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我男朋友宋保军
    “我有讹诈你吗?刚才不是说要给我的吗?”宋保军显得越发无辜。

    杨融升索性不再理他,向云青霓道:“云小姐,我心里非常敬重你,但也请你不要请这种三流演员来做戏行么!他根本配不上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云青霓道:“请问杨总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我们两家可以在一起深入合作,我爸爸的南关公司和你的白桦树公司合而为一。那样我们才能发展壮大,成为茶州数一数二的巨型龙头企业,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谈生意可以,老是扯上私人感情杨总不觉得太无聊吗?”

    杨融升冷笑:“我原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是我想错了,既然你非要拒绝我的好意,那也由得你!”

    云青霓想不到这男人如此没有风度,一言不合就出口威胁,淡淡的说:“我们白桦树公司在道上混了几十年,还没怕过谁来着,请杨总自便就是。”

    “是么,那么云小姐会知道你今天这个决定会有多错误。”杨融升气愤愤走开,不忘向宋保军说道:“带泳池的别墅是吗?你一定会后悔你今晚有多风骚。”

    王诗怡则是连连顿足,叫道:“哎呀!青青,生意场上不就是你谈我笑,大家嘻嘻哈哈胡混过去的吗?何苦把话说死,非要得罪他不可呢!杨公子的父亲关系深着呢,说不准你们白桦树日后想转白道,恐怕还得求到他的门上。”

    云青霓说:“对不起诗诗姐,我们公司走白道还是****,自然有我们的路。”

    “哼,清高,我看你装到几时。”王诗怡抬着下巴转身而去。

    云青霓被这两人平白一顿搅和,肚子里气得一塌糊涂,又怕被“多料博士”宋保军小瞧自己。斜着眼睛偷偷一看,发现对方神色如常,那麻木平静的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不由暗中松了一口气。

    “宋先生,你不会笑我吧?”

    “笑你什么?”宋保军愣了一愣反应过来,说:“谁的人生中能没出现几个碍眼的苍蝇呢?这有什么可笑的,把他们拍死就是了。”

    “呵呵,是么。”云青霓只好苦笑,心道你说得真简单,南关公司好歹也是市值好几亿的大公司,拿什么去动人家?

    挽着宋保军一路走进大厅中间,生日宴会的主人穆秋光正被众人簇拥着,宛若众星拱月,光彩绚丽。

    穆秋光是宣德公司下属企业心源科技公司前任副总经理穆红革的独生爱女。

    穆红革五十二岁,因应酬过度,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病退之后推女儿为心源科技公司茶州分部总经理。

    穆秋光这两年加快电动车销售业务,两轮电动便车占据茶州市场半壁江山,四轮电车也取得了不俗业绩,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茶州工商界看在宣德公司的份上都卖她面子。

    今天是穆秋光的生日,借机广邀朋友,一则联络感情,二则可以谈谈生意,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女寿星穿了一套大红色露肩曳地长裙,胸口佩戴一朵蓝花,仪态雍容高贵。只是宋保军经过猥琐人格洗礼的眼光何其毒辣,一眼看透她浓妆之下的本来长相不过是个普通女孩的相貌。

    云青霓挽住宋保军上前,朝顾盼生姿的穆秋光笑道:“小光,我来得不算晚吧?祝你生日快乐。”说着递上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包在五颜六色的盒子里,前头打了个蝴蝶结。

    “啊,青青,你可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说起你呢。谢谢你的礼物。”穆秋光分开众人,与云青霓轻轻拥抱,脸贴着脸说了几句话悄悄话。两个女人一个华丽一个清淡,各有千秋,周围好些男士都不禁暗自评判两人的长短。

    穆秋光拿着礼物盒子笑问:“青青,我可以打开看看吗?”云青霓连连点头。

    里面是一把造型精致的金色钥匙,通体纯金打制,重约三十克,正面用颜真卿体刻有穆秋光的名字,反面刻有日期。这礼物既不特别贵重也不轻薄,价值正好合适,寓意很是独到:祝你掌握茶州市场的关键。

    旁边两名客人附和着称赞了几句。

    穆秋光一见非常开心,笑道:“青青,难得你有心,我很喜欢呢。”拿在手里把玩一阵,装进盒子里转交给后面的随从代为保管。

    穆秋光又看向宋保军:“这位是?”

    “哦,你们不是老嚷嚷着让我带个男伴吗?现在来啦,我男朋友宋保军,茶州大学教授。”云青霓分别为两人做介绍:“阿军,这是宴会的女主人,心源科技公司茶州分部总经理穆秋光,你们认识认识。”

    宋保军对别人称呼自己为“教授”已经越来越心安理得,闻言从腋下取出云青霓代备好的礼物送上,笑道:“穆总,祝你生日快乐。”

    “我们青青眼光这么高的人平时谁也看不上,宋教授真是一表人才,怪不得青青选得上你。”穆秋光也是久经商场的女强人,言语间客套虚伪。诚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嘛,不然宋先生身上哪处地方和一表人才四个字沾边了?

    “穆总青春靓丽,风度迷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令鄙人一见心折,几乎赶得上我家青青妹子了。”宋保军不肯落了下风。

    “呵呵,宋教授不愧是做学问的,真会夸人,青青跟了你真是好福气。”穆秋光拉住云青霓说,“青青,你来得正好,我正要为你介绍一个人。你上次说想找投资,不知波利公司的张总你认不认识?张总一直也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她的投资公司很有名气的,看人很准,不如你们接触接触?”

    宋保军听到“波利公司”,心头咯噔一声响。

    穆秋光人缘极好,不但为自己公司做生意,也为别人介绍生意,牵线搭桥的事情做得自然而然。大家因为她的关系而做成生意,以后也往往对她的生意多加照顾,正好是双赢的局面。

    “小光,谢谢你了。”云青霓轻声应道。

    穆秋光打了个电话,双方寒暄一阵没营养的话题,便看见一男一女相携款款而来。

    女的身材矮胖,相貌平庸,但穿着打扮很有品味。上浅下深的小收腰礼裙和厚防水台高跟鞋让身材拉高不少,高高挽起的发髻和露出锁骨的上装又让脖子修长许多,这就叫人忽略了她的缺陷。

    女人身边挽着手的中年男子外形俊朗,高大魁梧,身材潇洒挺拔,步伐沉稳有力,看起来像是电影明星一般出色,一时引得好些贵妇人瞩目,都在私底下悄悄询问这男人到底是谁,怎么就跟了张雪媛这茶州交际圈的著名碧池。

    穆秋光迎上前笑道:“张总,你可来了,我还道小妹区区寒酸的生日宴会,张总不肯赏光呢。”

    “怎么会?穆总相邀,做姐姐的求之不得,怎肯落于人后?先前堵车,来得晚了些。穆总,祝你生日快乐,越长越年轻,越活越漂亮。”张雪媛笑着递上礼物。

    穆秋光说:“张总,来,我为你介绍介绍,这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白桦树进出口贸易公司总裁云青霓云总。云总的生意近几年来发展迅速,迫切的需要一笔投资,你们正好可以谈谈。青青,这就是波利风投的张雪媛张总,我想你们一定都听说过对方。”

    云青霓笑道:“张总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只是今天才托着小光的生日宴会有缘相见。”

    “云总,你好。”张雪媛神色淡然,并不如何热络。论谈判手腕,她远比单纯的云青霓有眼色,知道对方在寻求投资,那就是有求于己,这姿态身段可得摆出来。

    云青霓正待把话题深入下去,便听到两个男人同时冷哼一声。

    只见宋保军和对面那男人相距一米有余,眼睛直瞪眼睛,互相虎视眈眈。云青霓甚至感觉到周围气温突然下降好几个摄氏度。

    “阿武,你怎么?”张雪媛诧异的问道。

    韩维武冷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宋家的小子跑这里来胡混,上次假扮律师,这次又装成什么骗人?媛媛,你还记得吗,这小子就是那个……吴秋芳的亲外甥宋保军,人可恶得很,经常装神弄鬼,就是不做好事。”

    张雪媛当即变了脸色:“韩维武!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提那贱人的名字么!”

    “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韩维武唯唯诺诺连声,说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怕你被他们合伙骗了。”

    张雪媛冷着脸站到宋保军面前,翘着鼻孔说:“你就是吴秋芳的亲外甥?”神情甚是无礼,也不管云青霓什么脸色。

    宋保军没去看她,点起河水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鼻孔缓缓喷出两股白雾,阴阳怪气说道:“你就是韩维武的姘头?”

    张雪媛冷哼一声,“云总,这男的是你什么人?”

    云青霓只得应道:“张总见笑,他是我男朋友宋保军。”[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