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你不要太欺负人
    二楼空间比一楼稍窄,中间地板特意空掉一块四十平米的地方,加装围栏,设计成“楼中楼”式样,可以望见下面一楼的场景。天花顶一盏延绵七层的大吊灯直垂而下,一楼二楼都能观赏,非常漂亮。

    郭俊等人就在二楼靠围栏的地方订有一张台子,马国栋、周翔几个人坐在边上等着。现场一大堆光棍,只有龙涯带着女朋友霍彩凤,陪坐在旁边,打扮靓丽出众。

    席面摆有消毒碗筷,中间是个没点火的火锅汤底,白花花的颜色。旁边一张不锈钢货架,里面分别是百叶、毛肚、肠、肉片、牛血等牛杂和水豆腐、油豆腐、芋头片、菠菜等素菜。

    郭俊起身招呼道:“军哥快来,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宋保军拿出河水香烟四下散了一圈,说:“大家都等我一个人,可太不好意思了。”

    “我们前面点了几个菜。军哥你看你喜欢吃什么的,通通都给点上。”郭俊拿出菜单交给军哥,语气十分豪爽。

    宋保军说:“来一份超大份的红烧猪蹄和超大份的牛排就行了,我饭量小,吃不了多少。”

    郭俊扭头去找服务员,谭庆凯趁机向他说了军哥有几个朋友待会儿要来,让多订一席酒菜。

    郭俊顿时面有难色,谭庆凯拍胸脯道:“军哥朋友那一席的费用都算我的,你尽管放心。”郭俊这才假意推托道:“这怎么行呢,军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今天既然是本人主持工作,哪能叫你破费?”

    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用餐。点火之后火锅慢慢沸腾翻滚,一群人翘首以盼,气氛热烈。

    龙涯拿起一盘百叶放锅里倒去,筷子稍稍搅动,高叫道:“快吃啊,不然百叶煮老了就嚼不动了!”

    百叶被滚汤烫开,在沸水里变色卷曲,宋保军当先夹起一块送入口中,说:“味道不错。”

    大家吃了一会,郭俊让服务员送来一箱冰镇啤酒,给在座各位倒满。

    宋保军首先向郭俊举起杯子:“首先感谢今天的东道主郭俊同学,一席丰盛的酒菜,既体现了郭俊同学的豪爽热情,也表现了我们班级的团结向上精神。祝你在下一轮的赌球中旗开得胜,来干了这杯。”

    郭俊仰脖子干了一杯。霍彩凤心道这位宿舍大哥说话一套一套的,真有意思。

    宋保军又说:“第二,祝愿郭俊同学早日向邱佳丽表白成功,尽快结束单身生活,好事成双成对,再来一杯。”

    郭俊不得已再干一杯,大声笑道:“今晚喝醉就再向去邱佳丽表白一次,如果成功我明天继续请客!”

    有人低声道:“我看八成没戏。”

    霍彩凤发现宋保军似乎是一群男生的核心人物,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夹了一筷子牛肠放在宋保军碗内,媚笑着说:“军哥,吃。”

    她正牌男友碗里还空着,宋保军本来也对这个女人没多大好感,淡淡的说:“谢谢,不过我不喜欢牛肠。”说着夹起肠子丢进专门堆放食物残渣的盘子里。

    霍彩凤脸色连变几变,讪讪的垂下脑袋。

    正说着话,过道边上一个染红头发戴金项链的年轻男子指着隔壁的桌子向服务员说道:“不是说满座了吗?这不还有一张台子空着?你们恶意欺骗消费者,生意是不是不想做了啊?”

    服务员礼貌的赔笑道:“先生,这张席位已经有人预定了。”

    “预定?人在哪里?”红头发男子脸色很不友善,音量渐渐加大:“人都没到,也能叫做预定?按照时间我们是先来的,这张台子就应该让给我们,又不是不给钱,你们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

    服务员十分为难,只是结结巴巴的说道:“先、先生,人、人家事先预定了的。”

    红头发男子大概十九二十岁年纪,身材偏瘦,说话老爱翻着上嘴唇,露出发黄的门牙,显得非常狰狞。闻言叫道:“什么预定预定,快让你们经理出来!”

    又从楼梯走上六七个男人。打头一个男子下巴蓄满胡渣,看样子二十五六岁,目光阴沉冷冽,全身裹在长长的黑风衣里,厚重的皮鞋跟咔哒咔哒敲打水磨石地板,好不威风凛凛。其余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紧紧跟在胡渣男的身后。

    红头发忙向来人叫道:“老大,他们说全部客满了,就还剩这张被人预定的桌子空着。”

    服务员正好叫来酒家经理,一个肥肥胖胖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边拆开手上的“玫瑰王”香烟散给众人,一边赔笑道:“何老大,您来就餐怎么不提前交代一声,我好给您留个最好的地儿。”

    胡渣男拿起香烟叼在嘴上,胖经理马上凑上前给他点火,笑道:“您看这全都满了,真是一万个不好意思。我看看啊,四楼有间包厢的客人马上就结账了,您只要稍等十分钟,我让服务员上去收拾?”

    胡渣男冷冷的说:“唐经理,你这酒家我来过几次,大厅气氛不错。我就想在大厅吃饭,也不愿等别人打扫卫生,你看那空着的桌子怎么回事?”说着指指宋保军一桌身边的空桌。

    胖经理赶紧翻看顾客记录单,说:“呃,何老大,真的不好意思,有人预定了。要不您再等等吧,这次我给您打个七五折。”

    “七五折,你还真好意思说,如果免费的话我就等二十分钟。”何老大冷笑道:“看你也做不了主。行了,我们就要那桌了,预定的人来了的话让他们先等着。”

    胖经理满头大汗,连连点头哈腰笑道:“何老大,这样我们会很为难的……”

    “那你打电话给他们说一下嘛,我们也不是不通情理,关键还是看你们酒家的态度。”

    几个小青年也不管胖经理的反应,直接坐进空桌的椅子,招呼服务员过来点菜上酒。

    胖经理无可奈何,只好说:“那好吧,我问问预定的客人。”走到郭俊边上,抹着汗笑道:“小兄弟,小兄弟。”

    “什么事?”郭俊正吃得不亦乐乎,一愣回头。

    “就是一个小事想跟你商量商量……”胖经理照例给在座诸位散发香烟,赔笑道:“你们刚定的那张席位,依照我们酒家规矩,只能预留二十分钟时间。二十分钟时间一到,预定资格自动取消。你看这样吧,结账我给你打个九折怎么样。”

    “只能预定二十分钟?”郭俊不高兴了,停下筷子说:“哪有酒家只能预定二十分钟的?万一别人还在路上开车,赶得慢点,这不白预定了?”

    谭庆凯听到话头,感觉在军哥跟前丢了面子,说:“老板,前面预定的时候怎么没跟我们说只有二十分钟时间限制?你们这属不属于消费欺诈?”

    胖经理客气的说:“是我们失误了,还请多多谅解。所以嘛,给你们打个九折优惠。”

    宋保军笑道:“既然预定时间到了,我们就开始用餐,阿凯,你过去那边坐着,让服务员上菜。这样我们也不算违反规矩。”

    “这个……”

    谭庆凯起身一看,不满的叫道:“经理,怎么有人?”

    对面相距五六米的桌子几个小青年回过头说:“经理,就是他们定的桌?”

    胖经理两头为难,打着哈哈不停的搓手。

    一直不动声色的龙涯眼睛猛然直了,紧紧盯住对面刚刚落座的何老大。

    何老大也看见了人群中的龙涯和霍彩凤,不禁站起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你们两个也在,真是冤家路窄啊。”其他几个随从纷纷跟着站起,眼神极为不善,红头发翻着嘴唇说:“老大,他们还敢在我们面前出现,废了这两个狗男女!”

    何老大压低嗓子道:“小赤佬,你很牛逼嘛!今天的单子由你结了,通通给老子滚蛋!阿凤,你这臭还敢和野男人出来吃吃喝喝,故意让我看到吗?呵呵!”

    霍彩凤低垂着头不敢看人。龙涯咬着牙说:“何老大,你不要太欺负人了。”

    “欺负你?我这是在教育你怎么好好做人知道么!”何老大昂着头脸色越来越冷。

    两张桌子之间的气氛登时凝固犹若实质。

    红头发直冲过去,狠狠拉扯龙涯的衣领道:“还愣着干嘛?快站起来接受老大的教育!”拉得对方身体一晃一晃。龙涯怕碰翻桌面,紧扶住桌子边沿。

    红头发一巴掌啪的扇在龙涯脑袋上,大声笑道:“蠢货,还敢享受火锅,和老大抢席位,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龙涯被扇得两眼金星乱冒,一拍桌子起身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这一群人打扮不伦不类,神色间都是混惯社会的老油条模样,一个个脸上写满不可一世的表情,眼里通通射出嚣张跋扈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货色。

    相反,郭俊那伙人除宋保军之外都是学生穿着,尤其中文系的男生,书卷气十足,格子衬衫,或是收腰条纹小西服,牛仔裤、帆布鞋。人人一股文艺青年的味道,一看就是挨揍的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