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大姐夫,怎么回事
    河马老大冷着脸向霍彩凤招手道:“小杂种,还不过来愣着干嘛?”

    霍彩凤几乎没有半分犹豫,也不管龙涯等人什么反应,径自走过去搂住河马老大的胳膊,动作自然流利,又是紧张又是讨好的娇笑道:“哥,干嘛呀?想人家了?”脸庞就直接靠在对方肩膀上。

    河马大是得意,说:“很好,我的火气确实下不去。今晚在外面开了个房间,你帮哥下下火?”

    霍彩凤撒娇似的轻轻掐了他一把,笑道:“哥,那你要多疼疼人家哦。”

    “那是自然,哥的经验丰富嘛,包你爽歪歪,第二天早上起不了床。”

    旁边几个河马帮跟班小青年都跟着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再看看郭俊等人,不外是屈辱、难堪、悲愤、郁闷、烦躁种种表情,一个个把脸埋在胯下不肯抬起来。

    龙涯在挨打之中不忘怒骂道:“宋保军,你算什么东西!老子保护费也交了,你是这样搞的?没本事别到处糊弄同学!从今天开始我不是你朋友!”

    “哟呵,保护费?”河马老大眼睛一亮,顺手搂着霍彩凤的纤腰,笑道:“想不到神圣的茶大校园也开始有人收保护费了。龙涯,你受到保护了吗?在座哪一位叫做宋保军的,请自个儿站出来吧。”

    霍彩凤马上指着宋保军道:“哥,就是他,硬充老大的,我刚看见龙涯他们都叫他军哥呢!您好好收拾他一顿。”

    “站起来,别愣着!”河马老大喝道。

    宋保军不由暗骂龙涯不懂群殴中虚实结合的道理,暗暗将一双竹筷藏在怀里,慢慢起身,笑道:“河马兄,有话好商量嘛,何必打打杀杀的,多没劲哪。”

    他本来已收起筷子,准备在河马老大最得意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扑过去,将筷子捅进对方的咽喉!前后步骤、时间拿捏、左右方位、各人反应种种情况全部考虑得清清楚楚,在脑海里模拟演练了好几遍,完全保证到时候实施的过程没有缺失。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正是这个道理。

    就算捅残河马老大,不过正当防卫而已,算不了什么。

    不料却被龙涯一口叫破,引得众人纷纷关注过来,这下什么都不好使了。

    “你就是在茶大受保护费的宋保军?”河马老大微微眯起眼睛,拿起香烟叼在嘴上。霍彩凤手脚轻快的接过打火机为他点上。

    宋保军摊着手,两手空空,用姿势表示自己毫无威胁,踏前一步说:“呵呵,什么收保护费都是我们同学之间开开玩笑的,河马哥给个面子嘛,今天大家吃饭的费用由小弟掏了。”

    河马旁边一个龅牙小青年抬手便给了宋保军一记耳光,叫道:“河马哥给你面子,谁给河马哥面子?不光饭钱,另外每人一条玫瑰王好烟孝敬!”

    宋保军精神集中在河马身上,神经细胞通通蓄满气势,就待随时随地发动袭击,对这一巴掌既不能躲,也不想躲,随口应道:“好说,好说!”眼睛紧紧锁住河马的双目。

    龙涯看在眼里,失望无比,只觉身上被踢得更痛了。

    河马老大吸了一口烟说:“既然龙涯向你交保护费,我想他是你小弟吧。小弟做了错事,老大必须承担责任,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龙涯呢,勾引我的女人……”这时霍彩凤红着脸在老大怀里忸怩:“哥,瞧你说的,我哪有跟那个丑男……”

    河马老大轻轻推开霍彩凤,续道:“每人一条烟,呵呵,我可以当你是在打发叫花子。既然睡了我的女人,就必须承担后果。这样吧,一万块,就算了结此事,以后我也不再追究。”

    “一万块?你当这****镶金的吗?外头女大学生包夜也就五百六百,什么姿势任玩。我也是讲规矩的,龙涯玩了你女人几夜,就按照每夜五百来算,你看如何?”

    他若是一味的唯唯否否,河马倒还怀疑他使诈。眼下说话发狠,颇有些谈判的气势,河马也就去了疑心,冷笑道:“你当我是鸡头么?嫖了老子的女人还什么包夜不包夜的!再清楚明白说一遍,一万块你给还是不给!”

    “先给五千定金怎么样?我匆促过来吃饭,身上没多少现金。”宋保军手伸进衣服里,脸色平静沉着,眼中精光闪烁。借着说话的空当,他脚步悄悄移动,距离河马仅有一步之遥。

    宋保军已经预见下秒钟河马老大血溅当场的画面,正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有人喝问:“怎么这么吵?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大姐夫在哪一张台子?”

    五个男人迎面而来,为首一人西装革履,身材魁梧雄壮,嘴里叼着一支肥大的雪茄,眼睛像是食肉动物般搜寻猎物,正是白桦树公司的座山雕。后面跟着都是他的小弟。

    河马老大一见之下说道:“你的事一会谈。”连忙举手招呼,满脸堆笑,全身气势全垮了,大声道:“雕哥!”

    座山雕看看河马帮众人先是一愣,再看到与河马帮对峙的宋保军和在红头发脚下鼻青脸肿的龙涯,又是一呆。

    河马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笑道:“雕哥,您也来这吃饭哪?”远远的便伸出双手,仿佛迎接干部下乡的村民,脸上激动、欢喜、讨好,种种表情通通在一瞬间绽放,宋保军心想这变脸速度可以拿奥特曼金像奖了。

    座山雕板着脸没有说话。

    河马发现对方态度不善,急忙掏出香烟双手恭恭敬敬的奉上,说:“雕哥,真的不好意思,本来在这里教训几个小瘪三,无意冲撞您用餐的兴致,真是太不应该了。今天的费用通通由小弟买单,您老不用客气。”转头向跟班们招呼:“你们几个站着等死吗,还不过来向雕哥问好?这么笨,连个眼色都不会看!”

    其余几个小混混纷纷上前,战战兢兢的笑道:“雕哥好!”

    宋保军见状坐回椅子上,红头发一把揪住他衣领恶狠狠的说:“小子,站起来!没看到大人物来了吗?”宋保军又被无奈的拽了起来。

    河马点头哈腰笑道:“雕哥,约了人?”

    “是啊,约了人。”座山雕不再理他,快步走向宋保军,说:“大姐夫,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得晚了。”

    “也不算晚。”宋保军淡淡应了声,拿起一支河水烟,座山雕马上擦燃打火机,手拢住风口凑上前点火。

    刹那间,河马老大面孔白得如同涂了粉似的,双手双脚如同被无形的绳索紧缚,丝毫难以挣扎。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他知道自己大大得罪了座山雕,可是偏偏就不明白为什么雕哥会认识那种在校学生小瘪三?

    座山雕低声问道:“大姐夫,怎么回事?”

    宋保军瞬间权衡局势,得出座山雕绝对是有求于己的结论。因为自己和大姐亲近,座山雕主动过来靠近,还不是把宝押在上面,希望将来能够借机掌握公司大权?既然你有所求,就必须先得付出,想来人人明白这个道理。

    宋保军想通此节,当即收起脸色,冷冷的说:“河马帮的几位老大认为在这里收保护费比较容易,你觉得如何?”

    “他们敢向您收保护费?”座山雕冷汗都快下来了。

    前天参加穆秋光的生日宴会经历不愉快的事情之后,云青霓担心宋先生遭到张雪媛的报复,命令座山雕组织团队严加保护宋先生。只要宋先生少一根汗毛,保护不力者一律开除出公司。

    云青霓当上大姐以来还从未针对兄弟们下过如此严厉的命令,想是宋先生在她心头位置极为重要。如果没有疑问,很可能将来的大姐夫就是宋先生了。座山雕不敢有误,拉起一批得力干将准备行使保护大姐夫之责,不料刚刚约出来谈话,便发生这一遭事情。

    河马已经傻了,一边抬手拭擦冷汗,一边语无伦次的道:“雕哥,雕哥,我,我真不……不,不,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您老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弟这一回吧……”

    座山雕脸庞阴沉得能滴出血来,咬牙道:“大姐夫,怎么处置他们,请您示下。”

    宋保军抠着鼻屎向河马道:“你这么站着面对在场观众,似乎不太礼貌,有什么话还是跪下说吧。”

    河马不敢去看宋保军,犹犹豫豫的偷眼等座山雕表态。这跪下倒简单,不过膝盖一软,可现场好几百名食客,传出去以后还用做人?

    冷不防座山雕身后的一名随从冲他腿弯直踹过去,喝道:“大姐夫叫你跪就跪!愣着等屎吃么!”

    河马扑通一声,膝盖狠狠撞击地板,就趴在了宋保军面前。

    宋保军顺势抬起鞋子踏在他头顶上。

    其余几个跟班通通面如土色,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

    而霍彩凤则是浑身僵硬,嘴巴张得老大,任由口水横流而下浑若未觉,已经彻底傻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