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容珏亲自出手
慕轻歌眯眸,捂着肚子正要躲开,原本坐着的容珏动作更快,他将姬子琰放在椅子上,然后猛地起来,旁人几乎看不清他是如何移动的,只觉得他身子一闪,便一手搂住稳稳的搂住了慕轻歌的腰肢,将她护在胸前一旋,便将她移到了一侧!

    在他做这些动作时,秦子清手上的那一杯水恰好泼到了他后背来,他修长的腿朝往慕轻歌身上坠倒下来的秦子清一扫!

    “啊!”

    这一扫,恰好踹中了秦子清的胸口,她整个人向外飞走了几米,最后撞在房间的一柱子上,狠狠的坠倒在地!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在场之人都反应不过来。※%桑※%舞※%小※%说,

    唯一能看清楚的反而是姬子琰这个小孩子了,他看着秦子清狼狈的模样,大眼里满是兴奋,就差要拍手称快了!

    哇咔咔,哥哥就是厉害,随随便便出手,就能让这个想害小娘亲的人五体投地谢罪!

    “可有事?”容珏将慕轻歌搂紧怀里,动作轻柔的拨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眉宇紧蹙,“吓着没?”

    “我没事。”如果没怀孕,慕轻歌其实自己就能躲开的,只是,她有孕在身,做什么都想着肚子里的孩子,略微迟疑一下,所以才闪躲不及。

    见容珏眉头没松开,她查看一下那纸张,见没有任何问题便朝他勾唇一笑,“王爷,我真没事,这点事儿我还不至于害怕。”只要没伤着孩子,她没什么好担忧的。

    容珏见她脸Se红润,也不像是受到惊吓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皱着的眉并没有松开,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扶着她在姬子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才叮嘱道:“下次有不怀好意的人在,时刻要保持警惕,知晓么?”

    慕轻歌见他确实担忧,忙连连点头,“好。”

    呃,不怀好意?

    旁人听着容珏毫不避忌的话,纷纷一阵尴尬,不过也没敢随意反驳容珏的话,视线都转到了狼狈的倒在地上,嘴角泄出血丝的秦子清身上。

    “子清,你没事吧?”程先生忙走过去将她扶起来,有些担忧的问:“让师傅看看伤着哪了?”

    “师傅,我没事。”秦子清由程先生扶着坐了下来,虽说没事,但是容珏那一脚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刚说完她就轻咳了一下,然后又吐出了一口血,脸Se非常苍白!

    “还说没事!”程先生忙替她把脉,然后皱起了眉,“伤着肺部了,师傅给你吃几颗疗肺丹。”说着,便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两颗药让秦子清吃了。

    看着秦子清吃下要,程先生忍不住问容珏:“珏王爷,子清摔倒也不是故意的,她手上的茶水也并非故意泼到你身上来,你为何要对子清出如此重手?”

    秦子清捂住胸口轻咳着,绝美的水眸也看着容珏,里面藏着不为人知的痛苦绝望。

    她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对她动手!

    虽然不是说两人之间有多少交情,但是,他也不能如此对她啊!

    他不是从来都是事不关己,冷漠无情的么,为何此次为了另一个女子,众目睽睽之下伤她?!她也是女子,难道就不怕别人耻笑她欺负女子么?

    秦子清这么想着,捂住胸口的手紧了紧,其实,没有人知道,她这个动作并非因为肺部疼痛,她真正疼的,是心……

    容珏冷冷地:“程先生,本王要怎么做事,需要向你交代?”

    容珏语气太过强硬,程先生一怔,但还是忍不住为爱徒出头:“珏王爷,做事也要讲规矩讲公道的不是,子清只是不小心摔倒,并没想过会牵扯到珏王妃……”

    “她是故意的。”容珏根本懒得听他说完,坚定,不容置喙的的说了五个字。

    程先生气得紧,觉得容珏专制独断得很,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话,正要继续开口,秦子清便扯扯他的衣袖,对他摇摇头:“师傅,罢了,我无碍,珏王妃有身孕在身,珏王爷在意些也正常的。”

    程先生抿唇不语,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容珏是故意这样对秦子清的,他担心慕轻歌出事,只需要将慕轻歌接移到一旁去便是了,为何要在秦子清身上多加上一脚呢?

    如果因为秦子清倒在慕轻歌身上,慕轻歌出事了,他这样做还能说得过去,慕轻歌什么事都没有,他却做出这样的事来,实在过分!

    段王爷段王妃也觉得容珏出手过分了些,不过因为忌惮他都没有说话。

    红药谷谷主师徒眼神一闪,只顾盯着慕轻歌手里的纸张,都没兴趣参与进去这件事。

    看着他们,姬子琰撇撇嘴,这些人真是够过分的,要是小娘亲出事了,那就什么都迟了,他们恐怕也别想活在这个世上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么多的大人都想不到,真是笨死了!

    而顾家三人,虽然觉得慕轻歌欺瞒了他们,但是不知为何,相比之下还是比较喜欢慕轻歌,而且秦子清这跌倒实在可疑,所以,也没有站在秦子清这一边,反而问慕轻歌:“珏王妃,你可还好?”

    “我没事啊。”慕轻歌笑眯眯的,说时,她想起正事,晃了晃手里的那一张差点被秦子清用茶水泼到的纸张,招手对管家道:“拿我的药箱来。”

    众人看着那纸张,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不过,在场倒是有好几个人暗暗紧张了起来。

    管家打开了慕轻歌大大的医药箱,众人不着痕迹的的侧眸过去看,赫然发现里面码着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小药瓶,几种透明琉璃装着的液体,还有各种见所未见的工具,数量非常多。

    在场懂医之人一看,暗暗一惊,他们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未曾见过一个药物如此丰富的医药箱!

    这一次,真的算是开眼界了!

    顾家三人看着那些药瓶,之前看慕轻歌写得书的那种振奋的感觉又来了,不禁定睛看着。

    慕轻歌便扫了众人一眼,察觉几双眼睛暗暗的觊觎着纸张,便冷笑了一下,将纸张递给容珏,暗暗冷笑:“王爷,你先帮我拿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