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九章 道无捷径
    漫天的玄黄道韵炸裂开,玄黄碑被一指轰裂。玄黄孤燕心若死灰,曾经那不掘不挠,就算是轮回无数次,也要站在大道巅峰的意志,在这一刻完全垮塌掉。

    一直以来,他最自豪和依靠的就是玄黄珠。哪怕玄黄珠被宁城拿走,但是他依然认为他能够依靠玄黄碑站在巅峰。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修炼的是玄黄无相。这是至高无上的造化功法,来自玄黄珠。而玄黄碑更是玄黄珠中的象征碑,宁城哪怕拥有玄黄珠,只要没有玄黄碑,他就不算是完整的拥有玄黄珠,终究有一天,他可以夺回来。

    简单一句话,玄黄珠就是他的信仰,在失去玄黄珠后,他的信仰和寄托全部在玄黄碑上。而现在,宁城一指轰轰碎玄黄碑,他心里的一切大道都开始垮塌。犹如雪崩一般,完全倒了下来。

    这一刻,玄黄孤燕眼睁睁的看着玄黄碑化成无数碎片,再由无数碎片化成弥漫空间的粉末,然后消失在浩瀚的虚空之中,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他也许是没有能力去反抗宁城这一指,也许是不愿意去反抗宁城这一指。

    “这是为什么?”看着宁城这一指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玄黄孤燕无意识的喃喃问道。

    宁城明白玄黄孤燕的意思,他淡淡的说道,“因为你是玄黄珠的奴隶,而我却驾驭了玄黄珠,这就是差别。”

    说完这句话,宁城心头更是轻松。当初他刚刚获得玄黄珠的时候,一样是玄黄珠的奴隶,现在玄黄珠仅仅是他手中的一个世界,一个法宝,甚至是一片药园。

    “我明白了……”玄黄孤燕忽然顿悟,他眼里的不甘和疑惑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他输的无怨无悔,这没有任何好埋怨别人的。他比宁城更先拥有这个机会,而他却将这个机会浪费掉了。他不应该总是想着别人去帮他完善玄黄珠,如果再来一次,他必定会自己去完善玄黄珠,哪怕历尽艰辛,再用亿万年,他也愿意。

    他肯定当他再次完善玄黄珠后,他必可以领悟到其中的真谛。而他的机心和想走捷径,毁了他。道,无捷径。

    他没有后悔,因为他明白了这个道理,朝闻道夕可死,这就是他内心此时最真实的写照。

    “嘭”血雾爆开,玄黄孤燕化成了虚无消失在虚空之中。

    宁城淡淡的声音传来,“看在你能明悟的份上,我让你轮回。”

    说完这句话,宁城手指一拈,那一枚划破一切空间的建木钉在宁城身前缓慢了下来。不等宁城抬手将那建木钉抓住,秦幕天的黑白双薄钹幻化的黑白空间已经卷起建木钉消失无踪。

    秦幕天很清楚,宁城杀了玄黄孤燕,阻止了他的建木钉,他没有机会再对付宁城。

    宁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自语说道,“这曲菩圣佛果然有几下,两指拈花,我只是因为道随意走模拟出来的,却有偌大的效果。等那和尚明悟过无花可拈的道理,我还能不能挡住这一拈?”

    邢曦也收回了阿鼻剑,她深知宁城的实力,这次出手根本就是在试探。比起造化之门,她和宁城之间的恩怨根本就不算什么东西。

    只是试探结果让她心里愈发冰凉,当初在巫界的时候,宁城的实力就强大到了离谱。而现在她感觉的出来,宁城比之前更是强大了数个档次。尽管她也因为形成了自己的杀戮大道规则,实力暴涨,依然比不上宁城。

    宁城落在了星空轮上,他不是不想动手,而是不能动手。秦幕天和邢曦犄角而立,显然是准备和他搏命。此刻造化之门即将开启,在这个地方和秦幕天和邢曦搏命很是不智。更何况想要他性命的人太多,他已感受到了因果道君的气息。

    宁城的名头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知道他的人依然不少。现在宁城斩杀了玄黄圣主玄黄孤燕,更是让周围一片寂静。一些不欲在造化之门开启前惹事的人,已是启动飞行法宝,继续前往望山。

    至于翁百工更是浑身冰凉,他之前见到玄黄孤燕对宁城的态度,心里就有些发慌。而现在玄黄孤燕被宁城直接斩杀,还是一指轰杀,假如宁城要杀他,他能逃往何处?好在宁城并没有找他。

    “大家都散了吧,望山越来越清晰,造化之门眼看就要打开,没有必要聚在这里……”一个平淡的声音响起,跟着一名淡眉黑须的男子从一艘飞行法宝中走了出来,正是宁城之前一直在提防的因果道君。

    尽管很多人不认识因果道君,在看见因果道君敢在这个时候让大家散了,就知道此人很不一般。

    一场短暂的战斗,以玄黄孤燕被杀而结束。所有的人都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般,纷纷继续驱动星空轮,前往望山。

    ……

    宁城斩杀了玄黄孤燕,并没有觉得有多轻松。玄黄孤燕的实力甚至不如第一次造化之门开启的时候,连邢曦都远远不如,杀了玄黄孤燕,也只是减少一个暗中对付他的人而已。对造化之门的争夺,几乎没有半分影响。

    星空轮的速度加快,很快就越过了诸多的飞行法宝。经历了之前的一战,星空轮的速度再快,也没有人敢来啰嗦,或者是拦住星空轮。

    宁城的想法是能够早点到达望山,然后找到大道渊,提升他身边人的实力再说。

    数月时间一晃而过,星空轮周围早已没有了别的飞行法宝,但望山依然只能用眼睛看见。

    “萧兄,第一次造化之门开启,是在望山出现后的多少年?”宁城终于有些忍不住,向身边的萧心兮问道。

    萧心兮摇了摇头,“那一次我们只能在外围,我是跟随在命运道君身后的。造化之门开启的时候,我们的神识根本就扫不进去。那一战打了许多年,我估计应该是在望山真正全部显现后百年内开启的。”

    说完萧心兮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道,“有人说有顶级的飞行法宝才能在造化之门开启之前到达望山,但我又听说望山是越快越不能到。这两个说法我也不知道哪一个是对的。顶级的飞行法宝,自然是快啊,怎么越快越不能到呢?”

    听到这句话,宁城心头就好像有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一般,他绝不会认为萧心兮瞎说。有时候,就是欲速则不达。

    宁城很快就停下了星空轮,对星空轮中所有的人说道,“我要收起星空轮,望山很有可能是凭借自己的脚才能走过去,大家在望山汇合。”

    说完这句话,宁城更是确信自己没有弄错。前往望山,凭借的不是速度,而是感悟和机缘。也不是依靠别人带去,而是自己才可以走过去。否则的话,不会有造化之门开启后,有些人突然就到了望山。

    这一路行来,众人的实力都大有提升,但想要跨入第三步,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所有的人都渴望先到望山,然后再晋一级。现在宁城要求大家自己行走过去,更是没有人提出异议。有时候将路放在自己脚下,更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众人离开星空轮,互相打了一个招呼,各自前往望山。

    宁城在跨出第一步后心里更是确定,他的道还缺少了那么一点点。也许他跨过合界境,踏入造化境后,他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望山还有几步。不,那个时候望山就在他的脚下。

    宁城并没有急切的感悟和望山之间的距离,也没有急切的赶路。他在感悟望山为何一直走不到的道韵气息,这是一种凌驾于他所有感悟之上的规则气息。因为这种规则凌驾于他的感悟之上,所以他没有办法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孔载也没有想到,在下了星空轮后,他是众人中第一个到达望山的。当他站在望山脚下抬头也看不见望山山顶的时候,心里的那种震撼更是难以描述。

    他孔载好歹也是人王道君,经历过太多太多。他也没有看见过如望山这样磅礴无边的巨峰,远处他还能看见望山的一些轮廓,到了望山脚下,他抬头还是看不见望山的巅峰。哪怕他的神识再延伸出去,望山之巅依然在他的神识之外。

    孔载收回神识,他的目光落在了距离他数百丈之外的一条巨大深渊之中。那巨大的深渊中弥漫着无穷无尽的大道气息,清晰无比的规则和那甚至可以洗涤肉身灵魂的神灵气,让他再一次震撼。

    这就是望山大道渊?他还没有修炼,只是用目光看看,似乎就能感受到自己能在这里晋级。一旦进入大道渊修炼,那会如何?

    哪怕经历了第一次造化大战,心性淡薄了下来的孔载,此时也忍不住一步跨前,落向了大道渊中。

    还没有落下,他就看见大道渊中早已有人在修炼。没有人在意他孔载,孔载自然也不会去在意别人,选好了一个位置,直接开始冲击合界境。

    孔载刚刚走,又是三人来到这里,落在最后的正是虞青。虞青没有看见孔载,她同样感受到了望山的浩瀚之巅,也看见了远处的大道渊。那两名在虞青之前的男子,在看见大道渊后,和孔载一般,几乎没有半分考虑,整个人都化成了一道影线冲向了大道渊。

    虞青正想跟着冲过去,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收回了脚步,反而看向了望山之巅。数息之后,虞青不但没有冲向大道渊,反而向望山顶奔去,很快她的身形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