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容擎之呕血昏迷
出去了外面,慕轻歌便问将离,“到底何事,找得我如此着急?”

    将离看了一眼容珏,有些迟疑。

    “难道和王爷有关?”

    “不是……”

    容珏拧眉,“莫要吞吞吐吐的,看你这脸色,便知道事情重大,你尽管说便是。”

    “是。”将离闻言,这才对慕轻歌道:“王妃,是擎亲王,他府中的管家方才来府上找您,说擎亲王这几天都在呕血,今天早上呕的血量非常大,呕完便晕过去了。”

    “呕血?还晕过去了?”慕轻歌吃了一惊,“他的病情怎么恶化得如此厉害,我不是有开药给他,尽量遏制病情的变化了么?如果好好吃药,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属下也不知晓。”

    慕轻歌还是有些担心:“皇叔的管家如何说?”

    “管家完全慌了,说话也说不清楚,就说找您。”

    “那他人现在在哪?”

    “在我们府上。”

    容珏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只是淡淡道:“那我们回府吧。”

    几人回到府上,进去道招待客人的厅子,便见一个中年男子在厅子里坐立不安的走来走去,听到门外有响声忙转过头,看到慕轻歌疾步跑了过来,扑通的一把跪下:“珏王妃,求您救救我们亲王啊!”

    “莫要跪着,起来说话。”慕轻歌让他起来,“快跟我所说情况。”

    “亲王最近精神越来越不好,整个人瘦得厉害,宫里的御医都来瞧过情况了,然而他们只说胃疾,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无论老奴给亲王煎多少次药,亲王身子还是在一点点的变差。”

    “你最近一直在煎药给他吃?”慕轻歌皱眉,一顿不能吃两种药,如果容擎之吃管家煎的药的话,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吃她开的药了。

    “对啊,一天三顿的煎。”擎亲王府的管家道:“亲王也很配合,每一顿药都定然喝光,但不知为何,就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情况越来越严重。”

    果真没吃她开的药啊!

    慕轻歌无奈掩面,非常不明白,容擎之为何不吃她开的药,明明她之前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而且,每一次他都准时过来拿药的。

    前几天他还过来拿药来着,虽然她有事,最近两次药都并非是她亲自交给他,但听管家说他虽然瘦了些,但是气色还不错的。

    这才多久,病情便恶化成这样了呢?

    “你怎么会想到来找我?”慕轻歌忍不住问擎亲王府的管家。

    “亲王这段时间都与老奴提起过您,晕过去之前,开口说想找您过来。”擎亲王的管家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迟疑的,他说完,正要说其他的,却立刻感觉到整个厅子都变冷了。

    容珏看着擎亲王的管家,冷冷道:“本王很好奇,皇叔为何要时常跟一个下人提起本王的王妃。”

    擎亲王府的管家被容珏语气里的冰冷给吓到了,并且知道他误解自己的意思了,忙道:“珏王爷,奴才并非这个意思啊,亲王对珏王妃只是后辈的欣赏,绝不是那种僭越雷池的他念啊!”

    容珏冷哼一声,还是非常不高兴,慕轻歌扯扯他衣袖,无奈的道:“好了,现在可不是吃醋的时候啊。”而且,容擎之还是他皇叔,他吃谁的醋不好,竟然连容擎之的醋都要吃!

    容珏抿唇,没有做声,不过脸色还是很不好看。

    慕轻歌她对待感情本来就迟钝,她当容擎之是她皇叔,但是容珏却明白,容擎之不一定真的将她当作侄儿媳。

    他的眼神骗不了人的。

    他认识容擎之快二十年了,他知晓他是怎么的一个人。

    外界都在传他放浪不羁,每次在皇城没外出游玩在府上的时候,每天都能招惹女子找上门,只是,他真正招惹的,恐怕未必有一个!

    在皇家,他和他是最被孤寂的人,在对待感情这一方面上,也是最相似的。

    他招惹桃花无数,一个笑容便能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倒,然而,他那一双一笑便隐藏起来的眼睛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的凝视过一个女子!

    除了他的妻子。

    虽然容擎之掩饰得很好,然而,容擎之忘了,在他注视着慕轻歌的时候,他容珏也在注视着自己的妻子,他僭越的注视多了,总会有是露出破绽的时候。

    所以,他其实是很轻易的就发现容擎之在看向慕轻歌的时候,笑起来的眼睛的弧度都不一样的,里面多了一抹对别人笑时从来未曾出现过的温柔。

    所以,虽然他和他其实曾经同病相怜过,但如今两人却从来未曾真正的坐下来谈过一句像样的话。

    “好了,莫要皱着脸了。”慕轻歌见容珏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道:“我帮皇叔,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是你皇叔么,要不是有这层关系在你觉得我会如此热心?如此好说话?”像段世子,她在给他医治的时候没少故意折磨他。

    而她在医治皇甫凌天双腿的时候,则是做足了功课,尽量给他最快最轻松的医治。

    医治也是因人而异的嘛!

    也就是说,她帮助容擎之,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了?

    容珏从她话里领悟到了这一层意思,转头看向她,抓住她一只小手裹在自己掌心里,一字没说,不过,慕轻歌却明白,容珏没之前那么介意了。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容珏有时候吃醋吃得一声不吭的,不问她也不说,她猜不着只能干着急,又或者哄,有时候哄不好,还要亲几下才行。

    “现在,是谁在府中照料皇叔?”慕轻歌问擎亲王管家道:“可有大夫此刻关注着情况?”

    “有的,有几个御医在。亲王出事的时候老奴太急,没细想,没想到要请您过去给亲王看,而是第一时间让人前去通知太后和还进宫请了御医到府上。不过,后来仔细一想,想起最近有人传言您也懂医术,老奴便壮着胆子前来找您了。”

    慕轻歌点头,她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需要求证:“也就是说太后现在也在擎亲王府了?”原本还想给容擎之动手术的,但是,太后在,未必信她啊!

    本书来自/book/ht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