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反击4
“那足够了!”管家笑道:“谷主不知吧,医首大人近来身子好多了,我们王爷知道我们王妃喜欢医,前些天便请医首大人到府上住一段时间,和我们王妃聊聊医道解解闷,今天应该就到府上了。只要谷主愿意,随时都可以和我们王妃一起见见医首大人的。”

    什么?!

    红药谷谷主脸色终于大变,铁青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慕轻歌则扬眉,意外的瞥向管家:这一招不错啊!

    管家恭敬垂首,但笑不语。

    段王爷看着红药谷谷主,想起什么,笑着对慕轻歌道:“珏王妃,我和谷主还有些话需要说一说,不如我们先移步,给空间珏王妃您给小儿动手术?”

    他这是在拉红药谷谷主一把,不让他太过难堪?

    慕轻歌轻笑,帮她的敌人,就是在跟她作对!

    慕轻歌好整以暇的看着段王爷,挑眉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替段世子动手术了?”

    段王爷段王妃段世子闻言脸色颇变!

    段世子急切的道:“但是,你今天不是过来给我动手术的么?”

    “是啊,但是我的医术被质疑医治这事,医治的你腿的事段王爷段王妃已经移交给谷主了啊!,”慕轻歌摊手,一脸无辜的道:“我有说过我还要接手么?”

    段王妃三人呆住,怎么都没想到,慕轻歌会来这么一出。

    段王爷沉下了脸,“珏王妃,你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我不厚道?段王爷怎么不问问自己厚道不厚道?”慕轻歌讥诮的看着他:“难不成只有段世子选择医者的权利,我就没有选择医不医的权利么?”

    段王爷一噎。

    “还有,容我提醒一下段王爷,本王妃答应医治,可是半分利益都没收到,而且,关于医治一事,也是你们先出尔反尔的。”慕轻歌冷冷道:“我无缘无故被人质疑医术,然后医治到一半的病人被随意拱手让人,也没有人跟我说过一声抱歉,难道本王妃就是命贱,该让段王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慕轻歌这一段话说得非常重,段王爷段王妃当即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当初,自己儿子在调养身子期间不听话状况百出,慕轻歌冷冷一句话揭过算了,显然这一次不一样,慕轻歌是真的生气。

    “珏王妃,这件事是段某人处理不妥当,段某跟你道歉……”

    “段王爷道歉的次数还少么?”慕轻歌轻飘飘的伸手打断他的话,直视他精明的双眼,“然而,道歉过后不也一样没将事儿当回事?”

    段王爷竟无力反驳。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段世子以后双腿我不会再管。”慕轻歌说着,瞟一眼被端放在门外的各种工具,心疼得紧:“将东西都搬回马车上吧,我们回府!”这里乌烟瘴气的,到时候回去不知道要用的多少消毒水呢!

    在这个世上,消毒水可不好制造!

    段世子急了,“你看,你连动手术的工具都带来了,怎么就走了?”

    动手术的工具?

    红药谷谷主和顾飞霜一听,想起慕轻歌所说的那一个强大莫测的大手术,立刻往门口看去,赫然看到门口摆满了自己从来未见过的,银色闪亮的格式工具。

    顾飞霜皱起了眉:“这就是什么手术工具?我还当是什么东西冷冰冰的,怪里怪气的呢!”

    段王爷段王妃段世子都是见过一次所谓的手术工具的,但是之前段世子那是小手术,工具并没有这么多,也没有如此大型的。

    今日看到这些大型的工具,也惊了惊。

    真的好特别啊!

    红药谷谷主一眼不发,但是眼睛却盯那一大堆东西看,是他老了,太固守自封了么,为何他会没听过什么手术,也没见过这些所谓的手术工具?

    救人治病,不是通常一个医药箱便可以了么?

    越往下想,他便越觉得惧怕,总觉得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半辈子的东西,在一个小女孩面前不堪一击!

    慕轻歌淡淡道:“我也不求顾小姐能喜欢这些工具,不喜欢大可不看,不必诋毁它们。”

    这些手术用具,可都是她一个个重新画图让人打造的,有一点瑕疵她都让人返工,反反复复的,这里的每一个工具都是百里挑一的,几乎是她的心头肉。

    她容不得别人说它们一点不好!

    “什么诋毁?”顾飞霜不乐意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你……”

    “飞霜,够了。”红药谷谷主站起来,道:“各位,李某还有要事在身,便先行离去了”医首大人竟然已经来皇城了,他要快些回去想对策,不然他半生名声会毁于一旦!

    段王爷段王妃看着他,眼底暗光微闪:堂堂红药谷谷主,挑起一大堆祸端,累得慕轻歌如今都不替自己儿子看病了,他却一句道歉也没有,拍拍屁股就走人,这样的人品这样的担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不过,想起一些事,他们也不能那他怎么样,只好笑道:“谷主请慢走。”

    红药谷谷主点点头,看了慕轻歌一眼,才转身离去。

    而顾飞霜则对慕轻歌冷哼一声,高傲的跟着离开了。

    慕轻歌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对管家道:“既然如此,我们也走吧。”说时,抬脚往外走。

    “珏王妃,请留步!”段王爷段王妃急了,“之前的事是我们不对……”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喊,慕轻歌这一次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上了马车,慕轻歌笑着对管家道:“医首大人那一招用得不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王妃,那不是招。”管家跳上马车,坐在前面抓住缰绳笑道:“王爷真的将医首大人给请来了。”

    “真的请来了?”慕轻歌呆了呆:“怎么会……”

    “王爷不是怕您无聊么,懂医还要藏着掖着,一些平庸之辈也根本不配和你交流医术,王爷便想着法子请医首大人到府上了。”管家笑着道:“本来王爷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还是老奴嘴不严,不知道王爷会不会责怪老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