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妹子想和你做朋友
    “0.1分?这么艰巨的任务起码加十分。”一些不愿上台的学生笑着凑趣。

    裘元成摆手道:“那可不成,要是有人连续上台十次,我试也不用考了。这样吧,我来点名,点到谁谁就上台,不想上的扣十分。”

    众学生纷纷用咳嗽声表示不满:“裘老师,哪有这样的,上台才加0.1分,不上台的就扣十分,太卑鄙了!”

    裘元成不予理会,直接点出心目中盘桓已久的名字:“宋保军同学,刚才你说你从童年时代已经仰慕我的威名,想必是练过,那么请你上来展示一下吧。”

    “叫我?玩笑开大了吧!”宋保军吃了一惊,连忙假装随同众人一齐左看看右看看,都在用目光寻找那被裘老师点到名字的倒霉蛋。无辜的表情倒是装得极像,若非裘元成早已盯住了他,只怕也要被骗过去。

    “宋保军,不用看了,叫的就是你,快站起来。你前面说书法是一门伟大的艺术,理论是不错的,但终究得在实践上见真章。”

    宋保军无可奈何,起身赔笑道:“裘老师,您的课程博大精深,我才疏学浅,只来得及学了一两成。仓促上台恐怕玷污您的名声,就免了吧。我看这位柯宇伟同学非常用功,领悟裘老师的讲课特别深刻。”他指指上课前发生过矛盾的男生柯宇伟:“不如让柯宇伟同学上台,也好体现裘老师的水平。”

    旁边传来几声等着看好戏的笑声。

    柯宇伟叫道:“你发神经啊!裘老师叫的是你不是我!”总算顾忌课堂之上,不敢出口成章。

    宋保军说:“怎么?不敢上台?难道你刚才一直在睡觉?裘老师,我检举!柯宇伟上课睡觉!如此丑陋的行径简直污染神圣的课堂,太丧心病狂了。我建议将这个隐藏在像我这样三好学生中的害群之马逐出教室,学分直接清零。”

    柯宇伟大怒,指着他道:“你有种再说一句?”

    宋保军耸耸肩。

    裘老师皱眉道:“宋保军同学,让你上来就上来,不要推三阻四的,还故意污蔑其他同学。”

    柯宇伟马上说:“听到了没有,傻帽!裘老师让你上去,别浪费大家时间。”

    “好吧,既然裘老师强烈要求,在下只好却之不恭。”宋保军不得不硬着头皮向讲台走去。他实在是没练过几天书法,功底极其有限,若论嘴皮子功夫,胡诌几句是可以的,真得手底下见真章未免贻笑大方了。

    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呼叫文艺人格:“文艺,文艺呢?老小子躲哪去了?你敢说书法不是艺术的一种,老子活劈了你。”

    文艺人格没有出声,是哲学人格在答话:“昨天幽能消耗过度,至今没有补充完毕,不足以融合任何人格。眼前的局面不是什么大问题,也没有人挤兑你,还是胡乱应付一下够了。”

    “喂,你们一个个全部偷懒啊?快出来干活!老子要写出名垂千古的伟大作品,最好王羲之张旭颜真卿什么的都来。”

    “算了,真的只是小问题,你把幽能用得这么干净,我拿什么建设虚数空间?领导一直很关心我们的空间进度,再不赶紧就要挨骂了。”

    “什么狗屁空间,搞了一个多月还是只能看到几团模糊的影子,这也算建设?”

    宋保军骂了几句,脑袋里再也没人答话。

    裘元成在讲台上铺开宣纸,指指砚台搁着的毛笔说:“请吧。”

    台下几十名同学顿时齐刷刷直看过来,包括柯宇伟仇恨值满满的眼神,同样也有大量妹子好奇的目光以及陌生的同学幸灾乐祸的笑脸。

    宋保军幸好有过大礼堂独对三千名观众的经历,深吸一口气,紧张感慢慢消失。

    双脚弓步站立,一手据住讲台边缘,一手提起笔在砚台上舔了舔笔尖,在纸上写了起来。

    “水光潋滟晴方好……”水字第一笔就给写歪了,宋保军忙回头问:“裘老师,这没事吧?”

    “没事没事。”裘元成板着脸不置可否。

    宋保军一边写一边冒汗。他真不是写字的料,一笔字写得扭扭斜斜,东歪西倒,笔画忽大忽小,忽左忽右,如同鸡爪一般凌乱丑陋。别提什么颜骨柳风兰亭气,根本连小学生都不如。

    裘元成倒背双手,边看边摇头。

    接下来是“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战战兢兢终于写完,苏轼的名诗《饮湖上初晴后雨》,诗中述说的飘渺空灵的意境,在他笔下完全一塌糊涂,仿佛一滩烂泥。

    待墨迹稍干,裘元成吩咐侍墨的女生挂起宋保军的作品。这幅字一展现出来就叫人大哗,说实话太难看了。在座学生或多或少都有书**底,不说挥毫绽卉、笔下生花,至少也写得端正工整,拿出去不会遭人嘲笑。

    柯宇伟当先叫道:“宋保军,枉你读了十二书,写字写成这样,上什么书法课?裘老师,快开除他!他不配当你的学生!”

    宋保军藏起愧色,丢下笔朝大家拱拱手:“献丑献丑!”

    “献丑?你也知道自己丢丑?”柯宇伟丝毫不留情面。

    裘元成刚想点评一二,宋保军抢先拾起教鞭点点挂黑板上的字帖说:“看看这字,朴素笨拙,虽然不成章法,到底也有天然谐趣,返璞归真嘛!谁生下来就能写得一手好字的?到底不像那什么柯宇伟同学,匠气十足,终究学无所成。”

    裘元成道:“这个……”

    宋保军打断裘老师的话大声说:“当然了,本着与裘老师交流探讨的精神,我认为本人的字还是有很大进步空间的。你们看,水光潋滟晴方好,这诗写得多棒,简简单单二十八个字,西湖之美概写无余,比喻神妙贴切。对西湖来说晴也好雨也好,对西施来说浓妆也好淡抹也罢,都无改其美,陈衍在《宋诗精华录》说后两句‘遂成为西湖定评’,果然美啊,美到了极点。”

    本是评论书法,他却话头一转,把内容转到诗作的本身,啰里啰嗦扯了一大通。若是古诗品鉴课,他这评语不错,偏偏这里是书法课。

    裘元成再也忍无可忍,一把夺过宋保军手里的教鞭厉声喝道:“下去!”

    众人哄堂大笑,侍墨的女生笑得前仰后合,一筒浓浓的鼻涕喷将而出。

    宋保军侧身潇洒避开,拱手道:“承让承让。”晃着肩膀在众位学生起哄鼓掌之中返回座位,兀自微笑朝大家点头致意。侍墨的女生羞愧得无地自容,急忙蹲进讲台后面拭擦鼻涕。

    裘元成脸色铁青,揭开字帖说:“这字太烂,没有任何讲解的必要。下面我们来品鉴苏轼的书法作品《赤壁赋》中的特色。”

    旁边不少人对宋保军抱以同情的目光,写的字帖被导师当众说烂,可真是太丢脸了。

    宋保军浑若未觉,照样摊开书本听课。课上到一半,手肘被人碰了碰,回头一看,旁边一个大饼脸男生递过来一张纸条。

    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我也i欢苏shi的诗词!下课后一起和你可以讨论吗!”

    没看错,喜欢的喜字和苏轼的轼字是汉语拼音,主语和宾语搞错了地方。就像小学生初学写字时遇到哪个字不会的往往先用拼音代替,语法错漏百出,代表着最低级的水平。

    但这里是大学的课堂!能考上这所大学的没一个是白痴。

    宋保军皱着眉头问大饼脸男生:“谁传过来的?”

    大饼脸男生指指前方:“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说要传给你。”

    宋保军向前一看,只见前面几排一个脸色黑如锅底的女人正回脸朝自己笑。那女人鼻塌口阔,皮肤黝黑油亮,咧嘴一笑,只在半空中露出两排闪亮的白牙。正是来自尼日利亚的女留学生,仿佛混在牛奶中的巧克力,十分鲜明醒目。

    怪不得汉字写那么糟糕。

    宋保军的心脏险些蹦出胸腔,连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回身便把纸条递给后面的学生:“同学,那个尼日利亚妹子想和你做朋友。”

    “啥?”该同学一脸茫然。

    “有个妹子想和你做朋友!”宋保军稍稍加大音量。

    同学这才喜滋滋的收起纸条说:“谢谢啊,下次有空请你吃饭。”

    “不客气,身为一名活雷锋,这是我应该做的。”

    裘元成讲解一番,又让学生做了半个小时的练习,下课铃声响起。

    宋保军夹着书本随人流往后门走,只见前门走廊边上站着个靓丽的女孩子,正朝一阵一阵涌出的人群张望。

    女孩子一条蓝色的及膝短裙和鱼嘴坡跟小皮鞋,上面是白色的针织坎肩,梳着厚刘海的披肩长发,总体显得清秀亮眼,非常会打扮。一米七多点的高度,身材均称偏瘦,长腿笔直秀挺。脸蛋非常精致,明眸皓齿,鼻梁挺直,嘴唇如水般润滑。不敢说绝世美人,至少也是柳细月那个级别的。(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