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想对策
“是的。”擎亲王府的管家点头道:“知道王爷出事,太后连饭都吃不下,皇上也来过一趟的,只是皇上日理万机,很快便走了。”

    慕轻歌捏捏眉,“太后什么时候会走?”

    “这个,老奴不知,不过,府中没有女主人,太后始终不放心,像是有意要住下来亲自看着王爷。”擎亲王府的管家自然对慕轻歌和太后不和略有耳闻,也知道她为何会这样问。

    不过,对于慕轻歌的医术,他其实也没有把握,只是,他曾听容擎之提过,忠勇侯双腿之所以能好,就是慕轻歌给医治的。

    当时他听了非常惊讶,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很快便忘了这一回事了。还是容擎之昏迷之前说了好几次慕轻歌的名字,还说了一个救字,他后来才想起,或许慕轻歌出手能救王爷也说不定。

    慕轻歌一听,顿时头疼了,问容珏:“王爷,这可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将让太后回宫没空出来?”太后在,别说她让不让她医治,给不给她与容珏进容擎之的府邸都是一个问题!

    容珏一下便明白她的意思:“你是想引开太后,然后借机给皇叔医治?”

    “对啊!”慕轻歌颔首:“你可有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将人引开再给皇叔医治到底不是好的办法,毕竟,有心之人太多,万一弄出个什么事来,恐怕我们会不好过。”

    “也对。”慕轻歌也觉得这样行不通,就想上辈子动手术那样,要给病人做手术必须要有亲人签名才行,作为容擎之的母后,太后是绝对有知情权的。

    如果她瞒着她给容擎之做手术,手术成功还好说,如若不成功,太后的怒火,恐怕不知道会殃及她身边多少人!

    擎亲王府管家道:“这个方法确实行不通,因为此次太后前来,也将蒹葭公主一起带来了,两人商量着,一起轮着看管照料王爷的。”

    慕轻歌一听,顿时明白了,“擎亲王府没有女主人,皇叔出事之后,便连一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了,所以,即使太后有事走开,也一定会让一个她身边的,非常信得过的人留下来主持大局的。”

    “对,珏王妃说得很对。”

    “得!”慕轻歌无奈掩面,“一个太后也就罢了,还来一个蒹葭公主!这可更难办了啊!”原本还能找一些事情出来吸引开太后的注意力,让她回宫,如今蒹葭公主也一起在擎亲王府,事情怕死更加复杂了,蒹葭公主可快要恨死她了!

    擎亲王府的管家一看慕轻歌和容珏沉默下来,顿时很心急:“珏王爷珏王妃,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救王爷了么?要不老奴努力的说服太后,让太火同意您替王爷医治?”

    “不行的。”慕轻歌可没那么乐观,“你说服不了太后的,太后对我可谓是讨厌自己,恨之入骨。”再加上蒹葭公主在旁,根本就不可能!

    “难道我们便不管王爷了么?”擎亲王府的管家老泪纵横,“王爷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一辈子就没过上几天安定快乐的日子……”

    “好了,先莫要想这些,我们一起想办法啊!”慕轻歌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脑子灵光一闪,“不如,我们请医首大人帮忙一下怎么样?”

    “医首大人?”擎亲王府的管家一愣,然后脸上一喜:“医首大人德高望重,天启鲜少有人的医术能比得上他,如果医首大人肯出面医治,应该有些胜算吧!”

    话罢,他想起什么,有皱眉:“不过医首大人并不在皇城中不是么,他应该还在别处养身子呢!王爷现在病急,怕是等不及了啊!”

    “不怕,医首大人今天恰好被我们请过来了,正好在皇城。”

    擎亲王府的管家大喜过望,“那敢情好,不知医首大人现在住在何处,老奴亲自去请他过来给世子医治!”

    “先莫急。”慕轻歌眸子一闪,道:“医首大人现在应该在回府的路上,要不这样吧,管家你先回去擎亲王府伺候,医首大人回来之后,本王妃便与他说明情况,让他到府上去?”

    “好的。”擎亲王府的管家有些感动的道:“现在府中正是忙碌的时候,老奴实在不宜走开太久,谢珏王妃体谅。”

    慕轻歌点点头,便让他下去了。

    容珏算得上是非常了解她了,“为何这个时候将他支走?你在想什么?”

    “我有一个想法。”慕轻歌道:“如果是我直接说去医治皇叔,太后定然是信不过的,但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叔出事是吧,所以,我想要不借医首大人过桥。”

    “怎么借?”

    “就是,让医首大人出面医治,而事实上,由我来动手术。”慕轻歌道:“医首大人的威望在皇城是无人能及的,太后应该会相信他,愿意将皇叔交给他医治的。”

    “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容珏颔首,“不过,实行起来应该也会有风险,而且,你觉得医首大人会不会同意你这个做法。”

    “唉,不知道。”说真的,容擎之忽然之间变成这样,慕轻歌真的觉得挺揪心的,心里非常不好受。

    “如果由你来动手术,你可有十成成功的把握?”

    “怎么可能会有十成?”慕轻歌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凡是手术,无论大小都存在风险。”

    容珏蹙眉,“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不好办。”

    而事实上,是真的不好办。

    顾家三人一听慕轻歌这个说话,便齐齐沉默了一下,“珏王妃,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也不是不想帮你,只是这样做实在不行。一来,有违医德,二来,无论成功还是失败,病人是谁医治的便是谁医治的,我们不要别人的功劳,但是也不轻易替别人冒风险。”

    他们顾家也是一百多年的大医世家了,家族的明楣与未来,他们可不敢随意打赌啊!

    “唉,其实我明白的,是有些难为你们了。”慕轻歌很理解,“不过,皇叔这事真的不好办啊,可否请医首大人先到皇叔府上看看情况,再将具体情况反馈给我?”

    这个医首大人同意,“好。”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