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开始动手术
“我,我来珏王府了?”容擎之已经连续几天没睁开眼睛了,这一次睁开眼,双眼都是通红的,反应有点迟缓,说时,眼珠子极慢的转动着,看着房间四周。

    这个手术室,慕轻歌带他来看过,看来,他认出来了。

    “嗯。”这一次,慕轻歌挺清楚他在说什么了,点点头,道:“我决定今天替你做手术,你可愿意?”

    之前容擎之是非常抗拒的,但是,这一段时间他的身子说变就变,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第一次尝到了病来如山倒的滋味。

    而且,这一倒,他就再也没起来过。

    在昏迷的时候,他其实是无比后悔,他没有听慕轻歌的话,连她的药都没吃一顿。

    因为,他不相信自己在如此好的年龄身子便如此差,真的会再这样的年龄里因为病而一蹶不振!

    所以,其实他是在赌。

    然而,他输了。

    这个世上,有些东西,并不是他不相信,不接受,便不会发生的。

    第一次晕倒的时候,他就在想,他当初为何就不听慕轻歌的话,不吃她的药呢?

    在刚重病,还没昏迷的时候,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后来,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其实是不想让慕轻歌看到他那憔悴的模样而已。

    他风流倜傥的模样素来为人称道

    他自从昏迷之后,每次醒来,都希望看看到慕轻歌,说服自己母后让他答应让慕轻歌来医治他,然而,他身子实在太脆弱了,每次话没说玩几局,便再次不省人事。

    这一次醒来,能看到慕轻歌,他当真非常高兴。

    虽然他并不知道,慕轻歌是如何说服自己母后,让她答应将他给她医治,而且还前来珏王府医治,但是,老实说,这一次醒来,他是最累最无力的一次,但,也是最高兴的一次。

    “我,我院愿意。”他说话有些喘,但是,慕轻歌还是听得很清楚,他说完,继续动着唇瓣,道:“我,我觉得命不该绝!”

    “对。”慕轻歌看他说时嘴角翘了一下,脆弱的眼底多了一抹坚定和希望,不禁也勾唇笑,“只要皇叔有信心,我也就有信心了。”

    老实说,动手术的时候,病人的情绪和意志也非常重要,容擎之这一次醒来醒得最是时候,这一番对话,他有了希望和信念,她也有了更大的信心。

    容擎之对她笑了一下,疲惫的双眼盯着她在她脸不放,定定的看了好片刻,像是想记住些什么。

    他到底是一个病人,看了片刻便没了精力,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慕轻歌探查了一下他的情况,觉得状态比她想象中要好,便放心了些,再准备了一些东西,觉得差不多了,就开始给容擎之打麻醉针。

    她要给容擎之动手术的事,顾家三父子是知晓的,所以,今天都将自己手边的事儿给推了,来到珏王府,一起来观看慕轻歌给容擎之做手术。

    所以,慕轻歌在给容擎之打麻醉针的时候,就让人去通知他们过来了。

    “珏王妃,手术要开始了么?”在慕轻歌根据容擎之的情况,寻找最合适的好一个动手术时机是,顾家三父子穿着慕轻歌特意制作给他们的衣袍,还有带着口罩,走了进来。

    “嗯。”慕轻歌也戴上了口罩,看着他们点了点头,“再等半刻钟应该就可以开始了。”

    顾家三父子听了,也没有说什么。

    不过,顾染锦有些紧张,他一进来便有些紧张的推车上摆放着的各种工具。

    慕轻歌看着他,笑了一下,“怎么,这些工具还没记下来?”

    “记下来了。”顾染锦深吸一口气,道:“但是,怕自己一个紧张便忘了,所以想加深一下记忆。”

    “其实不用紧张的,你只是相当于我的助手,给我递我需要的工具而已。”慕轻歌笑着安抚他道。

    做这样的手术,至少是需要几个助理的,别人不放心,她便将这件事和顾染锦请求一番,原本慕轻歌以为他会胆怯会抗拒的,想不到他并没有,她一开口他就答应,并且很认真的背她给他的各种器材资料。

    不过是一天罢了,就将她给他几十页的资料看完,并且认真的将这些工具的都背了下来。

    “还是有些紧张。”顾染锦到底放松不下来,搓着手道:“如今我的脑子一直一直在想着你替那只小白鼠做手术的画面,然后想着想着,小白鼠就变成了擎亲王,然后就禁不住有些”

    他后面的形容词还没说出来,他便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他这模样,在场的人都看出他并非紧张,而是有些胆怯了。

    医首大人严肃的道:“染锦,不是说你已经”

    “医首大人,还请莫急着责怪染锦,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害怕是正常的。”慕轻歌倒没觉得有些肃穆,不过,她还是上前去拍拍顾染锦的肩膀,笑眯眯的打趣道:“染锦,你现在这状态确实不太对,不过,只要你好好想想,我一个小女子都不怕东西,你为何要怕?况且,有些事,怕了又能如何?还不如冷静的去面对呢!”

    顾染锦一听,笑了一下,倒真是放松了一些,“珏王妃说的是。”

    慕轻歌见他放松下来,也放心一些,眼看差不多了,便道:“手术可以开始了,染锦,请尽量配合我。”

    顾染锦一听,脸色立刻变得严肃,忙来到推着边,站在了慕轻歌的一侧。

    而医首大人和顾先生则找了一个不妨碍慕轻歌动手术,但能很好的观察手术过程的地方看着手术台上的病人。

    慕轻歌一点都不耽搁,开始动手术。

    医首大人和故乡声还有顾染锦以为他们已经做好准备的了,然而,当看到慕轻歌抓着手术刀在容擎之的腹部一划,皮肉开口,血珠绽放,隐隐间能看到人体嚅动的内脏的时候,他们浑身战栗,有一股股寒气从脚底滋生,脸色齐齐白了。

    他们一时间还是没法接受这样的视觉刺激,遍体生凉,忍了好久才强行将想拔腿跑出去的冲动给压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