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八章 我要衍化六道


    在看清楚宁城背后的造化神枪后,踏幕的语气忽然激动甚至客气了许多,“不知道道友贵姓?”

    “宁城。?壹?看书·1?k?a?n?s?hu·cc”见踏幕的目光落在自己背后的造化神枪上,宁城就隐约猜测到了一些。

    果然,听完宁城的话,踏幕就跟着说道,“宁兄,圣域河之所以被秦幕天重视,因为你猜测的不错,这里的确是光暗宇宙的宇宙之面。”

    “光暗宇宙只能从这里离开?”宁城心里大喜。

    踏幕淡声说道,“如果你有本事,任何地方都可以离开光暗宇宙。你抬手就能撕裂宇宙的任何一个地方,又何谈宇宙之面?若是没有实力,想要离开光暗宇宙,只有圣域河。”

    宁城没有问踏幕关于迦量山永望深渊底的事情,他估计那个地方连踏幕都不知道。既然他现在无法弄明白永望深渊的原因,将来终究有一天,他可以弄清楚永望深渊是怎么回事。

    “我要借道从圣域河离开。”宁城再也懒得和踏幕多啰嗦,直截了当的说道。

    踏幕早就知道宁城的意思,很是干脆的说道,“可以,而且我要告诉你,如果没有我的帮助,就算是你杀了我,你也无法离开光暗宇宙。除非有一天你能和秦幕天一样,轻松撕裂光暗宇宙的宇宙之面……”

    “秦幕天可以撕裂光暗宇宙的宇宙之面?”宁城震惊问道,他是真的被震住了。秦幕天很强他猜得到,可是撕裂宇宙之面,这也强大到太离谱了吧?

    踏幕淡淡的说道,“我说的是当年他离开的时候,现在他的实力,恐怕早就不是当年可以相比。”

    宁城沉默下来。如果秦幕天真的如踏幕说的这么厉害,那他见过所有的人都不是秦幕天的对手。

    包括了紫霄道人,还有邢曦。壹??看书ww看w?·1?·cc

    “他离开光暗宇宙去了什么地方?”沉默良久后,宁城还是问道。

    踏幕抬头茫然看了一眼,半晌后也不知道是回答宁城的话。还是自言自语,“他去了什么地方?就算是我离开圣域河,能逃出他的手心?”

    宁城知道不能让踏幕犹豫了,如果踏幕犹豫下去。他说不定更麻烦,“踏幕道友,无论你离开圣域河是不是能逃出秦幕天的手心,有一点可以肯定。你离开后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你留在这里。你半点生机也无。”

    踏幕说如果没有他的帮助,自己就算是杀了他也无法离开光暗宇宙的话,宁城是相信的。

    果然在听了宁城的话后,踏幕精神一振,“宁兄,你说的没错,我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离开后还有一线生机。秦幕天这个杂种,没想到你会来这里,更不会想到你还有开天铁母融合五行神水炼制的攻击法宝。宁兄。只要你用你的法宝轰断我身上的禁锢魂芒,我就能帮你离开这里。”

    宁城早就知道踏幕要提这个要求,他毫不犹豫的说道,“这自然可以,我帮你解困,你指我离开。”

    “你跟随我来。”踏幕说完,身形一闪,化成了一道波纹消失在了珊瑚之中。

    宁城毫不犹豫的一步踏入。

    踏入珊瑚之中后,宁城就知道这是一个虚空阵门。果然他落下后就看见了一番完全不同的场景,他现身在一个金碧辉煌的豪华大殿门口。

    “你住的地方不错。”宁城看着前面的踏幕淡声说道。

    踏幕冷笑一声。“你进来后,就知道我住的地方是不是不错了。”

    宁城跨入大殿,一道道道韵束缚气息传来,宁城当即就明白了踏幕的话。?要?看书·1?k?a书n?shu·cc这里就好像圈养猪猡一般。根本就不能修炼。

    踏幕的声音传来,“若不是我还留了一点手段,最后凝聚出自己的规则,开始炼化圣域河,我除了在这大殿中等死之外,毫无办法。”

    宁城没有说话。任谁被锁在这个地方不能修炼,不能离开,每天数着岁月过日子,都是煎熬,甚至比任何酷刑还要煎熬。踏幕能凝聚自己的规则,挣脱这种大殿束缚,也算是惊才艳艳了。

    “你跟我来吧。”踏幕带着宁城穿过金碧辉煌的大殿,来到一条完全由水纹组成的阶梯上。

    沿着这阶梯行走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后,宁城看见了一片泛着鱼纹光芒的波纹。

    “这是光暗之心的那片圣域河面?”宁城问道,他感觉的出来,这片泛着鱼纹光芒的波纹,就是当初他在光暗之心跨入第三步后,光暗宝树后面的圣域河面。

    踏幕点点头,“看样子你果然去了光暗之心,没错,你看见的的确和光暗之心的圣域河波纹是同一片地方。不过当初如果你敢从那个地方进入,这波纹会将你撕裂成为碎渣。”

    宁城没有去反驳踏幕的话,秦幕天能撕裂宇宙,的确可以碾压他。不过秦幕天人不在这里,他布置下的手段就想要随随便便将他撕裂成为碎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种事情,他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见宁城不说话,踏幕继续说道,“你看见光暗宝树了吧?那也是秦幕天故意留下来的。任何能看见光暗宝树,甚至可以夺取光暗宝树的人,都是光暗之心的佼佼者。这种人的道则用来滋补光暗宝树,那是最适合不过。”

    宁城顿时皱眉,“光暗宝树不是为了光暗宇宙存在?”

    在宁城看来,光暗宝树是光暗宇宙的象征,光暗宝树的存在,将不断净化光暗宇宙的天地规则。

    踏幕讥讽的说道,“光暗宇宙是秦幕天的东西,他岂能给光暗宇宙那些蝼蚁受益?光暗宇宙没有轮回,任何人陨落后,灵魂和散逸在天地间的道则都会被光暗宝树吸走,壮大光暗宝树。所以就算是我在圣域河不吞噬那些陨落强者的道则,他们散逸的道则也会被光暗宝树卷走。”

    “好厉害。”宁城吸了口气,果然是越强越狠辣,为了至尊大道,一切生灵在他们眼中都是蝼蚁。

    踏幕平静说道,“这算什么厉害,这片波纹被光暗宝树镇压,又有我的神魂融合。任何想要从这里离开的人,都会化成光暗宝树的一部分道则。而每一次有人从这里被光暗宝树吞噬,我的魂魄就会和光暗宝树更为融合一些。”

    “终究有一天,你会变成光暗宝树的一部分?”宁城接口问道。

    踏幕点点头,表情依然很平淡,“你说的没错,这一部分不是宝树的树灵,而是宝树的一份道则。所以,我不能让任何人从圣域河离开。但你说的对,如果我不弄断禁锢住自己的神魂灰芒,我是半点机会都没有。如果我弄断了离开这里,我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宁城看着踏幕语气慎重的说道,“踏幕,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就在这里等我数日。数日后,我或者会从这光暗宝树存在的地方下来。”

    “你想去夺取光暗宝树?”踏幕终于动容惊道。

    宁城斩钉截铁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要去夺取光暗宝树。”

    之前宁城没有觊觎光暗宝树之心,一个是以为光暗宝树是整个光暗宇宙的东西,第二光暗宝树对他的作用没有了那么大。他自己刚刚凝聚了自己的世界,知道世界中如光暗宝树这种东西有多珍贵。既然知道光暗宝树不但无法为光暗宇宙带来益处,还在不断的吸收光暗宇宙的天地道则,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带走光暗宝树?”

    “你知道秦幕天的厉害吗?就算是秦幕天不在这里,他的光暗宝树恐怕你也拿不走。”踏幕盯着宁城说道。

    宁城淡淡一笑,“我就是知道秦幕天的厉害,才要拿走光暗宝树。”

    这句话宁城没有瞎说,秦幕天不在这里,他拿走了光暗宝树,等于斩断了秦幕天的一臂。就算是他客气不拿走光暗宝树,那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让秦幕天将来的实力更甚。也许有一天,他要面对秦幕天。

    见踏幕还在不敢相信的愣神,宁城索性说道,“踏幕道友,如果我不拿走光暗宝树,按照你的说法,就算我帮你斩断了神魂灰芒。你的气息依然会留在光暗宝树之下,秦幕天回来,也许转眼之间就可以捏住你再次带回这里。”

    “你提醒我这些,就不怕我突然反悔不愿意送你离开吗?而且就算是你拿走了光暗宝树,恐怕我也无法不留下气息走掉。”踏幕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

    宁城平静道,“踏幕道友,这正是我要和你商量的第二件事。我希望你走的时候,留下圣域河,仅仅带走自己的大道道韵即可。”

    “留下圣域河?”踏幕不敢相信的看着宁城,他炼化圣域河无数年了,好不容易来到这一步,岂能说留下就留下?

    宁城盯着踏幕说道,“踏幕道友,有一句话叫着不舍不得。你舍弃了圣域河,你或者会得到更多。至少我保证秦幕天不能再找到你的踪迹。”

    “那不可能,只要圣域河还在,秦幕天就可能找到我。”踏幕毫不犹豫的摇头。

    宁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因为你留下圣域河后,圣域河就不在了。”

    “为何?难道你要拿走圣域河?”踏幕疑惑的盯着宁城。

    宁城傲然道,“我不是要拿走圣域河,我要衍化六道,将圣域河变成六道轮回,成为光暗之心的轮回界。”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