷津?”红药谷谷主看着慕轻歌灵气逼人的眸子,下意识的防备:“医首大人年事已高,我们贸然前去打扰恐怕不妥,如果珏王妃有什么问题,倒是李某愿意指点一二。”

    慕轻歌悠悠然道:“别的问题或许可以请教谷主,不过,这个问题,大概只有医首大人说出来才能服众。”

    红药谷谷主眯眸,“不知什么问题?珏王妃可否说出来听听?”

    “就是这三种药的搭配,是否会对伤者产生后遗症的问题啊。”慕轻歌笑眯眯的,眸子明亮夺目,拿起之前那一张单子道:“医首老人家见识应该不会比谷主少,我去问问他说说情况。”

    原来她之前问了那么多医首大人的事,竟然就是为了这个!

    他原以为她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吓一下她她便会怕了,却不料,她竟然不声不响,不慌不忙的就给他来了一个大反击!

    这个女人,还真能沉得住气,也绝对是一个懂得退敌的厉害角色!

    红药谷谷主脸色微变,眼神暗了下来:“珏王妃,你这是不相信李某的话么?”

    “没有,谷主见多识广,吃过的盐比吃过的饭还要多,岂敢随意质疑谷主的话?”慕轻歌端起桌上那一杯温度正好的雨前龙井浅浅酌了一口,抿下后,翘唇轻飘飘的道:“不过,我虽然年轻,但是也阅过医书无数,随师学医十年有余,跟随师傅见识过无数人的生生死死,心里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医论。”

    说时,不等红药谷谷主等人有反应,又道:“况且,我师傅曾经说过,不懂就问,知识和旁人的发生碰撞时,不要这么快的就坚信别人否定自己,而是用最适合的手段,找出正确的答案。”

    话罢,看着红药谷谷主,含笑道:“找医首大人,不为别的,只为真理。”

    红药谷谷主眯眸:“难道珏王妃就不怕出来的结果你是错的?”错了,可就丢脸丢到家了,他可不相信她一点都不怕!

    “这有什么好怕的!”慕轻歌轻松自在的耸耸肩:“如果真的这样,我反而要好好的谢谢医首大人和谷主,帮我纠正错误呢!”

    慕轻歌是说真的,如果她知识真的出了问题,别人帮纠正,她是很感激那人的。

    红药谷谷主显然还是不相信,淡淡道:“珏王妃心态倒是好。”

    “这个无关心态。”慕轻歌摇摇头,认真的道:“我还是那句话,只为真理。”

    好一个只为真理!

    听着慕轻歌说了一大段,在看着她自信的脸,段王爷段王妃对望一眼,不得不承认,心里有些震撼!

    说真的,慕轻歌让他们刮目相看!

    面对红药谷谷主对她开单子的指责,她并没有急着却反驳,更没有跟他理论一大堆,又或者口出狂言肯定自己是对的。

    当然,她也没有因为对方比她年长,名声比她响亮不知多少倍而承认自己是错的,而是聪明理智的让更德高望重的人帮忙正实。

    即使正实之后,她开药方的手法或许真的是错的,她也无所畏惧,不会觉得丢脸。

    真理,在她看来才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说,慕轻歌虽然年纪轻轻,但真的敢作敢当!

    段王爷段王妃对慕轻歌有赞赏,段世子则看着慕轻歌双眼都要发出光来,痴迷的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样的她可真迷人真有味道啊,在两人有婚约的时候,他怎么没察觉呢?

    “谷主,去找医首大人的事,不知你意下如何?”慕轻歌感觉到了段世子那目光,心底厌恶不已,不过还是强忍不发。

    “珏王妃你都不惧,李某自然要奉陪了。”红药谷谷主一脸悠闲的道:“不过,听说医首大人现在不在皇城,而是去别地养病去了。在去找他老人家之前,段世子还是让李某医治如何?”

    慕轻歌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好奇的问:“不知谷主打算如何医治段世子的腿?”

    “这个就不用珏王妃你操心了。”红药谷谷主一脸好脾气的道:“当然,如果珏王妃当真感兴趣,倒可以在李某医治的时候在旁观摩学习。”

    顾飞霜睥睨着慕轻歌,高傲的哼道:“我师父可不像某些人,问十句不回答一句!”

    慕轻歌轻笑一声,丝毫不在意,再度问道:“不知谷主可有治疗计划?”

    “世子的腿毕竟不是小事。”红药谷谷主慎重的道:“李某还需要再度好好观察段世子一番,然后详细拟定医疗计划。”

    “谷主也是看过段世子双腿的情况的了,不知谷主心里觉得,按照你将要实施的计划,段世子的腿多久才能走动。”

    “半年吧。”

    段王爷段王妃段世子等人一听,心里暗喜:半年啊,可真快啊!

    要知道,他们问慕轻歌的时候,她可是一字不回答的,问多了只会说:不确定!

    相比之下,这个不算长,确切的时间对段王府一家三口来说非常有诱惑力。

    半年……

    她已经给他做好了如此好的基础了,竟然还需半年!

    慕轻歌竟无言以对。

    段王爷段王妃段世子都非常心动,忍不住道:“珏王妃,非常感激你这一段时间的医治和照顾,但是看模样,好像谷主更加适合……”

    然而,他们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了一阵搬抬东西的脚步声。

    声音太大,房间里的人都禁不住循声看去,这一看,赫然看到珏王府的管家和段王府的管家在指挥着人半抬着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进来。

    在场的人看得一愣,正要问这些什么,慕轻歌便淡淡的对管家道:“不用搬进来了,用不着了。”

    管家一愣,伸手让那些人停止搬动,有些惊讶的问:“王妃,这是为何?”

    “因为我的医术被谷主质疑了。”慕轻歌到云淡风轻的道:“段王爷段王妃比较相信谷主,不打算再让我医治罢了。”

    段王爷段王妃听着,脸上一阵尴尬,他们这样过河拆桥确实不对,但是,他们也是为了听你们儿子好啊!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无药可治的后遗症该如何是好?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