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心疼他
看着太后渐行渐远的背影,慕轻歌有种很想骂人的冲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一点道理都不讲呢!”

    之前她就知道太后不好说服,身子觉得无法说服她,然而,她现在才知道,她之前那个想法当真是太天真了,太后什么样的人,她曾经竟然还想着去说服她!!!

    幸亏她为了珏王府着想控制住了!

    不然,太后她亲自找上门对她都这个态度,如果她亲自上擎亲王府开口说要医治,不知道太后会怎么践踏和折磨她呢!

    真是够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容珏,皱眉道:“王爷,你觉得太后真的会去找皇上说这件事么?”

    “会。”

    “那皇上会答应么?”慕轻歌其实很担心,“如果皇上下旨,也让我一定要医治好皇叔,如果有差错,便要我人头”

    “傻瓜!”容珏看着她鼓起像一只小松鼠一样的脸颊,笑了一下,伸手轻轻刮一下她的鼻子,“有我在,谁敢要你的人头?莫要胡思乱想。”

    慕轻歌安心了些,但是,想起之前太后的话,她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太后之前的那些话,她,她是”

    “莫要管她。”一提到这个,容珏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从爵彦回来皇城,起码都要半年时间,如果母后当年真的怀了,你觉得母后当年有可能嫁入皇家么?”

    “也是。”

    皇甫一族军功显赫,多少人眼红呢,如果再出一个皇后,可是会危及到很多人的。所以,如果皇甫蔚天那个时候怀了孩子,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一定发现,定然会大做文章,或许会将此事扩大化,将皇甫一族拉下台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证明,其实是没有这么一回事。

    “从小在我的印象中,太后就没喜欢过母后一天。”容珏淡淡道:“她喜欢当今皇后,当年母后嫁入皇家她是非常反对的,后来母后生了我,更是如临大敌。母后没离开皇城之前,不知道被太后联合着后宫妃子欺压过母后多少次。”

    慕轻歌听着,也知道皇甫蔚天当年应该是很孤立无援的了。

    她很想问皇上有没有帮她,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了。

    那是属于长辈的往事,而且时过境迁,已经不适合再提了。

    “好了,这些事还是莫要再说了。”容珏脸色不好只是一时的,看到慕轻歌咬牙切齿的模样,伸手捏捏她的脸蛋,温声道:“莫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事情。”

    “唉!其实,我还是有些担心皇叔。”慕轻歌叹息了一声,心里到底是有些难过:“我还是那一句话,如果太后肯给我留一点余地,做事不要太过绝对,我还是会答应救皇叔的。”

    看到病人便医治,那是为医者的本性。

    一个算得上是她的亲人的人病了,她明明有把握可以医治的,却因为有人阻挠,她不能出手帮忙挽救生命,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好受。

    容珏摸摸她的脑袋,扶着她一边走一边道:“坐下来吧,你站太久了。”

    慕轻歌听着,想起了她想太后见礼时容珏将她拉起来的动作,不禁莞尔一笑,“其实,我现在肚子只是有一点微凸,负荷不大的,站一会根本不会累的,你莫要太过紧张和担心了。”

    容珏抿唇不语。

    慕轻歌见他这样暗暗叹了一口气,也不劝他了,因为,她让他莫要担心她和孩子的事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只是,他从来未曾真正的听进去过。

    特别在知道她和孩子或许最近会有危险之后,他这种爱护变得有点变本加厉了。

    无论谁劝都不会听。

    固执己见。

    老实说,对此,慕轻歌非常感动,心一软柔软得一塌糊涂,只是,她也心疼他。

    他每天都这样紧绷着神经,连睡都睡不好,晚上入睡的时候,她只要微微一动,他便立刻觉醒,几乎成了惊弓之鸟了。

    这些天,她看他都瘦了些许了。

    “中午午睡,你还是陪我一起可好?”慕轻歌两小手拉着容珏宽大的手掌,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笑眯眯的问。

    “好。”看着她温柔的笑脸,容珏的脸色总算柔和下来,“你这些天午睡好像都比平常多睡了半个多时辰,可是因为太累的缘故?”

    “最近是嗜睡了一些。”慕轻歌垂眸,并没有跟他说,她见他晚上睡不好,便想让他午睡补一些回来,毕竟,怀孕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把孩子生出来的,起码还有几个月,如果他几个月都这样紧绷着情绪过日子,她真怕他熬不住。

    容珏这个人,慕轻歌其实是完全摸清了的。

    他对他自己其实并算不上在乎,他真正在乎的还是她与孩子,还有姬子琰。

    他有很多事情要忙,包括商行上的,还有举大事方面上的。

    他从来不会关心自己过得怎么样,吃穿用度其实也算不上特别讲究,但是,最好的东西他都会给她,孩子还有姬子琰。

    就拿睡觉这一事来说吧。

    他因为担心孩子担心他,他可以一个晚上不睡觉,紧绷着神经陪她一个晚上。

    正午其实不是他有空休息的时候,但是,只要她一开口,他从来都是推掉所有都会陪她。

    也许是因为白天他觉得安全一些的缘故,只有白天陪她午睡的时候,他是真的能够放松神经去入睡的。

    “日后让琰儿少缠着你一些。”在容珏眼里,慕轻歌就应该是会很累的,说到这个便忍不住皱眉,“琰儿这个年纪正是最好动问题最多又最粘人的时候,你没怀着孩子都未必能应付得了他。”

    “哪里啊!琰儿其实还是很乖巧的。”慕轻歌并不觉得姬子琰缠着她让她过度劳累了,“我每天处理事物的时候,他也会自己乖乖的看书的。至于问题多,那是好事,小孩子就应该想到什么问什么,脑子里问号多的孩子才聪明呢!至于粘人,哪个孩子不粘人的?”

    老实说,小孩子的问题,或许很多人都回答不了,但是她可以。有时候小孩子的问题非常有趣,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呢!

    容珏蹙眉,“我小时候就不粘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