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太后找上门
整个手术,顾家父子都在一旁观摩。

    在动手术前,慕轻歌在手术室寻找工具,没一会,一样样稀奇古怪的工具整整齐齐的排了几排,那些工具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种类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顾家三人原以为慕轻歌之前那一个医药箱里的东西工具足够多,如今一看,才发现那只是她如今排列出来的一部分而已!

    排列好工具,小白鼠恰好号被人了拿进来,慕轻歌给它注射了一股股液体,小白鼠没多久便昏迷了。

    面对他们的疑惑,慕轻歌解释:“这是麻醉剂,动手术前要先将病人麻醉,减轻病人的痛苦。”

    慕轻歌在手术室的时候非常忙,她在他们愣住的时候,准备了非常多事情,直到一刻多钟过去,他们才看到慕轻歌正式的开始动手术。

    开腔,破肚。

    血液四流,染红了她灵动的双手。

    眼前的不是小白鼠,顾家三父子下意识的将小白鼠看成了人。

    三人都觉得场面太过残忍,几乎是掉开头来不敢看,但是慕轻歌做这些的时候毫不手软,目光异常坚定,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娴熟坚定的,仿佛她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

    他们明白,这叫做经验。

    虽然他们非常不解,慕轻歌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手术经验。

    然而,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很神奇的,他们不解或许只是他们的无知。

    就像,他们不明白,为何慕轻歌会懂医术,为何医术竟然如此高明,未曾见识过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去怀疑她,会觉得可笑。

    开腔破肚之后,她做了一系列的工作,然后她在他们的目光之下,在老鼠的肺部上剪了一块下来,看着那一块血淋淋的一小块肺躺在手术台一侧的盘子里,他们仿佛看到了人的肺部。

    顾染锦顾先生当即一阵反胃。

    即便是历经过大放大浪的医首大人,脸色也白了几分,撇开眼不敢细看。

    慕轻歌自然没空管他们,她必须足够专注,处理好一切之后,她便给小白鼠缝合伤口。

    顾染锦和顾先生回过神来,一看,呆了呆:“珏王妃,老鼠劈开的肚皮,你……你用针线给它缝合?”她当老鼠的肚皮是衣服么?

    破了就缝一缝?

    “嗯。”慕轻歌知道他们会很惊讶的,不过,也不急着解释太多,只是道:“这些针线在伤口愈合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将它拆开便是了。”

    伤口愈合,针线也和肉混在一起了,如果要拆的话,也不容易吧?

    当然,他们其实最疑惑的是,慕轻歌这样对待小白鼠,小白鼠也还能活着么?

    这些话,顾先生忍不住,问了出来。

    “只要手术不失败,自是可以的。”慕轻歌说时,工作已经在收尾了,她放下手中的工具,一边做清理工作,一边道:“几个时辰之后,小白鼠就能醒来了。”

    看着奄奄一息,毫无生气的小白鼠,顾家三人都没说话,他们很怀疑,这小白鼠真的还有醒来的可能么?

    从手术室出去之后,他们都没有说话,气氛极为沉默。

    慕轻歌扶额,她想不到这些古人的想法是如此固执的,暗暗叹了一口气,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一切只能用事实说话。

    几个时辰之后,管家亲自将顾家三人叫去了手术室,笑道:“小白鼠醒来了,王妃让大家去瞧瞧。”

    “真的醒来了?”顾家三人去了手术室,看到恹恹的掀着眼皮的小白鼠,脸上全是惊讶。

    “嗯。”慕轻歌笑了笑,开始着手给小白鼠在做消炎工作,还给它打营养液。

    “不过,不知道需要多久小白鼠才能完全恢复?”

    “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好一段时间。”慕轻歌道:“如果想要恢复道一个很好的状态,起码要一个月才行。”

    “如果人做这种手术也一样?”

    “一样。”

    顾家三人听着,不禁期待起来了。

    之后的每天,他们都会过来这手术室看一看这小白鼠,看着它一天天的恢复,一天比一天有活力。

    而和小白鼠相比,容擎之却越来越憔悴,这么多天也只醒来了两次,据说每次醒来都来不及说几句话,便又昏迷了过去。

    太后和蒹葭公主在身边轮休照顾,两人看着,据说也急出了一身病。

    听着这些消息,慕轻歌原本还是挺心急的,但是经过了几天思想的沉淀,她就不急了,毕竟,她再在乎容擎之的性命,但是她首先要考虑的,还是珏王府的安危。

    珏王府里有她最在意的人,她决不允许珏王府因她一时的意气用事受到牵连!

    就这么的过了几天,忽然之间,管家匆匆来报,“王爷王妃,太后来了。”

    当时慕轻歌和容珏在西厢处理事务,慕轻歌听着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只是淡淡问:“可有说为何事而来?”

    “没说。”管家道:“但是,太后直说要见王妃您。”

    慕轻歌点头,“好,你将她叫进来厅子里,我和王爷这便去。”

    “是!”管家匆匆的下去了。

    当慕轻歌和容珏出到厅子去,便将太后和蒹葭公主脸色憔悴的坐在桌子旁,两人显然是没等过人,脸上焦急又不耐。

    蒹葭公主恼怒道:“听到我们前来也不亲自出门迎接,还让我们来这里等他们,未免太不将太后您放在眼内了!”

    太后脸色也不好看,只是,她太憔悴了,即使她脸上描着浓妆,也掩饰不去她眼底的疲惫。

    她没太大的力气应蒹葭公主这一句话,只单单的嗯了一声。

    蒹葭公主皱眉,正要再开口,便将慕轻歌和容珏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蒹葭公主已经许久未曾见过容珏了,如今一看到他,便舍不得移开视线了,怔怔的盯着他出尘脱俗的俊美身影。

    慕轻歌和容珏都感觉到了她异常灼热的目光,容珏皱了皱眉,朝她冷冷的瞥了一眼过去。

    就只是一眼,蒹葭公主身子瑟缩了一下,垂头正要收回视线,却看到慕轻歌微微凸起的肚子,瞳仁立刻一缩!

    /26/26570/inex.hl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