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前来闹事
=()=

    “怎么会是占便宜呢?”慕轻歌不赞同,“顾先生也懂得说药方是无价的,同样,大家一起讨论药理,一起的过程更加是无价的,我们聚在一起不为别的,只是想要完成一本无价的,不应该被一些别的含着杂质的东西左右——”

    顾家三人点头赞同,不过顾先生忍不住道:“珏王妃,我们顾氏三人随比不上您的天资聪颖,但是也算是爱学能学之人,在和您医学典作的过程,难免会将里面的知识纳为自己所用,如此一来,便变成了偷师者……”

    “顾先生还是放不开啊。”慕轻歌忍不住笑了,“大家聚在一起,为了就是能够好好的研究医术,提升自我。我一个人的认识有限,懂得的也知识一个人的,倘若四个人聚集在一起,知识总和总会比一个人多,三人行必有我师,学习都是相互的,计较太多得失这个世上很多东西或许会失传会消亡。”

    医生大人听着,满眼叹息:“珏王妃,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想得如此通透,能让老夫佩服的人不多,但你绝对是一个!”

    如果不是今日亲眼所见,他真的难以相信这个世上会有如此睿智不凡的年轻人。

    可惜她是女子,倘若生为男儿,这个世界的风云恐怕会随她翻腾覆飞!

    “医首大人对我太过夸奖了。”慕轻歌笑眯眯的劝道:“不怕直说,我这个人做事全凭喜好,我只会做我自己喜欢的,自己想做的,如果我不愿意,不管别人如何勉强,我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

    “是啊。”管家在一旁笑着开口,“三位有所不知,今天王妃去给段世子医治双腿的时候红药谷谷主提出想一旁观摩,王妃却半点机会都不给,直接拒绝了呢。”

    顾家三人听得很是感动,“谢谢珏王妃信任。”

    “莫须谢,如果医首大人顾先生染锦,你们三人肯过来帮我我一起完成医术典作,我才是要重重酬谢你们呢!”

    顾先生忙推拒:“珏王妃,你这是在折杀我们啊,你愿意让我们参与,我们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谢你,还怎能要你们的酬谢?”

    慕轻歌摊手,很是不解:“既然我们大家都乐意,这有何不行的呢?”

    “但……”顾家三人对望一眼,还是很迟疑。

    如果答应了,他们就真的在占别人一个大便宜,但是,面对知识的**,他们又非常心动。

    他们都处在两难之中。

    慕轻歌拉下脸来,有些难过:“顾先生,我还是第一次和人聊医术如此投契,真的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是非诚真诚的想要请大家帮忙,难道三位就不愿意考虑一下么?”

    “我们非常乐意,只是……”

    “三位请放心,这本著作是我们一起完成的,著作完成,三位想要怎么处置都行,即便想印刷成,也尽管写你们的名字,我没关系的……”

    “这怎么行!珏王妃将我们顾家人想成什么人了!”医首大人发话了,“我虽然都快是入黄土的人了,但是论气医术可比不上你,该是怎么样便是怎么样。”

    慕轻歌这一本著作,如果真的面世,恐怕会引起极大的轰动,,她愿意让他们参与已经是他们极大的荣幸了,是他们占便宜了,哪里还能如此得寸进尺?

    慕轻歌笑:“那医首大人,您这是愿意与我一同完成这著作不成?”

    “那是自然!”医首大人朗笑道:“我这老头子,都快整个人躺进棺材了,别人怎么看我我已经不在乎了,难得死前能给一个几乎我穴道如此珍贵的东西,我可要好好把握。”

    “医首大人你莫说这些话。”慕轻歌听得不高兴了,“我看您身子骨好着呢,待会我带大家去两个地方看看,回来就给您治治您的类风湿,不出几天,你就不用坐在这轮椅上了。”

    顾先生和染锦一听,满目惊喜,顾先生忙问:“珏王妃,父亲着年老的病症,你也能医治?”老实说,对于医首大人的病,他们都以为是老人年老骨头不中用,太过僵硬的缘故,因为无论他们如何用药,都无补于事。

    “医首大人年寿已高,我只能给他做最简单的手术,尽量改变他的关节炎情况,让医首大人起码能减轻痛发病时的痛苦,还能让他行走自如,生活自如。”慕轻歌看着医首大人的关节情况如是说道。

    顾先生感叹:“那已经很好了。”要知道,这个病已经折磨自己父亲十多年了,一到潮湿冰冷的天启就难受得卧**不起,整个人都动不了,他们年轻一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今日来这里一趟,想不到竟有如此大收获!

    真是来得太值了!

    几人用完晚膳,慕轻歌也不歇息,大家越聊兴致越高,慕轻歌正想带他们去自己府中的手术室看看,有人进来跟管家说了一声什么,管家皱了皱眉,然后看向慕轻歌。

    “怎么了?”慕轻歌问。

    管家看着慕轻歌,脸色有些迟疑,慕轻歌拧眉:“何事?直说无妨。”

    “王妃,外面有人找您。”

    “找我?”慕轻歌眸子一转,“可是段王爷段王妃?”

    “是的。”管家皱起了眉,脸色非常不好看,道:“两人在府门外求见您。”

    “不见。”慕轻歌方才的笑脸立刻拉了下来,一点面子都不给:“让人告诉他们,我是不会再出手医治段世子的,让他们另请高明吧。”

    哼!还有脸过来再请她?

    要知道,上辈子即便是别人给几个亿,都未必能请得动她,如今她一分钱不要,就想从他们手里买一点消息。

    结果,他们是怎么报答她的?

    慕衬眉口中那六个如此重要的消息,他们连提都没给她提过!

    至今没有给过她任何一点线报!

    想空手套白狼,门儿都没有!

    “王妃,这一次前来的不止他们。”管家一张脸绷着,显然在隐忍着怒气:“一起前来的还有红药谷谷主他们前来求见医首大人。”

    求见医首大人?

    慕轻歌不懂了,红药谷谷主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夹着尾巴窜逃,有多远滚多远的时候么,怎么敢如此大方见医首大人?

    难道就不怕身败名裂?

    hp:bkhl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