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噩梦
最后,容珏便来了手术室。

    当然,是黑着一张脸来的。

    慕轻歌在手术室里看到他黑着的脸忍不住笑了,“琰儿吃饭吃晚一点都不会像你那样闹脾气,你都这么大了,你也好意思?”

    容珏一听,脸色更黑了,站在门口抿着漂亮的薄唇一言不发的将他看着。

    唉!

    这样都不反驳一句,看来是生气得很严重啊!

    慕轻歌手揣在白褂子的兜里,从里面走出来,放轻声音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容珏哼了一声,显然对她这个解释不满意。

    但是,他起码肯出声了,慕轻歌也松了一口气,伸手搂住他的腰肢,在他怀里笑盈盈的道:“就知道我夫君宽宏大量,不会生我气的。”

    “我什么时候说我宽宏大量了?”容珏也不推开她,其实在她抱上来的那一瞬间他整颗心都软绵了,脸色便柔和下来了,看着在他怀里讨好的蹭啊蹭的脑袋,嘴上却道:“我还很生气。”

    慕轻歌自他怀里抬起头看他,皱眉:“你还生气呢,我在动手术之前明明就跟你说过这个手术至少是要两个时辰的”

    容珏抿唇睨着她:“如果我没记错,你用完早上之后,从进手术室到出来手术室,早已经超过了三个时辰了。”

    “我是说手术需要两个时辰,手术前自然是要准备一些工作的”

    “但在我看来,你就是花了三个多时辰在里面,况且,我记得你好像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过,你午膳定然能按时出来吃的。容珏越说脸色乐晨,“然而,我等了一个多时辰。””

    慕轻歌掩面叹息,忽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反驳为好。

    的确,她是这么说过的。

    因为她担心容珏不答应,所以只说了手术所需要的大概时间。

    手术前后加起来,她用了三个时辰,比之前和容珏说的足足多了一个时辰,这突然多出一个多时辰,也就是两个多小时,也难怪容珏会如此生气。

    “好吧,我错了!”慕轻歌也不死撑了,一手搂住他的腰,一边眨着眼对他举起另一只手,信誓旦旦的道:“我下次!”

    “下次?”容珏漂亮如清泉的眸子危险一眯,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没有下次,绝对没有!”慕轻歌见容珏这样,当真有些担心,连连笑着保证道。

    容珏看着她乖巧浅笑的模样,缄默。

    “诶呀,王爷你到底想怎么样?”慕轻歌见容珏好像还是一副怒气未消的模样,不禁有些头大,容珏以前她撒一下娇就什么气儿都没了的,今天异常不好说话。

    当然,也足以知晓他是有多生气。

    容珏:“你说我想怎么样?”

    “我”

    慕轻歌话还没说完,肚子便咕噜噜的连续不停的叫了起来。

    呃!

    抱着肚子,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容珏,果真发现他的脸色好像比刚进来的时候还要黑!

    她欲哭无泪,觉得自己肚皮真的很不争气,什么时候叫不好,偏要这个时候叫!

    她脸上堆出一抹笑,正要和容珏说话,肚子又咕噜噜的不停的叫了起来,于是容珏的脸好像更黑了,冷冷的看着她:“慕、轻、歌!”

    慕轻歌头皮猛地一麻!

    这还好是容珏第一次叫她的全名,她觉得叫得挺好听的,但是,也忒可怕了

    她心里发苦,急得厉害,不知道怎么哄他,正在苦恼的时候,管家便来了,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人道:“王爷王妃,菜肴准备好了。”

    “那快些端来啊!”慕轻歌忙道:“我和王爷都很饿了!”

    “为何要端来这里?”容珏看着她讨好的脸蛋,漂亮灵动,心里的气消了一些,但是还是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这里一股药和血的气味!”

    对了对身体都不好!

    慕轻歌被他掐得痛得厉害,不过不敢反抗,笑道:“我们就在这里吃,不进里面。”手术室里面,哪里能随随便便进去吃,消毒起来可是很麻烦的!

    容珏:“在走廊上吃饭像什么样,你”

    慕轻歌伸手揪住他的衣袖扯了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容珏瞬间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一张脸冷得厉害。

    虽然如此,管家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管家动作很快,不过半刻钟,就让容珏和慕轻歌一起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吃饭。

    一张桌子上,摆满了精致讲究的菜肴。

    但是,慕轻歌看着摆在自己跟前的两碗药味浓郁,油脂丰富的药汤,就苦了脸。

    之前和容珏谈过之后,她便许久未喝过这些东西了,今日她推迟一个时辰用膳,这个汤药又出现在她跟前了。

    药汤是管家亲自端给慕轻歌的,末了还说了一句:“王爷知道您手术辛苦,才特意让厨房熬制的。”

    所以,慕轻歌不得不将两碗极其油腻的药汤给喝完了。

    喝完药汤,她不放心容擎之,找了个借口跑进去看了看他的情况,发现没什么再跑出来继续吃饭。

    其实慕轻歌怀孕了,本来就吃得比较多,而这一次手术她消耗太多了,更是饿得不行,这一次吃的量比平时还要多上三分一,容珏看着才满意一些。

    看着她逐渐好看起来的脸色,他整张脸都回暖了。

    吃完饭,容珏便要慕轻歌回去歇息,慕轻歌将情况说了,容珏咬牙,“也就是说,你要一刻不停的守他一天?!”

    慕轻歌其实很怕容珏生气,有些人什么都纵容你,什么都让着你,但是,这样的人,一旦跟你真正的生气,是挺严重的。

    况且,她并不想容珏生气难过。

    他其实已经操心的够多,够累的了。

    “王爷,你真的不要生气了,我知道你担心我什么。”慕轻歌抓住容珏的手,很认真很正色的解释:“但是,人好不容易救回来了,这一天一夜是最关键的,如果我就这样走开了,万一发生了什么,那”

    容珏不说话,唇瓣还是紧抿着的,不过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像是下了一个决心似的,忽然伸手将她抱到怀里来了,“我最近经常重复的做着一个噩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