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九章 收光暗宝树


    踏幕盯着宁城看了半天,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宁道友,你能凝聚自己的规则衍化世界,可以说已经站在了最巅峰的地方。我相信将来终究有一天,你能做到你刚才说的,将圣域河化成六道轮回。但是现在,你知道什么才是轮回界吗?你知道构建轮回界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吗?”

    宁城没有说话,抬手祭出了第一奈何桥和第二望乡桥。

    两桥祭出,道韵滚滚。奈何桥和望乡桥还远远不到轮回程度,可是那阴风血海已经告诉了踏幕,这里才是阴魂应该去的地方。宁城也同样通过这两桥告诉踏幕,我能凝聚出奈何桥和望乡桥,我就能够衍化出轮回道。

    “踏幕道友,七桥你见过没有?若是你同意我的话,我可以在圣域河构建七桥。衍化轮回通道,我说过我可以做到。若是你还不相信我的话,那我拿走光暗宝树后,咱们各走各路。你是否带走圣域河,和我毫无关系。”宁城说完抬手卷起奈何桥和望乡桥。

    踏幕震撼的看着宁城祭出双桥的所在,就算是他在不明白,也知道这的确是构建轮回界的手段。宁城祭出这种手段,那就表明,宁城有是真的有这个能力构建轮回界。

    宁城也没有吹牛,如果换成他没有跨入第三步之前,他这话就是吹牛。现在他凝聚出自己的规则,连自己的世界都衍化出来了。哪怕七桥神通,他还缺少第七轮回桥,事实上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之前他是没有办法,现在他可以用自己的规则凝聚出第七桥,推衍出第七轮回桥。

    宁城要帮助光暗宇宙构建轮回界有三个原因,第一他要拿走光暗宝树,这轮回界也等于他帮助光暗宇宙做的一点事情。第二在光暗宇宙构建了轮回界,光暗宇宙将渐渐和秦幕天不再关联。否则的话,光暗宇宙终究是秦幕天的后花园。整个光暗宇宙中的人,都等于秦幕天圈养的畜生,想杀就杀,想炼化就炼化。

    他在光暗宇宙好歹还有几个朋友,不说农惜弱和棠华,就是留在这里的望也和他有交情。

    第三就是他要借助在光暗宇宙构建轮回界,衍化第七轮回桥,完善他的七桥神通。

    “踏幕道友,虽然我辈修道不拘小节,为大道不会束手束脚。但是浩瀚宇宙,冥冥心道之中,还是有因果相连。若是踏幕道友相信我的话,就和我联手构建光暗宇宙的轮回界。也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大道更是宽敞。如果踏幕不信我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不过光暗宝树我是要定了。”宁城再说了一句。

    无论踏幕会不会认同他的话,宁城都不会再劝说半个字。至于踏幕在光暗宇宙造成了多少杀戮,那和他毫无关系。

    踏幕深深的吸了口气,“宁兄,我相信你的话。若是你真能收走光暗宝树,我就和让出圣域河,和你联手,构建出光暗宇宙的轮回界。”

    “好,既然如此,那踏幕道友请在这里稍候……”宁城说完,抬手撕裂了眼前的虚空,整个人一步跨出消失的无影无踪。

    踏幕看见宁城消失的地方,倒吸冷气。他知道宁城很强,但这也太强了吧。直接撕裂了圣域河的界域?

    圣域河是他炼化的地方,也等于他的界域,宁城说撕就撕了?难怪他敢来到这里,不惧自己动手。若是他真的对宁城动手,恐怕他踏幕早就神魂俱灭了。此人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比秦幕天弱。

    ……

    宁城此时已经再次遁往光暗之心,他没有踏幕说的那么厉害。在他刚刚进入圣域河的时候,他还真的不能撕裂的圣域河界域。后来在他摄取了踏幕的道韵河水,又跟着踏幕进入大殿,看见了那波纹宇宙之面所在后,宁城已是可以撕裂踏幕那并不完善的界域了。

    ……

    光明天和黑暗天每一次大战都是历尽数年,最后打的天昏地暗,无数强者陨落,才不得不慢慢休战。

    而这一次大战,才刚刚起来,甚至还没有完全形成,就被宁城打断了。

    在光明天,宁城做的还不仅仅是这一件事。不但光明圣主莒尽的洞府被宁城铲平,五色裂星弓也被宁城夺走。

    若是在以往光明天发生了这些事情,光明圣主早就咆哮如雷了。这才不但光明圣主没有任何声音,就连那十大道君中的人回来,也没有一个人多提宁城一个字。

    至于尤氏,在宁城杀掉尤洗后,短短时间就日薄西山,开始退出光明圣域。

    光明天平静无波,倒是前往光暗之心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在光明天有一种传言,那就是宁城之所以短短时间变得如此强大,是因为宁城去过光暗之心。甚至有人看见宁城去光暗之心的飞行法宝。

    无论是不是因为这种传言,光暗之心的人的确比往昔多了数倍都不止。

    同样宁城的实力,也比起当初来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别人需要数月才能横跨的路途,他短短一步就直接跨过。光暗之心外围再多的人,也很难发现宁城的踪迹。

    光暗之心外看起来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宁城来到光暗之心外后,几乎是没有半点停留,直接就跨入了光暗之心深处。

    正如他所料的一样,他没有看见伊温茂。宁城并不担心伊温茂会夺走光暗宝树,以伊温茂的实力,想要拿走光暗宝树,恐怕还不够。

    一进入光暗之心后,到处都是混乱的规则气息。只是宁城周身的护身道韵规则早已是他自身凝聚的,光暗之心那狂暴的道韵碾压过来,根本就无法吞噬宁城周身的半点道韵。

    宁城来过一次这里,他知道只有衍化出世界的时候,光暗之心才会因为显现。

    宁城抬手挥出一道道新的道韵规则,开始模拟世界的衍化。对于已经跨入第三步的宁城来说,凝聚规则衍化世界也只是小事而已。

    果然,在规则开始凝聚衍化的时候,一道彩虹升起,在这彩虹之后,是一株黑白道韵环绕的巨树。

    这一次宁城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光暗宝树。光暗宝树之前的彩虹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真实存在的是一道强大的防御禁制。

    宁城没有半点犹豫,一步踏前,同时造化神枪一枪轰向了那一道彩虹。

    “轰……”造化神枪轰在彩虹的阵基之上,仅仅一枪,彩虹就裂开了一道缝隙。一道几乎可以融化天地间一切的道韵气息卷来,宁城根本就不等这一道气息锁住他,整个人就化成了一道光芒,消失在这缝隙之中。

    就算是秦幕天布置彩虹禁制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有人能一枪撕裂彩虹禁制。

    要一枪轰碎彩虹禁制,除了要有绝世的阵道修为之外,还要有一件绝世的法宝。就算是这样,只要一次无法轰碎彩虹禁制,光暗宝树也不会等第二次攻击,就会自动隐匿起来。

    宁城的造化神枪是开天铁母外加五行神水炼制而成,加上宁城对阵道的理解和他自身的实力,竟然只是一枪就轰开来彩虹。

    一道道清晰到极点的光暗规则气息渗透过来,宁城确认是光暗宝树无疑,他毫不犹豫的抓出一把阵旗丢了出去。

    宁城丢出的阵旗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化成了虚无,光暗宝树之下的圣域河波纹突兀卷起,带起一道道的光暗规则束缚裹向了宁城。

    宁城整个人为之一顿,下一把阵旗竟然丢不出去。

    眼看光暗宝树就要在这无尽光暗规则的束缚中隐去,宁城周身道韵席卷,自身道韵挣脱束缚,疯狂的一指点出。

    他绝不能让光暗宝树隐去,一旦光暗宝树隐去,攻击他的力度估计要强大数倍都不止。光暗宝树在这里,最初的攻击,肯定要顾及到光暗宝树。

    同一时间,在圣域河底的踏幕浑身一震,一道道道韵气息疯狂的涌入宇宙之面的那波纹水面之中。

    换成没有和宁城交易之前,踏幕肯定是调集整个圣域河的道韵规则疯狂涌入,帮忙将宁城锁定干掉。

    但此时踏幕疯狂的控制自己的道韵气息,甚至丢出一道道阵旗阻止自己融入那宇宙界面的波纹水面中。

    他就算是不能帮助宁城,也绝对不能帮助秦幕天。

    “轰……”破则指轰在了那疯狂涌来的光暗规则气息中,光暗规则略微一顿,光暗宝树隐去的速度也缓和了下来。

    宁城知道这肯定是有踏幕在帮忙,否则的话,那波纹水面的道韵不会突兀的止住了强势的涌来。

    这不是感激踏幕的时候,宁城自身界域中的道韵规则犹如决堤之水一般,化成了一道又一道的道则气息。

    当这些道则和涌来的光暗规则轰在一起的时候,宁城再次一枪轰出,无痕塌空。这是属于他自己规则凝聚出来的神通,无痕塌空。

    一道道几乎形成实质的光暗规则被撕裂,无痕塌空形成了层层错位空间,这些错位空间将撕裂的光暗规则气息卷走。

    宁城知道时机已到,他再次抓出一把阵旗丢出。隐匿的光暗宝树忽然顿住,宁城周身规则凝聚,道韵轰鸣,强大的力量在规则之中震颤。

    随即那光暗宝树被阵法卷走,以最快的速度带入了宁城自己的界域当中。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老五再请求月票支持造化之门!)手机用户请访问m.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