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这小白脸
    有的ol西服套装,打扮成端庄的办公室女郎形象,有的牛仔裤小吊带背心,看起来像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更多的是丝袜短裙,穿得很是暴露。

    这群女人经由老板娘精挑细选,相貌都算上乘,那四十岁大妈也一副风韵犹存的俏模样。

    其中竟然有三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身材火辣性感,媚眼不住向场上几位大佬飞去。

    这几年东欧局势不稳,好几个小国家战火纷飞,姑娘们纷纷外逃,来到安宁的中华只为讨一口饭吃。有人身无一技之长,将就干起皮肉生意,价钱甚至比本地货还便宜,自然大受国人欢迎。

    断牙安又是一拍桌子:“老板娘,你看不起老子么?这么多好货色都藏起来,刚才怎么不叫过来让老子挑挑?”他旁边陪坐的女郎便十分尴尬,腻声笑道:“安爷,你不满意人家吗?”

    “行了,阿安,少说几句。”雄哥淡淡的道。

    十个女人排队站好,一个个媚眼如丝,仿佛货架上的货物供人挑选,争先恐后向宋保军投去热烈的目光。

    宋保军顿时飘飘然的忘乎所以,这不是梦寐以求的有钱人生活么?酒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美女想上哪个就上哪个,根本不必在乎对方的感受。

    他适时装出大佬派头,微微侧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准备对眼前女人品头论足,大放厥词一番。

    正要与那几个东欧美女聊聊乌克兰局势,突然看到桌上的人一声不吭,都用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自己。宋保军不禁心中一动,这不对劲啊!

    照理说断牙安应该对自己很不爽才对,可他此刻却是异常期待的样子,莫非其中有诈?

    在宋保军哲学人格的分析之下,过程根本经不起推敲,“大姐派”和“姐夫派”一个坚持不愿看到大姐有了男朋友,另一个则希望大姐有着像普通女孩一样的好归属。

    但他们的共同点是:这伙公司员工都十分敬重云青霓,一切以她的意志行事。

    他是第一个和云青霓产生“亲密接触”的男人,包含着姐夫派的无限期望,竟然被大伙儿一起叫来喝花酒,其中的圈套再也明显不过了。可以肯定的是,今晚的过程一定会通过某些人的嘴巴传至云青霓耳中。

    一旦选定哪位女士陪同一起喝酒,酒席上再被勾引做出种种龌龊举止,那么他将会遭到淘汰,从此被排除出云青霓的人际交往圈。宋保军虽然对大姐没什么非分之想,可他偏偏不喜欢别人安排自己的路线。

    想到这里,宋保军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猥琐人格带来的性格令他只想在免费的女孩子身上多占几次便宜,文艺人格又让他对异性的身体充满美好的向往,本是人之天性,无法避免。

    就好像一个饿坏了的人面对一大堆美食,明知道吃下去会导致严重后果,但闻到那香味目睹那色泽,却又忍不住胃酸分泌,乃是正常人的合理反应。宋保军根本克制不住这种反应。

    大家看到宋保军饥渴的目光在十个女人身上久久流连,断牙安笑道:“小白脸,到底看中了谁?不能全选啊,只能点一个。”

    宋保军左右彷徨之际,咣的一声被哲学人格拉进虚数空间。

    这一次的虚数空间显得更立体清晰了不少,甚至多出红黄蓝三原色,只是不太明显。好像七十年代生产的伪彩色电视机,以人为像素来替代黑白图像中各点的不同灰度。

    使得宋保军踏入空间便觉灰暗,而且阴沉,好像时空穿越到了五十年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老旧,像一个不真实的梦。

    哲学人格的影子出现在眼前:“上一次你亲眼目睹小姨离世,痛苦之中产生大量幽能,我们得以加快空间的建设进度。看看,是不是好多了?”

    “没觉得有多好,以前像是黑白电影,现在就是多了一种失真的颜色,让我的眼睛觉得很难受。”

    “你在虚数空间里有眼睛吗?这是直接接触到视觉神经反应到脑细胞作用成的图像。”哲学人格说道:“闲话少讲,让我们来面对新的问题。”

    “没有问题,那几个妞很正点!三个东欧小妞看起来很可怜,我想应该疼疼她们。”猥琐人格插嘴笑道。

    “不,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文艺人格表示反对:“左边第三个女人的胸型非常完美,浑圆、饱满、翘挺,比例适中,像是一件艺术品,除此之外没其他需要注意的。”

    哲学人格说:“你们就是问题。在主体人格今后几十年的岁月中,我们还会产生大量价值观的分歧,而这些分歧最终可能导致分裂,撕碎主体的思想。是时候掩盖这种分歧了。”

    “掩盖?”宋保军注意到他的说法是掩盖而不是消除。

    “是的,我已申报领导批准,释放第五个人格,以掩盖所有问题。”

    一团虚虚晃晃的影子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宋保军面前。“报告组长,我是三十二重人格之中最诚实守信最真诚无私的人格,我的品格举世无双……”

    哲学人格打断那家伙的话:“他就是虚伪人格,从来不会表露真性情的人格。好了,时间有限,现在开始融合。”

    ……

    一团白光闪过,宋保军返回现实世界。

    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坐直身子,神色凛然不可侵犯,脸上如罩圣洁的光辉,说:“各位,不好意思,我是一个男人,更是一个有责任、讲道德、行正气、树新风的男人。喝花酒固然逢场作戏活跃气氛,但本人认为这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是对家庭伦理的背弃,是封建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倒行逆施,是人类不平等的一种极端表现形式。”

    众人全然没有想到他本来已经口水直淌到地上,突然之间就变成正义无私,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宋保军看看大家,说:“让女性陪酒作乐,不仅低俗,而且还非常容易滋生*,你们和口口声声唾骂的贪官污吏有什么区别?作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我坚决抵制这种歪风邪气!老板娘,把她们都带下去!”

    老板娘见他说得严重,就要上前解释一两句。

    “等等!你过来!”宋保军正气凛然的叫住第三个东欧小妞,伸手去揉捏小妞的胸口,大声道,“看看,这就是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欧美邪恶国家阵营腐蚀我们社会的糖衣炮弹!要对抗这种变态的诱惑,就必须像我一样,做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别看她手感丰满凹凸有致,摸起来爽之又爽,其实在我本人看来不过是红粉骷髅罢了!根本没有什么感觉!”

    那东欧小妞脸色潮红,身子酥软,被他捏得几乎站不稳脚步。

    中间桌子的六名公司大佬,包括附近几张桌子的小弟,通通张口结舌、呆如木鸡。尤其是座山雕,下巴险些掉在桌子上。

    断牙安叫道:“你这小白脸……”

    宋保军潇洒的推开东欧小妞,一脸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说:“断牙安,我原来以为你是条汉子,还费尽心思在大姐面前说你好话。没想到你的审美观如此低劣,未免让我失望了。”

    “我审美观怎么?”断牙安怒道。

    宋保军随便扫扫陪伴断牙安的***拥有强大鉴赏能力的文艺人格只一眼便看出那女人掩藏在浓艳妆容下相貌的种种缺陷:“看看你找的女人,颧骨高耸,嘴唇单薄,鼻梁塌陷,假睫毛,美瞳,假发。如果把化妆去掉,恐怕你没兴致再多看她一眼。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广南人氏,今年三十一岁,育有两个小孩,早年干过农活,做这一行起码十年。”

    断牙安冷笑不止:“你胡说什么,小美是中海人,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大学毕业,前几天才开始入行的,我看你什么都不懂。”

    “我猜她甚至不叫小美,那就赌一把?”宋保军趁势发出挑战。

    断牙安高高昂起头颅,意示不屑:“赌什么?”

    宋保军指指台面的酒瓶:“你输了,这十瓶啤酒是你的。我若是输了翻倍,二十瓶。”

    旁边人有冷笑的,也有看热闹的,就没一个劝止的。

    断牙安朝总台举手叫道:“老板娘,把小美的身份证拿过来。”大凡在这种场所驻店干活的失足女,身份证等证件都会被老鸨扣着。

    那位叫做小美的陪酒女郎已是完完全全的颓唐不安,左右扭动身躯勉强笑道:“安爷,您信不过人家么?身份证都放在家里呢,哪会带在身边?”

    “闭嘴!”断牙安喝道:“这里没你说话的地!”

    老板娘假意翻找一阵,始终不肯拿出,苦着脸笑道:“安爷,小美的身份证真的不在这里,我看不如算了吧。”

    “你的店真的不打算开了?”断牙安似有发飙的前兆。

    老板娘这才磨磨蹭蹭的交出身份证,连同一起的还有一张婚育证明和健康证,想解释什么,断牙安便劈手夺过,随即脸色大变,噌的站起:“好啊,我让你安排个大学生,你竟然用这种货色糊弄老子!”

    我的微信公众号zhangjunbao1981,欢迎关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