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尊贵的客人
    梁泊华果然被他的马屁拍得十分高兴,哈哈笑道:“若这车子换军少来开,恐怕等待搭讪的女生能从这里排到对面。”

    汽车驶至红茶山大酒店。

    杜隐廊每次莅临茶州,必然选择红茶山作为下榻酒店已经形成惯例。

    酒店方为这位尊贵的客人长期保留四十八楼的48188号总统套房,作为他的临时办公地点。

    总面积超过四百平米的总统套房包括起居室、客房、洗浴间、卫生间、健身房、会客厅、办公室、书房、餐厅。

    此外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和一个可供三十人聚会的大阳台,非常豪华。

    根据客人的不同需求,还可以聘请专职管家、佣人、厨师和健身教练,一切服务追求尽善尽美。

    小到卫生纸的品牌,大到聚会的安排,都为客人做了周密布置。

    每天的费用高达一万元,像宋保军那种穷**根本难以想象。

    梁泊华为宅男军打开门口,没再跟进去,伸手笑道:“军少,二少在里面等着。”

    “搞这么大阵仗,白虎堂呢!”宋保军嘀咕一声。

    刚进门,杜隐廊便给了他一记大大的拥抱:“表弟,这么久不见,过得还算愉快吧?”

    一米九五的雄壮身躯,搂着一米七的宋保军像搂小孩一样。

    宅男感觉骨头差点要被勒断了,忙笑道:“承蒙表哥关怀,一切都还不错。”

    “来,表弟,我刚从中海过来,专程带了一壶六五年的象京状元红,到现在半个多世纪了,咱哥俩好好享受享受。”

    这情形若让外人看见,恐怕会惊得门牙脱落。

    杜隐廊身为委员会候补委员,位高权重,一向又是冷酷沉稳的作风,何尝对别人如此亲热过了?

    请宋保军走入总统套房,这没见过世面的夯货在表哥面前终于用不着装逼,啧啧赞叹起来:“门把手是纯银的,风格倒像是瑞士艺术家伊路玛的作品,土豪啊。这花瓶看纹路色泽,莫非是光绪年安窑的?哎,那壁画,颜色亮丽,线条粗犷,不用问肯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画家齐马特?休斯顿的《窗户中的故乡》系列,前几年苏富比拍卖他的画作高达五万欧元,不错不错。还有这套沙发,呵呵,闭着眼睛我都能猜到是西班牙现代设计大师亚当斯搞的。哦,还有那套吊灯,全部是用水晶打造,由一千多盏小灯连成一个浑然的整体,呈螺旋状下垂,美妙,真美妙,我简直惊呆了……”

    杜隐廊顿时颇为郁闷:“表弟,我知道你的艺术天赋出色,可也不用这么夸张吧。你要是喜欢,等下一起都搬回去好了。”酒店里的东西想搬就搬,要是别人,还可以当他开玩笑,然而话从杜隐廊嘴里说出,一点不让人奇怪。

    “哈哈,一时情不自禁,我也就是欣赏欣赏而已,表哥见笑了。”

    会客厅东面一具巨大的酒柜占据了半面墙壁。

    里边摆放的各色酒类琳琅满目,从古巴的朗姆酒到俄国的伏特加,从苏格兰的威士忌到法兰西的香槟干邑,从中华的茅台到德国的黑啤酒,一切应有尽有。

    酒柜也是相当讲究,数十个格子细细划分。

    根据酒的保存环境不同,每个格子自成体系。温度、湿度通通由电脑控制,严格保证与酒窖环境一致,一拿出来就能喝,口感务必保持在最佳状态。

    杜隐廊拿出一个造型古朴的黑色酒坛,笑道:“表弟,这坛极品状元红是我费了好大力气弄来的,你得好好尝尝。”

    宋保军想起表哥一会儿还要问起论文的事情,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何况他的宅男个性,对除了啤酒之外的其他酒类不太感兴趣,说:“我不会喝白酒。”

    杜隐廊愕然,道:“哦,还是算了。不如给你带回家给舅舅他老人家尝尝?”

    “老头子也不会喝酒。”宋保军嘴上应着,心头加了一句:“你若是真有诚意,不如直接给现金的好。”

    杜隐廊只好把极品状元红放回原处,坐在宋保军对面,给他递了一根粗大的雪茄,说:“那篇关于中华汉字的论文,我交给委员长了。”

    “委员长怎么说?”宋保军连忙挺直腰杆,看上去十分在乎委员长的评语。

    杜隐廊摇摇头苦笑道:“被委员长骂了一顿。”

    “啊?怎么?是写得太烂了吗?”

    杜隐廊用切口器开了雪茄的口,叼在嘴上点燃,说:“被委员长直接把稿纸摔在脸上,你说问题严不严重?”

    宋保军发现表哥脸色如常,而且堂而皇之说出,想来此事不会有多大后果,略一思索,笑道:“我猜委员长发现这稿子不是你写的了吧?”

    杜隐廊大吃一惊,愣了半晌才说:“表弟,你这脑子什么做成的?比亲身经历猜得还准。”

    “呵呵,我胡乱猜的。表哥见笑。”

    朱蟹委员会于二〇一四年成立,由螃蟹委员会、朱雀集团、象京****联合组成。

    名誉主席廖学兵,现任委员长陈华遥,总部设在中海市。

    是一家集合工业、金融、贸易、能源、交通、医疗、教育的超大规模组织。

    而杜隐廊的哥哥杜隐桥则是这家组织的秘书长,地位仅次于委员长,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陈委员长十分关注成员思想动态,致力于构建新的中华思想体系,以为中华复兴之利器。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隐廊让表弟代笔捉刀写论文,摆明了是要讨委员长的欢心。

    前些天杜隐廊终于等到觐见委员长的机会,欢天喜地把论文交上去。

    对于委员会执行秘书长杜隐桥的亲弟弟交来的东西,委员长还是相当重视的,当着他的面看了起来。

    开始委员长还挺满意,看到后面就皱着眉头把稿件扔他脸上,这作假太明显了。

    语言组织、遣词造句、修辞语法根本不是杜隐廊平时的风格。

    须知一个人的文字表达方式与他的个**息相关,喜欢用什么形容词,喜欢怎么样起承转合,喜欢怎么抒发情绪,标点符号如何使用,在文字间都有迹可循。

    尤其是论述严谨的论文,更不可能轻易改换自己的风格,一下就被心思细腻的委员长给捕捉到了。

    委员长骂了杜隐廊一通,随后对这篇论文表示认可,但内容还有些许欠缺,如果严加完善补充,倒是可以成为一篇指导性纲领。

    他要求杜隐廊再把论文拿回去修改,日后或许会发表在朱蟹委员会的内参上。

    “你说委员长一边骂我,一边又让我改稿子,到底什么意思?”杜隐廊斜斜靠进沙发里,闭上眼睛发问。

    宋保军思索片刻,答道:“你注意到了没有,这几年我国加强了软实力,也就是文化产业的输出,用以挑战英语国家的文化霸权地位。这是大形势,国家明年也将要取消高考英语项目,我猜委员长需要这篇视角独特的论文来诠释汉语言文字的地位。因此他不会再追究你找人捉刀的行为。”

    杜隐廊猛然睁开双眼,一拍大腿道:“这么说我年内当选委员还有很有希望的。表弟,你赶紧改改,看看哪里有什么不足之处,通通给他改满意了,晚上我请你吃大餐,叫上次那个许舒欣陪你。”

    “呵呵,为表哥做事理所应当,说什么谢呢。”

    宋保军接过杜隐廊递来的稿子,发现上面有些地方画了圈圈,有的文字下面划有线条。

    杜隐廊解释道:“这是委员长特意标注出来的,具体不好在哪里,我也不太懂,还是留给你这个原作者自行参详吧。”

    宋保军先是看一遍,关掉手机慢慢思考起来,拿起笔写道:“汉字是象形文字,是人类目前还在使用的唯一的象形文字,书画同源,汉字也是唯一一种三维结构的文字。在人对汉字的认知过程中,同时利用了大脑左右半球。左脑主管文字的声音和抽象符号,右脑组合空文字的图形和意义。在我们学习阅读汉字的时候,大脑左右半球形成了相应的暂时神经联系。在文字记忆保持过程中不断加强这种联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认知汉字的过程等于是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的双重训练,特别有助于人类智慧的开发。这也说明了使用汉字的汉民族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的原因之一。”

    杜隐廊在边上伸长脖子看着,一时不禁低声赞道:“嗯,不错,有点道理。”

    宋保军写完这段对于前言的补充,把稿子翻到后面几页,是论文的第六个论点“论汉字与字母文字的优劣”,在旁边写道:“文字是国家文明的基石,意义非常重大。大一统思想也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的重要思想,大一统逻辑中派生出来的许多观念在国人心中扎根,国人也对大一统思想形成了精神依赖、信仰诉求。”

    杜隐廊插嘴道:“这跟文字有什么关系?”

    宋保军没理他,继续写道:“欧洲与中华大小相近,地域人种接近,为何不能形成统一?”

    杜隐廊:“嗯?”(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