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容珏出手
=()=

    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在段王府门前停下了——

    段王爷段王妃率先下马车,并在容珏马车前候着,容珏抱着姬子琰下来,淡淡的瞥了一眼段王府的牌匾,道:“记得本王小时候也曾来过段王府。”

    段王爷一听,忙笑道:“是的,珏王爷好记性,那时候珏王爷也不过三四岁。”

    “本王记性是挺好的。”容珏不紧不慢的道:“想当初,本王差点死在了里面不是?”

    慕轻歌拧眉,看了容珏一眼,以前还发生过这样的事,他为何只字不提?

    段王爷段王妃顿时脸色大变,心头不断的发虚,忙赔笑:“当初府上简陋,下人也不多,没能仔细护着您,让您坠湖是段某的错。”

    “段王爷也不必太在意本王的话,本王只是随口一提罢了。”容珏说时,道:“如今阳光正是猛烈的时候,都进去吧。”话罢,容珏牵起慕轻歌的手,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便自在的率先进入府门。

    段王爷段王妃对望一眼,看着容珏的背影,只觉得冷汗都出来了。

    这件事都十多年了,当初容珏出事,险些丧命,若非得高人相救,就真的没命了。不过,这件事牵涉甚广,再加上当今皇后当时也病重,前皇后冰雪聪明一直没有主动开口追究过,容珏性子冷淡,也没有表现过什么,他们都以为那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的,谁知道十多年后,容珏竟然又提起来。

    他……这是何意?

    是给他们一个……警告么?

    红药谷谷主看着站着动都没动的两夫妻,眸子一深,含笑道:“段王爷段王妃,珏王爷都进去了,你们还想在这里站多久?”

    “对,这便进去。”段王爷看了红药谷谷主一眼,心定了些许,然后和众人一起进去了。

    众人来到段世子房间,段王爷一一请人坐下来,并让人送上茶水点心候着。

    慕轻歌看也不看一眼那些东西,瞟了一眼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显然陷入了昏迷的段世子,然后暗暗拧起了眉,原本以为段世子只是佯装出事,不过,她坐着一眼看过去,都能发现,段世子是真的昏迷了。

    而且,看他紫青的唇色,感觉病得还不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段王爷段王妃两人虎毒食子,为了一些目的,自己将自己儿子弄成这样?

    但是不对啊,段世子是两人唯一的儿子,没了他,段王府的香火就断了,两人又真的疼爱段世子,不可能是他们做的。

    但是,她开的药她自己也非常清楚,根本不可能会出这样的事!

    容珏扫了一眼整个房间,却不曾去看段世子一眼,便问段王爷:“段王爷,你怀疑本王的妻子用药有误,累得段世子发病昏迷,可有何证据?”

    “证据便是小儿。”段王爷看一眼自己儿子,心疼叹息道:“小儿只吃了按珏王妃的方子开的药,然后便变成这样了。不少御医来看过情况,却没有人有办法啊!”

    “歌儿替段世子开药医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何一直没事,今天歌儿说不动手术了,便忽然出事了?”容珏薄唇翘起,笑容却是冰冷的,“还有,歌儿与本王说过,动手术前可是叮嘱过莫要给段世子吃之前那些药的,也就是说段世子今天未曾吃过任何药,如何能判断他的晕倒与歌儿有关。”

    说得好!

    慕轻歌心里暗暗替容珏点赞。

    除了她,容珏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是不声不响的,能不说话便不说话,如今话一说,才发现他头脑有多清晰,处处能抓住问题的关键点!

    虽然,她从未与容珏说过她有叮嘱过段世子那些事宜。

    但显然是段世子前科太多,不配合的时候太多了,所以段王爷段王妃根本就不知道慕轻歌没有说过这一点,闻言讪讪的,正打算开口反驳,一旁的秦子清率先温声道:“珏王爷有所不知,段世子会变成这模样,并非一顿两顿药的事儿。”

    慕轻歌翘唇看着她:“秦小姐为何如此确定?”难道这和她有关?

    “这不是一眼便能看出来的事情么?”秦子清回了慕轻歌一句,便浅笑着对容珏道:“段世子的情况一眼看过去,便知是属于长期食用不正确药物,这些药物变成了****积累在体内,然后爆发出来的病症。”

    容珏冷冷清清地:“秦小姐,无论从哪方面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容珏的话就想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秦子清的脸上,她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脸色第一次如此难看,“珏王爷,子清以为,如此紧张的场合,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

    “那只是你以为。”

    秦子清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胸口压抑的厉害,心脏有那么一刻仿佛停止了跳动,她定定的看着容珏,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容珏扫了一圈众人,不容置喙的道:“本王时间有限,容忍亦有限度,程先生红药谷谷主,你们在医这方面在天启也算是翘楚,应该明白,在说什么话之前,都应该先让人诊断过情况再说,而不是像一个才学医没几天的人一样,只看一眼便狂然下结论,却根本无法医治。”

    慕轻歌好想笑,容珏这话简直是啪啪啪的打秦子清的脸啊!

    秦子清紧紧咬着下唇,脸都白了,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容珏以前在很多场合鲜少说话,这是第一次如此咄咄逼人。

    段王爷心头又虚又寒,忙问:“依珏王爷的意思是该如何?”

    “诊断。”容珏道:“在场懂医的,都诊一遍,然后各自写各自的见解,再根据自己的见解说话。”

    在场没有人反驳。

    “现在的年轻人确实不像话,说话太轻率了。”医首大人闻言冷淡的瞥了一眼所谓的天启第一才女,轻轻摇了摇头,再将视线转移到段世子身上,对段王爷道:“我顾某从来无需从别人口中得到病人情况,我只相信自己。”

    说时,他对顾染锦道:“推我过去,我给他号脉一番。”

    hp:bkhl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