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清高的诡辩
一说到自己妹妹,顾飞霜便愣住了,双手在宽大的袖子下紧握成拳,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红药谷谷主不悦了,“珏王爷,李某的弟子死在你府上,你们不和我们道歉,反倒是借此来威胁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需要本王当众所说你的弟子为何会死在本王的府上么?”容珏不咸不淡的道。

    红药谷谷主一噎,想到那些事,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珏王爷,老夫认为,有些人不必与他浪费口水。”医首大人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冷冷的盯着红药谷谷主道:“有些人的品性根本就不配为为医,他的存在对医者来说都是一个侮辱!”

    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他竟然还不愿意承认,装作一副清高无辜,一副别人污蔑了他的模样,委实可恶!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决不会相信,名响天启的红药谷谷主竟然是一个跟街头地痞并没有任何区别的无耻之徒!

    “你们这些人联合欺负我师傅!”顾飞霜除了容珏谁也不怕,义愤填膺的怒道:“这是人多欺人少!”

    “这位小姑娘,你将所有人都骂了进去,真的合适么?”医首大人被她气得厉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生事的女子,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便有什么样的徒弟啊!

    “哼,不分青红皂白的侮辱我师傅的人,有什么好跟你吗说的?”顾飞霜冷说着,冷哼一声道:“师傅,莫要再在这里逗留了,我们回去吧!”

    “哟,不好好解释一番,不给一个交代,就这样走了?”

    红药谷谷主淡淡道:“珏王妃,该解释的都解释了,还请你莫要得寸进尺,抓住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不放。”

    轻歌闻言挑眉,懒得与他纠缠这些有的没的话,冷笑道:“红药谷谷主,我们都长了眼睛长了脑子的人,不是你说什么我们便相信什么的,有些事可不是一句清者自清就能揭过去的。”

    “况且,大家方才可都看到了的,段世子中毒的是跟我之前用药一点关系都没有,而由始至终,和我有过过节的人便是你。况且,段世子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如果再没有人救治,怕是要弄出认命的,你想走便走,是不是太不将人命放在眼内了?”

    “珏王妃,你这是要逼李某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了么?”红药谷谷主脸色微怒。

    段王爷段王妃听到慕轻歌的话也反应过来了,“谷主,你确实不能就这么走了,这件事你的嫌疑最大,今日,你必须先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顾飞霜看这情形,顿时急了,“是一定要逼着我师傅认罪才甘心是么?需不需要请皇后娘娘来替你们主持公道一番?”

    这话一出,在场很多人都暗暗变了脸。

    整个天启,谁人不知红药谷谷主是当今皇后的恩人,他有皇后娘娘撑腰,他们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红药谷谷主眸子一转,脸色淡定了些许,嘴上却道:“飞霜,不得拿皇后娘娘压人,如果段王爷段王妃真的觉得李某是最大的嫌疑人,你们可以报案,李某愿意随时配合调查。”

    其实,事实如何,在场之人都明白得紧,他越是摆出一副公正的模样,众人便越觉得恶心。

    最气愤的人莫过于段王爷段王妃了,原本好心好意的答应他的请求,让他前来看看自己儿子的恢复情况,结果却想不到自己儿子却变成他掰回面子的筹码!

    自己儿子原本快要好了,被他插这么一脚,不但弄得慕轻歌不愿意再替自己儿子医治,如今还落得中毒快死的下场!

    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了,如果他死了,他们后半生还有什么指望?

    狗急了都懂得跳墙呢,更何况他们是人!

    两夫妻冷笑着对望一眼,“顾小姐,请莫要用皇后娘娘压我们,公道自在人心,这件事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我们即便是吵闹到皇上那里去,也奉陪到底!”

    他们能搬出皇后娘娘,段王爷是皇上身边的权臣,自然也能搬出皇上来。

    红药谷谷主脸色变了变,不过并不理会,哼一声便想走。

    “谷主,你想去哪里?不是说要配合调查么?”段王爷冷冷的叫住他,“既然谷主答应配合调查,我们很是感激,所以,在调查的人未曾过来之前,还请谷主莫要贸然的离开这里。”

    顾飞霜瞪眼,他……的意思是真的要因为这件事告她师傅了?

    红药谷谷主也想不到,眯眸道:“段王爷,李某愿意配合,不过,如果此事冤枉了李某,李某可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段王爷道:“红药谷谷主,是你开口说要配合调查的,如今这样威胁本王是何意?”

    红药谷谷主冷冷抿唇。

    医首大人开口道:“段王爷段王妃,你们当初上珏王府门前如此大吵大闹,弄得皇城人人都以为珏王妃德行不佳,是不是应该给珏王爷珏王妃致歉一番?”

    “是,医首大人提醒得是。”段王爷段王妃闻言拱手弯腰向慕轻歌和听容珏赔礼道歉,让慕轻歌原谅。

    慕轻歌早便看透他们的本性了,并没有将他们的致歉当回事,正要开口,将离从外面走进来了,有些迟疑的看着慕轻歌。

    慕轻歌皱眉,“怎么了?”

    “王妃您出来一下,我们外面谈。”将离脸色有些凝重。

    慕轻歌不明所以,看了容珏一眼,他好像眼底也有点疑惑,于是抱起孩子拿好东西便对顾家三人道:“医首大人,我们有事要先走一步,怕是不能和你们一道会珏王府了,请见谅。”

    “没关系,珏王妃你们有急事便去忙。”

    慕轻歌和容珏点点头,转身就走。

    “珏王妃请留步!”段王爷忙叫住她,“不知你可否能解小儿身上的毒?”

    慕轻歌点头,“能解啊。”这毒对他们来说很难,对她却来说却也只是一般的毒罢了。

    段王爷段王妃面露喜色,“那……”

    “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慕轻歌回过头来,不咸不淡的道:“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出手了。”

    话罢,不理会他们瞬间没有了人色的脸,径自离开。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