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污蔑的证据
医首大人诊断完,皱了皱眉,便到一旁去写下自己的见解,红药谷谷主程先生等懂医的,也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一一开始诊断。

    其他人诊断完,脸色各异,不过,下笔都很快,看模样是结论明显。

    慕轻歌是最后一个去看了段世子情况的人,不过,她并没有把脉,而是弯腰,伸手捏住他的下颌,细细观看情况,然后又掀开他的眼皮,仔细观察他的眼珠。

    最后,她伸出两根手指,在段世子颈中脉搏一按,一探,然后轻笑了一下,没写结论与见解,静静的在容珏身边坐了下来。

    其他人看着她,暗暗拧眉,段世子情况如此严重,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特别是秦子清,看到慕轻歌的轻松的笑时,漂亮的眸子越发的暗了,布满阴霾,她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待会儿应该会哭得很难看吧!

    容珏伸手握着她的,问:“怎么样?”

    慕轻歌眨眨眼,“待会告诉你。”

    容珏扬眉,瞬间不担心了,也很懂她不再问一句,只是静静的配着她和姬子琰。

    看着异常和谐的一家三口,秦子清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了。

    一会之后,大家都写好了结论,医首大人道:“大家觉得,段世子现在是什么情况?”

    程先生和红药谷谷主对望一眼,程先生道:“谷主先请?”

    “好的。”红药谷谷主也没推辞,点一下头,也不去看自己手中写的东西,自信笑道:“李某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段世子这是中毒。”

    “确实是中毒。”医首大人点头认同,问:“何毒?”

    红药谷谷主不答,反问:“不知医首大人可曾看过珏王妃之前写给段世子医治的单子?”

    “见过。”医首大人一想起那单子,不由得一笑,“但是,老夫并没觉得有何不妥。”

    “医首大人当真如此认为?”红药谷谷主扬眉,显然不是很赞同医首大人的话,伸手拿起一直摆在桌面上的纸张,递给医首大人:“请医首大人认真看看。”

    医首大人结果红药谷谷主手中的单子,一看,发现依然是慕轻歌漂亮的字迹,药物名称一一浏览下去,也没什么问题,直到,他看到某三种和自己之前看的完全不一样的药物时,眉头狠狠的一拧:“怎么会是这三种药,珏王妃之前给老夫看的,她重新写的单子可不是这样的。”

    “哦?”红药谷谷主扬眉:“不知是如何的?”

    医首大人将那三种药说了出来,在场几人脸色各异,看向慕轻歌的眼底满是质疑:“珏王妃,莫非你给医首大人写的单子换了三种药?”

    慕轻歌翘唇,不语。

    “珏王妃,白纸黑字,是骗不过人的。”红药谷谷主叹息了一声,道:“医首大人,这张单子你觉得如何?”

    “不妥。”医首大人和顾先生一起道:“如果是这张单子,确实会有致命毒素积累体内。”

    “唉,李某也这样与珏王妃说过的。”红药谷谷主又叹息了一声,“可惜的是,珏王妃并不听,还认为李某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医首大人没理会红药谷谷主,那着那一张单子看向慕轻歌,皱眉道:“珏王妃,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单子有问题?”

    慕轻歌不慌不忙的,让顾染锦将医首大人手上的那一张纸递给自己,她接过,然后低头粗略的在纸张上一看,含笑点头,“这张单子,确实是我写的。”

    顾先生懵了,“珏王妃,那……”

    “先生莫急。”慕轻歌轻轻的打断他的话,转脸问程先生:“不知道大家可否将你们写的见解和结论,都给我瞧瞧?”

    红药谷谷主气定神闲的,大大方方的将自己手中的纸张递给了她,其他人则一一效仿。

    慕轻歌伸手接过,,纷纷对照看了一下,笑容越来越深了。

    “其实,大家写的,我都非常赞同。”慕轻歌笑容满面的将自己手中的属于各人的纸张递还给他们,“段世子确实中了大家结论上所写的毒。”

    “珏王妃,现在才赞同我们的话,是不是太迟了些?”红药谷谷主一听,双眸眯起,冷冷的道:“你身份比李某高,然而,要论医术,李某虽然不敢说自己有多精通多厉害,然而到底比一个年轻人多上几分经验。当初李某纠正你的时候,你却根本没有当回事,只坚持自己错误的结论。”

    医首大人和顾先生拧眉看着慕轻歌,一字都说不出来,感觉非常痛心,他们真的非常心上慕轻歌,却不料,事实却是如此的……

    慕轻歌看着红药谷谷主,正要开口,秦子清眸子轻轻一闪,便叹息道:“珏王妃,这次真的是你的不对了,之前一眼也看出来是毒素积累的缘故了,但你偏生不相信……”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便轻叹一声,一副慕轻歌无知,知错不改的模样。

    慕轻歌看着秦子清,又看看红药谷谷主,站起来,伸手将之前自己写的那一张单子拿到手上,挑眉道:“红药谷谷主,秦小姐,你们责备我是不是责备得太快了些?我都还没正式说话呢!”

    红药谷谷主拧眉:“珏王妃,事实都摆在眼前了,难道你还打算抵赖么?做人最重要的是诚信,人总会有过,只要你诚心承认错误,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会原谅你的,到时候想办法尽力补救就是了。”

    “谷主这话说得好,本王妃会好好的替谷主记着的。”慕轻歌道:“还是说回方才的话题吧,我虽然赞同大家这个结论,但是,并没有说,这毒是我造成的啊!”

    红药谷谷主一副忍无可忍的模样:“珏王妃,你还是不愿意承认……”

    “谷主,我没错,如何承认错。”慕轻歌轻笑,指着这张单子,道:“我也可以肯定,这张单子是我写的,但是,这三种药,却并非出自我手。”

    红药谷谷主脸色微变,“珏王妃,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竟然还要狡辩?”

    “事实?你们伪造的事实么?”慕轻歌轻哼一声,冷笑,转头过去政要和管家说话,秦子清这个时候不知为何,端着一杯水站了起来,然后脚下,不知为何一个趔趄,整个人连一杯水都往慕轻歌这边倒过来!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