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情敌驾临班长发飙
    说打就打,动作绝不张扬,姿势也不夸张,却带着一股****人物才有的狠辣气息,看不出其中门道厉害的观众们没觉得如何。

    倒把座山雕吓得不轻:宋教授的多料博士莫非也包括散打专业?

    直到河马帮所有人通通倒下,只剩霍彩凤一个人花容失色,发现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军、军哥……”霍彩凤眼泪汪汪,结结巴巴的说:“都、都是河马强迫我,我、我也没办法,您、您就原谅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龙涯喉咙咕哝一声,缓缓从鼻孔喷出两股浊气,气愤愤瞪着这位此刻已属于前任的女朋友。

    霍彩凤见大家都不说话,越发焦急害怕,抢过去抱住龙涯的腰哀求道:“哥,刚才我不是有心的,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帮我向军哥说一下好吗?”

    龙涯一把推开她:“见谁都叫哥,你让我恶心!”

    宋保军啪的打开一瓶啤酒,稀里哗啦浇在霍彩凤头上,说:“小母狗,我给你三天时间从茶州大学办理退学手续。”

    黏糊糊的啤酒液体淋了霍彩凤一头一脸,白花花的泡沫漾起。她孤零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脸上泛起的不知是酒液的反光还是泪花。

    “雕哥,这里吵得很,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好说好说,去哪里由得大姐夫高兴。”

    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走出龙泉酒家,没人去结账,那位胖经理也不敢拦着。

    人家刚才挨河马欺压的时候你迫于河马淫威不敢主持公道,现在还想收钱?做梦去吧。

    大家眼睁睁看着宋保军上了座山雕的大切诺基,摇下车窗朝众人摆摆手说:“我和雕老大有事要谈,你们先回去吧,别在外面惹事。”领导者风范尽显无疑,大家只能朝他挥手告别。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屁股,郭俊手肘捅捅谭庆凯:“怎么办?”

    “怎么办?问我干嘛?”

    龙涯咬着牙说:“回学校喝酒,我请客,谁来陪我一醉方休?”

    “是啊,一醉解千愁,喝傻了就不记得你女朋友给你戴绿帽这件事了。”

    “你滚!”

    ……

    晚上醉醺醺返回宿舍,舍友们还没回来。和座山雕谈了不少废话,主要是聊公司里头的事情。

    座山雕原本还想试探一下宋保军的底细,不想宋保军装腔作势的功力已然炉火纯青,“多料博士”的身份说得天花乱坠,吹得座山雕一愣一愣的,白桦树公司的内幕反倒被他挖出不少。

    白桦树公司以前确实是一家黑帮。云青霓坐庄的这些年以来致力于洗白公司,尽力收拢****业务,将大部分工作转入正道。这也是云青霓四处寻求投资的原因。

    既然收缩黑帮业务,收入不可避免大大减少。要想增加资金,唯有两条路子,一是开源,二是节流。

    公司人员大多吃喝享受惯了,若是少了他们的钱财,大家自然怨声载道,基础将会动摇,大姐坐庄的合法性也要受到质疑。

    唯有想尽办法增加合理收入。

    云青霓主要是打算通过原有的渠道向东南亚地区倾销电动车产品,以此产生利润,资金是必须的。

    可惜有合作意向的波利公司被宋保军和韩维武联手搅黄了。

    闲聊中宋保军也不发表什么意见看法,一味的灌座山雕喝酒。

    他劝酒功夫又是一等一的厉害,到散席的时候座山雕连同几位随从一齐七荤八素,十几瓶白兰地当做啤酒喝,分不清东南西北。

    第二天中午下课,同学还没出教室,林梦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提两个胀鼓鼓的塑料袋拦在门口。

    谭庆凯赶忙迎上前笑:“仙仙,你们今天不用上课吗?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我特意来找军哥的,你今天不旷课玩电脑了?”林梦仙闻到谭庆凯嘴巴残留的酒气,皱眉道:“昨晚又去哪喝花酒?”

    “没有,没有,我从不喝酒。”谭庆凯连忙掩住嘴朝里边大叫:“军哥,有美女找你来了!”

    有美女找宋保军?

    一时间教室内大大小小的眼珠子纷纷朝门外看去。

    由于十月晚会表演极其出色的缘故,现在班里女生对宋保军加大了关注力度。

    柳细月像是被针刺一般跳起,眼睛直瞪过去。叶净淳则不禁皱起眉头。

    只见一个粗胖肥壮的女孩正向缓缓起身的宋保军绽出妩媚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仿佛开了一朵花,要多娇美有多娇美。

    宋保军哦了一声,快步走过去说:“仙仙妹子,你怎么来了?”

    声音不大不小,正在全教室都被惊呆而寂静一片的时候,大家听得清清楚楚,那声仙仙妹子何其暧昧。

    “是呀,专程来看看军哥,找军哥说几句话成不?”林梦仙微微一笑,很是斯文秀气。

    宿舍男生大多知道林梦仙是谭庆凯的女朋友,可问题是女生不知道。

    平时谭庆凯呆在宿舍玩电脑网络游戏,极少在教室露面,一般是林梦仙主动去找他,两人也不共同参与班集体活动,谭庆凯更不会把两人的合照po到网上。

    眼下见林梦仙在教室门口堵住宋保军,女孩们只道这又是哪路毛神。

    “难得仙仙妹子主动来看我,热情难却啊。这塑料袋里装的是什么?”宋保军当先闻到一股食物的香气。

    林梦仙拎拎袋子笑道:“给军哥带的午饭,有牛排、五香鸭、鱼香茄子、鸡腿菇、红烧猪肚,包你喜欢。”

    宋保军接过一只袋子,一手便亲热的揽住林梦仙肩头,说:“仙仙,你这样搞也太客气了,是霍彩凤让你过来的吧?”林梦仙大大咧咧惯了,经常和宋保军有肢体上的接触,谭庆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林梦仙顿时大吃一惊:“军哥,你怎么知道?”

    宋保军体内的哲学人格无时不刻都在运作,对林梦仙的来意几乎一猜便着,当下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看到两人的亲密劲头,柳细月不知哪来的怒火,一个箭步冲出教室,指着宋保军怒道:“喂,你们两个在神圣的校园当众搂搂抱抱,到底搞什么名堂!”

    “啊?”宋保军愕然半天,勉强咳嗽一声,说:“班长大人,我和我们仙仙妹子搂搂抱抱好像也不犯法吧?”

    柳细月横眉倒竖,叫道:“你们仙仙妹子!?你什么时候又有个仙仙妹子了?”

    “我、我……”宋保军简直哑口无言,不知道她突然发哪门子脾气。

    柳细月上上下下看了林梦仙一眼,眼神里万分不屑,打鼻孔里嗤笑一声,说:“这同学的吨位,挺足啊,怎么长的?”

    林梦仙的胖脸蛋刷的就红了,接着变成一团青色,冷冷的说:“这位同学,你脸上刮的粉比城墙还厚,演僵尸根本不用化妆。”

    林梦仙好歹也是家庭富裕的天之骄女,心宽体胖能开得起玩笑,唯一最忌的只有一个胖字,柳细月如此讥笑,她管你是谁人照样嘲讽过去。

    柳细月登时双目圆睁,说:“你连妆都不花,也好意思出来见人?哪来的土包子!”

    “我化妆也不叫你看,吵吵什么?怎么到处都有你这种没事找事的女人?”

    “哟?我找事了?”柳细月眼中竟然有些许雾气,叫道:“宋保军,你专程就是找这种人来气我的?”

    宋保军没好气道:“泼妇柳,谁气你了?我们好好谈我们的事,你来凑什么热闹?”

    不想旁边一个冷漠的女声说:“宋保军,你怎么又换女朋友了?”

    宋保军回脸一看,赫然便是长腿女孩叶净淳,此时她两眼鄙夷的瞧着自己,分明有一种“你就是个渣男”的信息包含在里面。

    宋保军只觉头都大了,勉强解释道:“这位林梦仙同学是谭庆凯的女朋友,特意来找我谈事情的。”

    叶净淳说:“谭庆凯的女朋友?我才不信,那你怎么搂着人家不放?”

    柳细月也冷笑不停:“你们两个,就算在学校搂抱亲热,也得注意影响。”

    叶净淳道:“还给送饭来了,故意在全班同学面前秀恩爱吗?”

    柳细月说:“我以前还向朋友夸你是钢琴天才,原来品味不过如此,这么肥的也喜欢!”

    两个女孩首次站在同一战线,你一言我一语,说完不禁互看一眼,又互相冷哼一声,不屑的别过脸去。

    宋保军百口莫辩,急得额头不由自主冒出几缕冷汗,连忙松开揽住林梦仙肩头的手。

    偏生他当宅男当得久了,也宅得极为死板,奉行“对待敌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对待同志像春天一样温暖”的雷锋式原则,河马得罪他,他就要让河马连死都不如。

    林梦仙在他微末之时已对他很好,并且不计任何回报,这样的朋友必须予以维护。

    当下严肃的说道:“或许仙仙妹子外形不如你,但她的心却是最美的。说多了你也不懂,仙仙,我们走。”

    柳细月狠狠一跺脚说:“宋保军,你给我记住!”

    待宋保军走远,同学们鱼贯走出教室,只剩下两个斗鸡一般的女生。

    柳细月突然又看着叶净淳说:“喂,大块头,你怎么不把宋保军看紧点?让他跟那种肥猪来往?”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