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医首大人
果然如管家所说,待两人回府的时候,府上便有人告知慕轻歌医首大人来了。

    “医首大人在哪?”管家笑问。

    “在正厅呢。”

    慕轻歌和管家便去正厅。

    两人去到正厅大门外的时候,便见容珏和三个陌生人坐在一起聊着。

    三个陌生人,其中一个是华发花白,年约八十多岁的老者,一个则四十来岁,还有一个则是和容珏年龄差不多的年轻男子。

    容珏在和中年男子与年轻男子心情颇好的聊着什么,而老人则拿着一本书放在桌面上认真的看着,慈眉善目的模样在的时候显得特别的专注。

    看着她,慕轻歌仿佛看到了上辈带着老花镜看研究著作的老教授。

    “回来了?”慕轻歌刚踏上走廊的阶梯,容珏便看见她了,朝她含笑招手:“快过问候我之前与你提过的医首大人。”

    容珏话一出,中年男子和年轻男子都转过头来,而年老者则还在认真的看着书。

    慕轻歌走到容珏身旁,看一眼三人,最后视线停留在的老者身上笑道:“想必这便是医首大人吧,不好意思,轻歌回来迟了,请见谅。”

    老者满是皱褶的眼皮依旧低垂着,仿佛没听见慕轻歌的话,仍然低头在。

    “请珏王妃莫要误会。”中年男子抱歉一笑,解释道:“父亲一看到自己喜欢的医术便陷入其中,无论外界做什么说什么他都听不见的,并非是对珏王妃有成见。”

    “明白了。”慕轻歌颔首。

    “歌儿,我给你介绍一下。”容珏牵着慕轻歌一只手,道:“这位是医首大人的儿子顾凡仙先生,这位年轻人则是顾先生的儿子顾染锦少爷。”

    顾先生白面皮,长得温文儒雅,一袭清淡的浅灰色长袍显得他平易近人又徒添几分书卷气,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脾气并博学多才的人。

    而顾染锦则很像顾先生,不过比顾先生还多了几分俊秀之气,身如修竹,肌肤如玉,未启唇说话嘴角便已微微上扬。

    一看到他,慕轻歌脑子里便蹦出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

    医首大人一家三口,慕轻歌的印象都非常好:“顾先生,顾少爷,第一次见面,回来迟了,招待不周请见谅。”

    在慕轻歌打量两人的时候,两人也看着慕轻歌,心里暗暗惊讶皇城传言中的恶女竟然长得这般有灵气。当然,她还不止有灵气这么简单,她有灵气之余还有一分洒脱自如,就像一幅泼墨画一般,灵动飘逸,却又恣意舒畅。

    与她亲近,没有任何的负担感,非常舒服。

    “哪里话。”顾先生对慕轻歌第一眼便非常有好感,温声道:“是我们冒昧造访,惊扰了珏王妃才是。”

    “顾先生顾少爷,请坐下说话。”慕轻歌笑着道。

    虽然容珏和慕轻歌身份较高,顾先生顾染锦身上并没有什么恭维之意,有的只是谦和有礼,慕轻歌这么说,他们谢礼之后便坐下了,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说。

    “珏王妃,日后请叫我染锦则可,顾少爷由珏王妃叫出来,染锦骄当真担当不起。”顾染锦温声道。

    慕轻歌从善如流:“多了少爷二字,到真是不太适合染锦的气质。”

    顾染锦笑着点头,想起什么,问道:“听说珏王妃今日外出是去段王府,替段世子医治腿了?”

    “我是去段王府了,不过段世子的腿倒没医治成。”

    顾染锦有些惊讶:“为何?是出了医治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么?”

    “不是,是还没来得及医治,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便回来了。”

    容珏听着,皱眉,朝管家看了一眼过去。

    管家忙上前两步,适当的将事儿给现场众人说了一遍。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顾先生皱眉,“虽然顾某这样想不好,但是曾听传言,红药谷谷主也是对段世子双腿无能为力的,这次在珏王妃你医治到大半的基础上忽然说能医治,难保没有想抢功的成分在。”

    “父亲倒也不必急着下定论。”顾染锦虽年轻,但极为聪颖,含笑问慕轻歌:“珏王妃,不知可否给你和红药谷谷主见解不同的单子给染锦瞧瞧?”

    “单子在段王府上,但我记得单子内容,染锦要看,我可以现在便写出来。”

    “好。”顾染锦颔首:“有劳了。”

    慕轻歌笑了笑,让让拿来笔墨纸砚,当场挥毫。

    顾先生和顾染锦是当场看着慕轻歌挥毫的,一边看忍不住一边暗暗赞叹:英雄大会的第一名,果然名不虚传!有生之年,还未曾见过有女子能写出如此有灵魂的字,,非常不错。

    慕轻歌写完,搁下笔,便将之递给了顾先生:“先生和染锦帮我瞧一瞧,看看哪里有问题。”

    顾先生接过来,和顾染锦一起认真的看着那一张单子。

    两人看完之后,对望了一眼,将单子放了下来,皱眉指着一个位置:“珏王妃,你和红药谷谷主发生争执的便是这三种药吧?”

    “没错。”慕轻歌点头,看向顾先生和顾染锦:“不知顾先生和染锦有何看法?”

    “这三种药合起来药性确实比较强烈,不适合伤者。”顾先生道:“不过倒也不会出现像红药谷谷主所说的什么后遗症。”

    顾染锦颔首赞同,补充道:“严格的说来,也不是不适合伤者,只是不适合伤者在调养身子的时候服用。”

    慕轻歌听着,也没说什么,不过顾染锦不知想到了什么,接过单子重新看了一遍,便对顾先生道:“父亲,或许是我们多想了。”

    “怎么说?”顾先生很好奇。

    “父亲请将这单子重新看一遍,就像我们以前看寻常单子那般考略整体,而非只看三种药的药性药效。”

    慕轻歌扬眉,总算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顾染锦虽然年轻,但更为聪颖。

    其实,看这张单子,很多人看到这三种药,便下意识的觉得这用药有问题,毕竟这三种药用在一起药性太刺激了,并没有想到里面的每一种药都是相互牵制的。

    顾先生看了一遍,然后抱歉的朝慕轻歌一笑:“果真啊,是我们先入为主,只顾着寻找那三种药,未曾顾及全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