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反击3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这次要动的是大手术,起码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完成,我一个助手都没有,如果不能恢复知觉,我干嘛要白费力气,我吃饱撑着了?”但凡动手术,肯定是要最大程度上的或者是彻底消灭病症的,她没觉得这有什么好说的,这是常识。

    不过,看着段王爷段王妃,她忽然想起,这些好像只对她来说是常识而已……

    不过,她幸好现在才想起这一点,不然,还真是便宜他们了!

    段王爷段王妃被慕轻歌话里的信息给噎住,毕竟,之前慕轻歌不过是给自己儿子动过一次小手术,自己儿子就整体都变好了,如果是两三个时辰才能完成的大手术,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你在这里胡言乱语!”顾飞霜根本就不相信一个手术能让段世子的腿恢复知觉,“手术这词儿,我和我师父都也就只在今儿才听过,听起来像是怪力乱神的东西……”

    “才不是!”段世子忍不住反驳道:“虽然她所说的手术新奇了些,做法也异常特别,但是确实非常厉害,动一次手术,可比吃多少药都管用呢!身子是我的,我可是真切的感受到这点的!”

    而红药谷谷主则自从慕轻歌说动手术这些话之后,便一直不曾说话,抿着唇,冷冷的盯着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子,太可怕了!

    在场之人,除了慕轻歌之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之前说慕轻歌单子的错误是故意为之,毕竟,他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做到?

    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他颜面往哪搁?

    原以为,凭自己的名声,只需要随意一说,慕轻歌便会崇拜而虚心的的知难而退,谁知她竟然如此坚信自己的配药,还搬出医首大人来压他!

    当然,他最介意的并非是这件事,而是他需要半年才能医治好的病,她却可以在一个半月内轻松治好!

    医生治病,最希望的不过是病人药到病除,谁能最快做到这一点,谁的医术才是最上乘的!

    他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给比了下去……

    管家瞥一眼更是和红药谷谷主,淡淡道:“一个人的医术如何,不是同行说了算,而是接受过治疗的病人说了算,我相信段世子也不会在这个关节眼上撒谎。”

    “那是那是。”段王爷段王妃忙点头应着,期盼的看着慕轻歌,希望她能够不计前嫌,能重新替自己儿子医治,“那,珏王妃,这手术……什么时候开始做?”

    这话一出,顾飞霜立刻大怒:“喂,段王爷段王妃,你们是不是太过过分了,之前不是答应让段世子给我师傅医治的么,为何要出尔反尔?这是看不起我师傅?”

    段王爷段王妃被质问得尴尬,但更多的是不悦。

    她算什么东西,竟然这样对他们大呼大喝,如果她不是跟着红药谷谷主前来,就她肮脏的身子,根本不配进入段王府!

    还有,她凭什么动怒?

    之前红药谷谷主抢着要治疗的时候,人家珏王妃可没有像她这般泼妇骂街呢!

    “师傅!”顾飞霜跺脚,“他们如此加辱于你,难道您就任由他们如此放肆?”

    慕轻歌听着未免觉得好笑,当初红药谷谷主公然说她单子有误,从她手中硬抢她治疗过的病人,顾飞霜倒师傅在在帮她。

    然而,如今事情反过来,她倒是说她加辱于她师傅!

    同一件事,对待人却是两种态度,她难道没有自打嘴巴的感觉么?

    段王爷段王妃也不好太过得罪红药谷谷主,只能讪笑着赔罪:“谷主,您看,小儿的腿一直是我们夫妻的心头病,他的腿一日不好,我们便一日不舒坦,如今珏王妃……”

    “李某明白。”红药谷谷主这个时候已经缓过来了,倒是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其实,李某也有要事在身,这几天就该离开皇城回红药谷了,之前李某答应下来,也只是心切段世子的病罢了。”

    顾飞霜拧眉看着红药谷谷主,他们什么时候要回红药谷了?

    慕轻歌则讽刺的扯了扯嘴角,这红药谷谷主还真的懂得给自己找台阶下啊!

    段王爷段王妃也懒得去猜红药谷谷主的本意了,闻言顺着他的话道:“多谢谷主挂心小儿,日后有需要段王府的地方,谷主尽管开口。”

    红药谷谷主淡然颔首,瞥一眼慕轻歌,笑容不达眼底的道:“珏王妃,你下次用药可要悠着点,那三种药可不要随意混着用了。”

    “多谢谷主忠告。”慕轻歌原本也不想他太过难堪的,毕竟他是长者,但是,如今他为老不尊倚老卖老,多次为了自己诋毁别人,根本就不值得尊重!

    所以,也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说罢,她紧盯他的眼睛:“红药谷谷主为何如此快要走?我们不是约好了要一起见医首大人的么?”

    红药谷谷主眼底眸光微暗,推拒道:“恐怕没时间了,李某可能等不及那个时候了。”

    “是么?”慕轻歌轻晒:“之前听谷主要替段世子医治的话,我怎么感觉谷主好像能在皇城呆大半年也可以的?”

    这话一出,现场气氛有些尴尬。

    毕竟,在场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不知晓红药谷谷主在给自己搬台阶下,但是,慕轻歌也够睚眦必报的,三言两语便将他的台阶给拆了!

    顾飞霜则不喜欢慕轻歌那说话的语气,“整个天启,多少人巴着求着请我师父医治啊,你一个无名小辈少用你那龌蹉的心思猜测我师傅!”

    “飞霜。”红药谷谷主责怪的道:“不许无礼。”

    顾飞霜哼了一声,不屑的瞥着慕轻歌。

    管家听着,老眼一转,笑问:“不知谷主什么时候要走?”

    珏王府的管家虽然只是下人,但是,在容珏手下能得到重用的,即便是一个小丫鬟,都不可能是等闲之辈,红药谷谷主也不敢因此而大意:“就这几天吧,不出五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