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社会知识才是力量
    “安、安爷……”

    “阿安,坐下!”雄哥冷冷的说了一声,从他手中接过身份证看一眼,忍不住皱皱眉头再丢到桌面上。

    那身份证上写着:“姓名:李彩凤;性别:女;出生日期: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居住地址:广南省鹌鹑县五柳乡鱼门村三里屯。”照片的人和小美眉眼一致,就是显得特别土气。

    索性连婚育证明也不用看了。

    身份证给桌上众人传阅一圈,大家脸色十分精彩。李斯特正色道:“断牙安,原来你这么喜欢村姑,审美观很是独特嘛!”

    消息宣扬出去,酒吧里的人纷纷忍俊不禁,到最后终于笑声大作,响成一片。

    断牙安通红着脸对身边的村姑一声吼:“滚,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回家种田奶孩子去!”这么彪悍的壮汉也会脸红,想是尴尬到了极点。那村姑只得灰溜溜的离开。

    宋保军道:“娱乐场合的女孩一般都会虚报年龄,隐瞒籍贯身份,这一点无可厚非。错就错在断牙安眼光实在太差,而且人也幼稚,陪酒女郎的话也能相信的?”

    言下之意自然是指断牙安没资格评判我和大姐的关系,雄哥微微点头。

    断牙安用力一顿酒杯:“我……我幼稚?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路长!”

    那十个等待挑选的女人已被老板娘带走,雄哥给在座诸位递了一圈香烟,说道:“阿安,除非喝光你输掉的十瓶酒,否则暂时没有发言权。小宋,既然你眼力不错,那么就帮我看看,陪我喝酒的这位小姐是不是大学生?”

    雄哥身边这位女郎则是清雅的淡妆,脸蛋皮肤紧致,眼睛灵动闪烁,眉头有一线纹路。

    宋保军目测过去,女郎大约在二十二三岁上下,笑道:“年纪倒是相当,到底是不是大学生,问过才知道。哪个大学的?什么专业?”

    女大学生搂着雄哥的胳膊脸直靠上去,笑着应道:“大哥,人家是茶州大学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您信不过么?”

    雄哥也笑道:“小宋,你不至于让人家把学生证也带来吧?”

    “不用,我就一个问题,请问:把平面形象转变成立体形象的过程和结果,称之为什么?”

    女大学生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道:“叫做升级?”

    宋保军认真答道:“称之为‘造型’,这是最基本的平面设计知识,你居然不会,真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

    雄哥呵呵笑了:“不错不错,你很有意思,是我见过比较有想法的年轻人。”

    那女孩把脸钻进雄哥怀里,娇声道:“雄哥,我不来了,他欺负人家。”

    “不用装了。”宋保军淡淡的说:“这文明酒吧档次如此,你只不过是个初中毕业不读书就出去混街头的女阿飞。”

    座山雕赶紧在台下轻轻一踢宋保军的小腿,笑着举杯道:“我就说嘛,大姐夫是茶州大学双料博士,学识渊博那是一定的。来,大家干杯。”

    雄哥也笑笑举杯,不以为意。看得出他的气量比断牙安大多了,三十六七岁的年纪做到公司七元老之一,不是很简单的。

    座山雕一口气灌下杯中啤酒,用力在桌上一顿,道:“我就直说了吧,今天邀雄哥和各位过来,是要取得一项共识……”

    话音未落,断牙安也一顿杯子:“共识你的屁!我绝不答应大姐跟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能力没能力要权势没权势的小白脸在一起!”

    座山雕撸起袖子:“断牙安,你真的想打不成?大姐不是你的私人偶像,她有自己的路要走,喜欢谁不喜欢谁你根本无权干涉。在老子没把话说完之前,你最好******闭上狗嘴!”

    和断牙安同一阵营的大头明刷的一下就从后腰拔出西瓜刀扔在桌上:“座山雕,来啊,来砍我啊!”

    两位大佬身后的马仔们顿时通通跟着站起,刀子、钢管、棒球棍呼啦啦的全都抓在手里,互相指着对方叫骂。

    酒吧闹哄哄的一片,数不清的污言秽语冲荡耳膜,喊打喊杀之声不绝于耳,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那些个陪酒女郎人人面色苍白,花容失色,相顾骇然。

    至于摇滚乐队,一个个缩进后台去了。

    人如其名的田默山仍旧一言不发,似乎是中立派的李斯特冷笑个不停。

    “都他妈给老子坐下!”雄哥冷冷的说道:“为一件莫名其妙的小事就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叫外人看笑话吗?大头明,你喝酒也带着家伙过来,到底几个意思?有我花熊在,还怕不安全?莫非你信不过我花熊?”

    大头明收起西瓜刀,重新坐下,脸色非常僵硬。

    其他人见状也都慢慢跟着坐下。

    雄哥看看大家,沉声道:“刚才座山雕的话,我个人比较赞成,云大哥为公司操持一辈子,连性命也搭在上头。现在是他姑娘当家,应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要那个男的对他好,不出卖公司利益,其他都好说。”

    断牙安梗着脖子道:“若是那男的是公安局局长,你们也同意让大姐嫁?”

    雄哥沉吟道:“那也是要看情况的。”

    断牙安立即应道:“我就说嘛!大姐嫁人肯定是要讲条件的。不符合条件的绝对不行!第一,人要出类拔卒……”大头明小声提醒,“是出类拔萃。”

    “嗯,出类拔萃!第二,高大威猛,至少长相要让我们这班老兄弟们服气。第三,要有能力协助大姐做好公司管理工作。”

    座山雕气坏了:“那是你的条件,不是大姐的条件。”

    断牙安瞪起眼睛:“怎么着?我就这三个条件,若是未来大姐夫做不到,那还是个屁的大姐夫?”

    看见座山雕又要骂娘,雄哥伸手制止了他,说:“断牙安的意思也对,大姐是当家人,那么她就是公司,公司就是她。大姐的男人不能太差,形象必须过关,能力必须出众,必须让兄弟服气,这样大家才会齐心协力听指挥。”

    座山雕终究还是不敢对雄哥造次,声音也有些软弱:“我看小宋茶州大学双料博士,不算弱了,何况跟大姐感情还那么好。”

    断牙安叫道:“博士又怎么样?文凭能当饭吃吗?在我们公司谁不是双手双拳打出来的?一个读死书的博士,要他作甚?”

    宋保军积怒已久,呵呵笑了:“断牙安,你还当现在是七八十年代,想砍谁就砍谁吗?”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断牙安马上指着他鼻子喝道。

    “我是说,你们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以搞走私、放高利贷、收保护费、抢地盘等等不伦不类的业务为生,有什么出息?”宋保军眼中只有嘲弄。白桦树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他早就猜出来了。一群人打打杀杀,西瓜刀从不离身,嘴里谈的又是那等事情,怎么会猜不出?

    “你、你说什么!”

    宋保军正色道:“我说你们三十几岁的人,天天拎刀子吓唬这个,追砍那个,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你……”

    雄哥伸手拦住躁动的断牙安,冷冷的道:“让他说下去!我看他能说出什么名堂!”

    宋保军索性站起身,指指周围:“带几十个马仔招摇过市,怀里搂着村姑饮酒作乐,以为这就是老大了?我看你出门分分钟要被人砍死!现在什么社会了?有钱人的社会!拳头硬不是老大,有钱才是老大!你出去睁开狗眼瞧瞧外面的世界,别人玩的是女明星,不是几百块钱一夜的村姑!别人出入名车代步,十几辆百万级别豪车轮流换着开,一整个司机班子随时待命。别人进出高档场所,名流官员相陪,打个呵欠就能上媒体头条。人家就算一个博士也有年薪百万,无数女大学生争着献身,你算什么东西?你他妈也够格评判老子配不配得上大姐?”

    断牙安双眼赤红,只有鼻子里呼哧呼哧喷气。

    宋保军点起烟深深吸了一口,说:“这个社会知识才是力量,你们公司管理方式落后,观念老化,成员不思进取,用了几年就要淘汰,云叔打下的江山通通要被你们败光。”

    断牙安怒道:“你他妈算老几?有资格向我们说这种话?”

    宋保军昂然道:“我不算老几,我是茶州大学中文、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历史、音乐、金融、经济、企业管理、社会学、哲学多门专业的博士,只要老子动一动脑筋,就能叫一家公司起死回生,能叫数千名员工从此安居乐业,人人开得起轿车,住得起别墅。你在我面前,只是一个屁而已。”

    “那你说应该怎么搞?”断牙安已是极度不爽。

    “我知道你们就是搞黑帮的,不过那没多大前途。”宋保军掸掸烟灰,目光落在雄哥身上,“第一,制定上班制度,所有人员全部集中管理,加强员工纪律。第二,成立中级管理部门,各部门各司其责,实行垂直管理,统一调度。第三,开源节流,实行入股制度,把钱集中起来让现金流动。第四,找到一个项目去做,实现公司健康运转,每个人都有事做,每个人都有工资拿。”(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007:56:40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