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你在忽悠哀家?
她,她竟然怀孕了!

    看着慕轻歌凸起的肚子,蒹葭公主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下,差点被刺激得要晕倒下去,还是这一次跟着前来伺候她和太后的丫鬟忙扶着她,“公主,您没事吧?”

    “滚开!”蒹葭公主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子,一点都不领情的猛地将丫鬟推开,红着一双眼狠狠的瞪着慕轻歌的肚子,颤着指尖指着她:“你,你竟然”

    她竟然怀孕了!

    她怎么可以怀孕?

    她不过是一个三品官女,如此下贱的身份,怎么配怀上珏哥哥的孩子?!

    珏哥哥就算要有后代,也应该是她替他生才是啊!

    慕轻歌她不配!

    蒹葭公主动作太大,声音又尖又细,太后原本就基本的神经一听就觉得非常不舒服,忍不住恼道:“凝儿,咋咋呼呼的作甚?”

    话罢,她也听到门口的脚步声,抬眼一看,便见容珏和慕轻歌相携着一起走了进来。

    两人一个灵气动人,一个出尘脱俗,太后这才发现两人竟然如此登对,这么想着,她的视线不经一个瞥见了慕轻歌的肚子,眼底当即闪过一抹讶异。

    顿时也明白赵凝儿为何忽然之间如此慌张愤怒了。

    “见过太后。”慕轻歌和容珏向太后见礼。

    太后掀着眼皮看着两人,看着微微欠身的两人,也没有让他们平身,眼睛定在慕轻歌的肚子上,嘴角扯了一下,“珏王妃,你瞒得倒是挺好的啊,肚子都凸起来如此明显了,哀家竟然一点风声也没收到。”

    慕轻歌哪里不知道太后这是在故意刁难她,正要开口,容珏便伸手将她身子给扶正起了起来,淡淡对太后道:“不知太后今日前来珏王府所谓何事?”

    容珏在太后面前做这样的动作,绝对是大不敬了,甚至能称得上是大逆不道了。

    容擎之出事,太后这些日子根本没睡过一个好觉,脾气本来就非常差,哪里容得下容珏这样的挑衅,当即一怒,拍案:“珏儿,你这是什么态度,竟敢如此与哀家说话!”

    蒹葭公主看到容珏当着太后的面儿将见礼中的慕轻歌给拉起来,也愣了一下,然后,更多的嫉妒和心酸用上心来。

    她咬牙,对太后道:“太后,珏哥哥以前对太后您可谓还是言听计从,尊敬有加的,珏哥哥一直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如今这番做法您难道不觉得不符合珏哥哥的行为方式么?”

    太后皱眉,并不赞同蒹葭公主的话,在她的印象中,这么多个孙子,就容珏最不得她心!

    对于容珏,他小的时候,太后其实还挺喜欢他的,他不但是嫡子,还是所有皇子当中最聪明,模样最出色最俊俏的孩子,太后没理由不喜欢他。

    然而,他却小都不爱亲近她也不愿意被她抱,即便是在襁褓里的时候,她抱他也会哭闹不停。

    到后面,她会爬会走了,更是一看到她就往他父皇或者母后怀里躲,从来不给她一点面子。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他竟然不顾皇家的颜面,跟着他的母亲道爵彦去认了别的男人做父亲!

    这一去就是几年,回来之后,他也没给过他们一个好脸色看!

    他待他们薄情寡淡,他们也没有很在意,还以为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谁知道,他竟然公然将那个男人与他母亲的孩子接到他府上来住!

    他将皇室颜面,将皇上的颜面置于何处?!

    他到底有没有替皇家想过一分一毫?

    当然,她气容珏归气容珏,她还是很疼爱蒹葭公主的,毕竟,如果容擎之没了,会亲近她的,就只剩下她一人了啊!

    想自己的小儿子,太后将心疼压下,知道蒹葭公主有话要说,便顺着她的话道:“的确,如今这行为的确不太像是珏儿做出来的。”

    “太后,凝儿觉得,珏哥哥会如此,定然是受了人教唆的。”蒹葭公主眼底凶光一闪,盯着慕轻歌:“定然这个出身低下的珏王妃,因为怀孕便恃宠而骄,为了不让自己受苦,故意教唆珏哥哥对太后您不敬。”

    慕轻歌一听,满脸黑线。

    这样的话她都说得出来,未免太可笑了吧?

    太后眸子一转,“凝儿,在你看来,对于如此无礼的人,哀家应该如何处置她为好?”

    慕轻歌眸子一眯,定定的看着蒹葭公主。

    而蒹葭公主一听,眼底喜光一闪,正要说话,容珏便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蒹葭公主,若要说无礼,我们恐怕还比不上你,你也不过是一个异姓公主,见着本王和珏王妃你连见礼都未曾见礼。”

    蒹葭公主一听,脸色一白,眼圈都都点红了,委屈的看着容珏,“珏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容珏抿唇不语。

    蒹葭公主委屈至极,对太后撒娇:“太后,您看,珏哥哥定然是让珏王妃这个坏女人给教坏了!”

    听见容珏说蒹葭公主是异姓公主,太后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进入正题。

    所以,她不顾赵凝儿的眼色,眼睛看向慕轻歌:“听擎之说,你懂医?”

    听容擎之说?

    慕轻歌眸子一转,点头:“略懂。”

    “略懂?”太后轻笑了一下,淡淡道:“前几天,擎之府上的管家就与哀家推荐过你,说你有办法医治擎之,当时哀家并不相信。”

    话罢,哀家又转眸看了她一眼,“但是,昨天,擎之醒来了,他让哀家前来找你给他医治,他说你能医治。”

    慕轻歌抿唇不语。

    “说话!”太后见她不语,脸色非常不好看,“能还是不能,回答哀家!”

    慕轻歌眼皮一动,脸色平静的道:“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知道,容擎之短短时间内便到了昏迷不醒的地步,他的癌细胞定然扩散得特别快。

    她已经好些日子未曾看过容擎之的情况了,一时之间根本不能下定论。

    “你这是什么话!”太后怒而拍案,“能就能,不能就不能,不要给哀家如此含糊其辞的话!”

    话罢,她凌厉的凤眸一眯,“难道,你不愿意给擎之治病,在这里故意忽悠哀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