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不得有任何差池
“你确定你没黏母后?”慕轻歌才不信,“粘人的时候你还很小,没有了记忆才这么说的吧?”

    容珏拧眉,“我从小记忆就很好,说没有粘人就没有粘人。”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你说谎。”

    “无论如何,我都觉得要让琰儿少缠你一些。”容珏坚持己见,“他平时粘着你也就罢了,她去庭院玩捉蝴蝶捉蜻蜓还要拽着你,也不怕你会跌倒”

    “好了好了,你越说越离谱了。”慕轻歌听得哭笑不得,“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小心你这些话让他听见了,日后他也有样学样,也不疼爱你的孩子了。”

    容珏蹙眉,还没说话,慕轻歌便笑道:“你想想,有琰儿在多好啊,日后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个小哥哥陪着了,琰儿这些天老摸我肚子,说日后一定会好好疼将来的弟弟妹妹的。”

    容珏眉头松开一些,静默了半响,反驳:“那是他的侄子侄女。”

    “你还好意思说!”一说到这个慕轻歌就头疼,“他是你弟弟,叫你哥哥,却叫我小娘亲,我前些天纠正过他的说法,说生出来的不是弟弟妹妹,是侄子侄女,他却很坚持的跟我说,以前母后说只要是娘亲生的就是弟弟妹妹,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用。”

    当初,慕轻歌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罢了,他喜欢怎么样便怎么样吧。”容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不坚持了,淡淡道:“弟弟妹妹总比侄女侄女要亲近些。”

    慕轻歌听着,想起了太后之前的那一番话,点了点头,“也对。”

    事关容擎之,慕轻歌知道太后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说会让皇帝下旨,下午她和容珏刚睡醒,圣旨果真来了。

    圣旨的内容慕轻歌没有听得很仔细,但有一句一直在她耳边徘徊请珏王妃务必医治好擎亲王,不得有任何差池!

    不得有任何差池?

    也就是说,容擎之若有半点差池,她会有重罪了?

    真是头疼啊!

    其实,有圣旨下来能给容擎之医治是一件好事,只是,只要有太后和蒹葭公主在,她肯定是无法按照自己的医疗步骤,顺利的给容擎之做手术。

    或者说,手术这事儿一说,太后便会认定她想要杀她儿子了。

    也就是说,她根本不可能给容擎之真正的医治。

    然后,容擎之会出事,她也跟着不好过。

    这一趟圣旨是刘总管亲自下的,他宣读完圣旨,一边将圣旨递到慕轻歌,一边用一双眼睛盯着她凸起的肚子,笑道:“珏王妃有孕了,怎么就不进宫告知一番皇上?”

    慕轻歌抬头看他,他眼底还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你即便怎么探看,都无法从里面探查到你想要的东西,她接过圣旨,正要开口,刘总管便叹了一声:“这原本是好事,不过,皇上,这回真的生气了呢!”

    话罢,看了一眼容珏和慕轻歌,不等他们说话,便转身回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慕轻歌有些疑惑:“王爷,刘总管的话”可是在说,因为她怀孕的事没有特意进宫告诉皇上,皇上很生气,所以才会下这么一个圣旨?

    容珏抿唇,不答。

    慕轻歌看着,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开口为好。

    她知道,容珏和皇上两之间有着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的鸿沟。

    不过,如果皇上真的如刘总管所说的那样,因为她怀孕的事她与容珏没有进宫亲自告知一番,而生气的话,那可以证明,皇帝其实还是很在意容珏的。

    也在意容珏的孩子,也就是自己的孙儿。

    “我进宫一趟。”

    静默片刻后,容珏淡淡的道。

    “进宫?”慕轻歌皱眉,“现在么?”

    “嗯。”容珏颔首,摸摸她的脸,“可要跟我一起去?”

    “圣旨都下来了。”慕轻歌叹了一口气,“我现在进宫算什么事,如果不赶快道擎亲王府给皇叔医治,怕有人要说我抗旨不遵了。”

    “要说你让他们说去。”容珏冷冷的道:“还有,你不用去擎亲王府。”

    “啊?”慕轻歌一愣,“我不去擎亲王府的话,我怎么帮皇叔医治?”

    “我让人将他弄来珏王府便行。”容珏说时,将她拉倒桌子边桌下,“动手术的行径太过危险太过血腥,太后定然不会同意的,若真的要好好医治,只能将皇叔与外界与太后隔绝。而珏王府,没有我的同意,无论是谁都不能硬闯,是最适合的地方。”

    慕轻歌看着容珏绝美淡漠的脸,忽然之间很感动。

    他在想,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人如此懂她?

    她所有的忧虑所有的担心,他没问一句,但是,一开口的,却已经是在替她解决忧虑和担心了。

    她抓住容珏的手掌,将之紧紧的抱在怀里,“但是,太后怎么可能会答应我们将皇叔带走?就算是暗中也行不通”

    “所以,只能进宫寻求同意了。”容珏淡淡道。

    慕轻歌瞠目,“你的意思是,让皇上同意你将皇叔带到珏王府来医治?”对啊,她怎么没想到,既然太后能办出皇帝,让皇帝施压,他们为何不能?

    “嗯。”

    慕轻歌想起刘总管走前说的话,不敢太过乐观:“但是皇上现在在生我们的气,他会答应我们这样的做法么?”

    答应他们,就相当于在和太后对着干了。

    容珏眸子微眯:“他会答应的。”

    ,慕轻歌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但是,他也同意容珏的话,“不管怎么样,我们赌一把吧,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皇上不会答应呢?”

    容珏颔首,招手叫来人,让人给他备好马车。

    “既然要进宫,我便换一套衣袍吧。”慕轻歌说时,站起来要回房间换衣服。

    “不用了,这次的事儿我自己跑一趟就可以了。”容珏拉住她的手,温声道:“最近外面的风声是越来越紧张了,你这些日子还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吧。”

    慕轻歌皱眉:“但是我不去,不太好吧,毕竟这件事与我有关。”

    容珏坚定的看着她,“相信我,我一人就能做好,这段时间你只需要好好的准备好做手术的各种事宜便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