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出门应对
医首大人拧眉:“求见老夫作甚?”

    慕轻歌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说清楚。”

    管家冷冷道:“他们说段世子整个人忽然发生强烈疼痛,痛晕了又醒,醒了又晕,怀疑是王妃用药有误,让医首大人出面帮他们主持公道。”

    “用药有误?!”慕轻歌一听,瞬间炸毛了,拍案而起,怒道:“当初我走的时候,是谁各种求我回去医治的,如今我不肯,倒是变着法子来坑我是不?”

    “王妃,他们显然是不怀好意。”管家将外面的情况告知他们道:“段王爷段王妃莫约半个多时辰前便过来府门口求见了,但是府中人都知道您不想见他们,他们不得门而入,便不断的在外说您各种的不是,不但宣扬你不懂医装懂,还心狠手辣,记恨段世子当初抛弃,故意毒害段世子,其中还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掺合进来,混在人群里起哄,如今才多久,现在我们府外面便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了,显然是故意想将此事闹大。”

    丫丫的!

    慕轻歌咬牙切齿,“他们到底想在这里耍什么花样?”这件事闹大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容珏由始至终很冷静,半响抬眼看向管家,冷冷道:“就他们四人来?”

    “非也。”管家眸子一闪,“秦小姐和程先生也来了。”

    “他们也来了?”慕轻歌想想秦子清和红药谷谷主的关系,想到红药谷谷主当初夹着尾巴逃走的模样,再到现在的堂而皇之上门威胁,越发觉得这件事的不单纯了,“他们六人是一起前来,还是分批前来的?”

    管家问一下之前给他报告事儿的下人,答道:“一起前来的,据说红药谷谷主师徒,和程先生师徒,是段王爷段王妃请来当鉴定人的。”

    好两对鉴定人!

    红药谷谷主名声响彻整个天启,又有皇后撑腰,影响力甚大。程先生的药堂在皇城信誉越来越好,再加上如今和皇室走得很近,又有程家神医名头在外,两人如果同时站在段王爷这一边,即便是医首大人帮她,恐怕也不能令人信服!

    即便是旁观着都能看出事情的严重性,顾先生皱眉道:“不知珏王妃打算怎么办?”

    “出去应对吧。”慕轻歌冷静思考一下,道:“他们此次前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我这样在府中呆着不出去应对,别人还会以为我做贼心虚,反正我身正不怕影斜,他们如何污蔑我,我便加倍反击他们,看到时候谁丢脸!”

    医首大人赞赏颔首:“好一个身正不怕影斜,老夫赞同珏王妃直接面对,别让他们以为你怕了他们!红药谷谷主和程先生乃我后辈,未曾领教过他们的医术,倒是听凡仙提过这两人最近在皇城风头大盛,原本还想着会一会他们,今天真是凑巧了!让老头子见识见识他们真正的才干。”

    “王爷王妃,那老奴前去请他们进来?”管家询问容珏的意见道。

    “干嘛要请他们进来?”慕轻歌撇嘴,“我们珏王府只请想请的人进府,其他人不配让我们招待。”那些人浑身坏主意,,让他们进来,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什么事来呢!

    容珏颔首赞同:“歌儿说得没错,不能让他们进来,要谈便一起去甄喜楼谈。”

    “是。”管家应道:“老奴这便让人备好马车。”

    容珏点头。

    慕轻歌抱起小屁孩,亲他一口,“你不去里,乖乖留在府上午睡可好?”

    “不好!”姬子琰拒绝道:“我要和你一起去,这样的场合怎么能少得了我?”

    慕轻歌没办法,只能待他一起去了。

    顾家三人,再加上珏王府一家三口,六人一起出门。

    珏王府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段王爷段王妃,程先生秦子清,还有红药谷谷主师徒,都齐齐往这边看来。

    容珏气场强大,又最出色,他一出现,几人的视线都停留在他身上,但慕轻歌能感觉到,秦子清由始至终目光都逗留在她身上,不,应该是她的肚子上。

    她眯眸,朝她一笑。

    秦子清勉强的扯扯嘴角,很快的移开了视线,转而看向容珏,慕轻歌原以为她只看一眼,不料她盯着容珏,目光便移不开来,身子越来与痴迷。

    段王爷段王妃原本有些气焰的,但看到容珏的那一刻,瞬间静下来,“珏王爷。”

    容珏冷眸扫过几人,最后停留在段王爷身上,“段王爷,我们到甄喜楼谈如何?”

    “可以的可以的。”段王爷忙应道。

    容珏:“段王爷,这件事需要个认证,怎么不将段世子一起叫来?”

    段王爷心一虚,嘴上难过的道:“珏王爷有所不知,小儿如今已经昏迷不醒,难受得紧,不宜出门。”

    “不宜出门?”

    秦子清插嘴,浅笑着开口道:“珏王爷,段王爷段王妃说得没错,子清等前去看过段世子,情况确实非常不好。”

    容珏看也不看她一眼,看着段王爷段王妃,淡淡道:“段王爷段王妃,你们还是小心些为好,如果段世子情况当真如此严重,你们应该让红药谷谷主和程先生守在床榻前小心候着世子才是,如今两大神医都被你请来这里看热闹,段世子独自在府,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这话段王爷段王妃可不爱听,总听得又惊又慌,心里非常不好受,正要开口,慕轻歌便颔首道:“王爷说得有道理,为了段世子的安全着想,我们今天要不就不去甄喜楼了,直接去段王府,到段世子的房间看着段世子的情况谈如何?”

    一起前来的六人一愣。

    秦子清瞥一眼慕轻歌,“珏王府,你也是懂医的,应该知道病人喜静,去病人房间谈话,岂不是打扰到病人,令病情加重?”

    “秦小姐言重了。”容珏冷淡的瞥她一眼,“段世子情况如此严重,定然是晕得不省人事的了,怎么能听得进人说话?”

    容珏话罢,伸手从慕轻歌怀里接过小屁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搂住慕轻歌的肩膀,不容置喙的道:“走吧,去段王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