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想讹诈老子
    云青霓微微笑道:“诗诗姐,光姐的生日我怎么好意思不来?”

    胖女人道:“这是你男朋友?”

    宋保军适时伸出手去,脸上满是诚挚的微笑:“你好你好,我是宋保军。”

    云青霓介绍道:“阿军,这是王诗怡,航宇公司陈总裁的夫人。”以往都是宋先生宋先生的叫,现在临时充当男伴身份,要叫得亲密一些。

    胖女人王诗怡肥嫩玉手与宋保军轻轻一触,随即矜持的拿开,笑道:“我还以为青青姑娘冰清玉洁,对什么男人都看不上,原来也交男朋友了。”

    话起来普通,听着却有些含沙射影的,云青霓脸色一变,正要答话。宋保军已笑着应道:“人吃五谷杂粮,自然有七情六欲,交个男女朋友再正常不过了。怎么?王夫人看不开吗?”

    此言一出,云青霓心头暗赞,这话相当得体,既巧妙又能化解尴尬,换做公司那帮大老粗谁也不出这种有水平的话。看来请他还真是请对了人。

    王诗怡啧了一声,问:“不知宋先生在何方高就?”

    “鄙人从事学术工作,在茶州大学搞搞研究。”

    “哦,原来是个教书先生啊。”王诗怡眼中顿时多了一层鄙夷之意,她倒没有怀疑对方只是个二十出头的穷学生。

    宋保军猥琐人格的气质和虚伪人格的态度欺骗性极高。

    平地一站,简约而不简单的西裤外套,冷静而不冷漠的表情风范,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随意一个数字都有人相信。云青霓今年二十六岁,王夫人自然倾向于宋保军比云青霓大个一两岁左右。

    宋保军微微一笑:“只是个糊口的工作罢了,入不得王夫人法眼。”

    “教书育人那也好啊,读书人话文绉绉的,我看着就喜欢。”王诗怡口不对心的应着,:“像我家那口子,满嘴就是钱钱钱,忒俗气了。”

    “读书人也得穿衣吃饭,不谈钱还能谈什么?尊夫满嘴都是钱,这是多少读书人盼都盼不来的好福气。”

    王诗怡摆摆手,显得十分不屑:“别提了,让他陪我逛次街,一年都挤不出三个钟头空闲时间。就知道给我买东西,什么车子啊首饰啊衣服啊鞋子啊,都快堆满一整个仓库了,真是烦人。”

    看样子似乎在埋怨丈夫,然而那眼神浓烈的得意之情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

    “呵呵,是吗?”云青霓只好笑笑,还能什么呢?

    王诗怡上上下下打量宋保军的远远称不上高档的服装:“对了,宋先生应该经常给我们青青送礼物吧?像我们青青这么漂亮的美人不配几条名贵的首饰真真不过去。”

    云青霓不擅谎,勉强笑道:“还没,我们刚认识不久。”

    “刚认识?我就呢,一个穷教师怎么可能有钱给你买东西?”王诗怡的话渐渐不客气起来:“没有钱的男朋友,怎么能叫男朋友?”

    “我和阿军的事倒不劳诗诗姐费心了。”云青霓淡淡应道。

    王诗怡直接对宋保军视若无物,:“上次给你介绍那个杨公子,你怎么不理人家?人家可一直等着你回话,不好好考虑一下嘛?杨公子身家丰厚着呢,要给你送一套价值二十万的钻石首饰。你想想啊,有谁相亲这么大方的,一出手就送几十万的东西?你一直不回话,人家的东西也一直也送不出去。”

    云青霓仍然淡淡的微笑:“阿军送我的东西,就算十几二十块钱的地摊货我也开心。别人送的礼物再贵重我也不在乎。”

    王诗怡终于变了脸色,道:“你还是十七八岁的孩吗?再拖下去就成老姑娘,不值钱了!”

    “钱我有,不在乎男人身家多高,只要对我好就行。”

    “你啊,真傻还是假傻,这社会就该男人工作女人享受,你老是这样抛头露面搞公司还能撑几年?不要等到以后老了才来后悔。”

    宋保军心道这肥婆怪不得对自己充满敌意,原来想给云青霓介绍高帅富来着。

    事实正是如此,前不久的一次宴会中,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遇到云青霓当即惊为天人,便央王诗怡做媒婆代为介绍,言语中许以重利。

    云青霓碍不过朋友情面,见了两次,那杨公子举止轻佻,言辞浮滑,云青霓很不喜欢,此后就不再接触。

    王诗怡兴致勃勃的媒,期间颇花了一番心思,本想着两人门当户对,照理应该非常适合才对。不料被云青霓拒绝,一时下不了台,也对不起杨公子的好意,这时当面遇上,忍不住对她新交的“男朋友”冷嘲热讽起来。

    “诗诗姐,我现在感觉真的很好,你还是不用费心了。”

    王诗怡还待刺她几句,突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目注远处,叫道:“你看,曹操曹操到,杨公子也来了。要不我把他叫过来和你聊几句?”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云青霓语气那么软弱,王诗怡哪里愿意照顾她的感受?径自朝远处人群招手叫道:“杨总,杨总!”

    酒会人数多不多,少也不少,包括侍者在内一两百人。但一个肥婆、一个美女、一个挫男的组合总会容易引起别人关注。

    王诗怡这么张开血盆大口扯嗓子一叫,对面那位长身玉立的杨公子听声音回头,马上瞧见黑夜中月光一般明亮的云青霓,便嘴角含笑朝这边走来。

    没走到十米范围,已大声笑道:“云姐好久不见,我可一直想着你呢。”

    “谢谢。”云青霓不咸不淡的。

    杨公子确实能够归为高帅富一类,二十七八岁年纪,脸庞棱角分明,英挺的眉毛薄薄的嘴唇,腕上一块亮闪闪的江诗丹顿手表昭示其不凡之处。

    “云姐怎么都不接我电话,是嫌弃杨某配不上你吗?”杨公子目光灼灼望着云青霓,眼中隐藏不住倾慕之意。

    “杨总笑了,我的电话一向拒接陌生人来电的。”

    杨公子眉头一皱,脸上不觉闪过一丝怒气,很快掩饰起来,笑道:“怎么?云姐还当我是陌生人呢?这也太见外了吧。不知杨某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云姐真正的朋友?”

    王诗怡插嘴道:“青青这人啊,就是假清高。”

    云青霓:“我也希望能成为杨总生意上的朋友。”特意强调生意两个字,显然不愿扯上私人关系。

    “哈哈,但愿吧。”杨公子转向宋保军,问道,“这位是?”他老早发现云青霓身边有个男人了,只是装作这时才看见。

    “鄙人宋保军,云青霓的男朋友。”宋保军恰如其分表露身份,站在云青霓身前。

    杨公子不觉错愕,呆了片刻,终于伸出手道:“宋先生,久仰久仰,在下姓杨,杨融升,忝为南关公司副总经理,不知宋先生在哪里发财?”

    “他呀,就是茶州大学的穷教书匠!”王诗怡再次插嘴。

    “哦,失敬失敬。”杨公子话头一没有失敬的含义,:“教师安于清贫,值得尊敬。”

    宋保军:“杨总客气了,像你这么有钱,才是教师奋斗的希望。”

    杨融升呵呵笑了起来,:“宋先生挺风趣的嘛,虽然不知道云姐今天突然带你赴宴是怎么回事,也没听过云姐有交男朋友,不过我想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好朋友。本人对敌人从不手软,对好朋友也不会吝啬,吧,你想要什么?”

    他意思再也明显不过:只要你愿意云青霓,什么话都好。

    王诗怡就在旁边笑得十分夸张,显然在等待一出好戏上演。这话换谁都不好回答,什么都不要的显得太过装逼;想要某某数额的钞票,嘿嘿,那最好不过了。

    云青霓也深皱眉头,似在不满对方的无礼。

    不想宋保军神色认真的掰着手指头数道:“我想要的东西很多,比如带泳池的别墅、两千八百万的宣德甲子、长两百米的私人豪华游艇、纯血赛马,最好再来几幅范宽的真迹、梵高的名作,我也基本满足了。”

    杨融升本来微带得色的脸一僵,低声喝道:“宋先生,你开什么国际大玩笑?!”真当老子傻瓜了,这些东西要全送给你,老子倾家荡产都不够赔。这******狮子大开口,也还真敢!

    宋保军不禁后退一步,仿佛为杨融升气势所逼,讶然道:“怎么?杨公子给不起?你不是自称非常大方的吗?只是区区别墅车子游艇赛马就给不起,也太让人笑话了吧!还有这样的抠门气自私又喜欢吹牛的高帅富吗?像你这样怎么泡妞的?给不起就明嘛!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他表情太过逼真,感觉像是诚意十足的羔羊轻信大灰狼的话而受到伤害的可怜模样。

    云青霓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杨融升本来还不如何的,听了这挖苦意味浓重的话语,只觉血压升高,冷笑道:“我给不给得起,也得看你值不值这个价钱!想讹诈老子,你还没这个资格!”(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