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人的原始欲望
    宋保军看了一眼表哥杜隐廊,继续写道:“其主要原因来自于字母文字的缺陷。字母文字也就是拼音文字,根据发音形成单词。时间长了,同一个事物因为地域、口音的不同逐渐分化为两个不同的单词。时间再长一点,就形成两种语言体系。”

    “语言文字独立是民族独立和自我认同的重要标志,随着历史的发展,欧洲逐渐产生法兰西、撒克逊、日耳曼、凯尔特等不同的民族。这是阻碍统一的最根本因素。”

    “在我国,由于文字的统一,即使方言差别再大,我们还是能够做到文化上的完美的交流和沟通。文化的统一,导致政治也统一起来,从而成为我们今天的伟大国家。建国之初,西方学者有居心的引导我们使用拼音文字。”

    “由于西方文明话语权的强势,我国百年积贫积弱,不少人悲观绝望,认为汉字远远不及字母文字优秀,主张全盘拼音化。在今天看来,这种论调何其错谬。如果当时汉字拼音化的话,用不着五十年,岭西人看不懂东北话,齐鲁人看不懂湖西话,江南人看不懂闽南话,这还有救吗?”

    杜隐廊一边看着一边点头不迭,说:“表弟啊,我看以你的才学,给委员长当顾问都够格了,何必还去念大学?”

    宋保军的见解大多来源于哲学人格对原有知识的归纳,不少都属于前人的思想理论,只是现在给他整理起来了。一时不好接话,说:“单靠一篇论文就能给委员长当顾问,我觉得不够。”

    花了两个小时改好论文,一直陪在旁边的杜隐廊长长伸了个懒腰,收起稿子说道:“这篇论文可以助我登上正式委员的宝座了。表弟,想要哪位女明星陪你,尽管提。”

    其实他听到表哥要让女明星来陪自己,心中很是激动,不过猥琐人格发挥作用,没让紧张情绪表现在脸上。

    宋保军是个不太关注娱乐新闻的宅男,只叫得出许舒欣的名字,说:“上次那个女明星,我看就挺不错。”

    “呵呵,许舒欣是吧,想不到表弟对这个女明星一直念念不忘,我让她以后跟着你好了。”

    杜隐廊正待拿起电话,宋保军心头隐隐不是滋味,又想:“女明星纵然**迷人,可是两个人的接触没有感情基础又有什么意思?许舒欣被表哥强行召唤过来,想来心里没几分真心实意。这不等于**么,嫖客发泄过后的心理永远不是满足,而是加倍的空虚,我又何必强求?”

    一念及此,拦住杜隐廊说道:“表哥,我看还是算了,写论文挺累的,没精力和女人玩乐了。不如弄几份好吃的给我还差不多。”

    “哦,是我考虑不周,听说大学研究生写一篇论文消耗的卡路里相当于一场马拉松比赛花掉的体力,是很累了。”杜隐廊拍拍额头,按下电铃。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黑白连衣裙、蕾丝长袜的年轻女人轻轻走进客厅,鞠躬问道:“请问二少有何吩咐?”

    那女人身材火辣,面容标致,声音轻柔悦耳,仪态优雅从容,想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女仆,就算放在电视台明星选秀节目也不见得差。

    这种长居二少身边的女人自然不可能选用酒店提供的人选,还是自己人来得信任。

    宋保军暗吞口水,心道表哥生活真是奢侈。

    杜隐廊道:“让厨房准备晚餐吧,动作快一点,内容丰富一点,种类多一点。”

    “是。”女仆轻声应着,转身走出客厅。

    宋保军暗中又是垂涎不已,这种态度真正做到了“召之即来,挥之则去”,人间至高享受哪。

    等待过程中,杜隐廊拉着表弟参观总统套房。

    他本意是想表弟将来始终要随自己进入高层社会的,现在自然要从点滴入手,多见识见识世面,对将来的发展也有好处。

    没想到表弟的表现令他十分郁闷。每到一处,宋保军必然解说此处的布局、艺术品的来历、奢侈品的内涵,并且没有说错的地方,比百科全书还要详实生动。

    到后面杜隐廊实在不想听他夸夸其谈了,让女仆送来两套全新的泳裤,邀请表弟游泳。

    泳池设在阳台边上,拥有一套水温控制系统和水流循环系统,保证在像现在这样的深秋季节,身体能够获得最佳舒适度。

    周围加装玻璃护栏和多层防护网,人泡在水里,就能全方位无限制从四十八楼的高空俯瞰茶州,看下面人如蝼蚁车如甲虫。

    人生到了这一层次,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来自文艺人格的理论永远没有亲身体验来得真切。就像有的人说:尽管你精神世界是个百万富翁,但你实际上还是个穷光蛋。

    宋保军换好泳裤轻轻滑入微暖的池水里,舒服得将要"shen yin"起来,这种感觉是三十二重人格无法带来的体会。

    杜隐廊则在他对面坐下,半个身子露在水面上。

    表哥的身材非常健硕,小麦色的肌肤,一块块肌肉高高鼓起,随着肢体舒展呈现出完美的倒三角体型。

    纵使宋保军身为同性,也不禁在心中夸赞个不停。

    宋保军微微靠住泳池边缘,闭上眼睛进入深思状态。

    一个柔软的身体惊醒了他。

    是个身材曼妙的陌生女郎,穿着天蓝色比基尼泳装,半个身体浸在水中,水珠从粉嫩的皮肤缓缓滑下,诱人之至。

    看到宋保军眼中的疑问,女郎轻启玉唇笑道:“二少让我给您做个按摩,请放松。”

    宋保军点点头,眼睛余光发现杜隐廊身边也有个泳装少女。

    女郎轻轻抱住宋保军的脑袋,放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两只拇指对太阳穴进行按压。

    宋保军双手无处可放,只见女郎搁在自己身边的浑圆**,心道摸一下又不犯法。

    最好是现在实习一下,免得将来有机会摸摸叶净淳的大长腿还不知道怎么下手。便理直气壮伸手放在女郎的大腿上,顺势揉捏起来。

    心里则暗想出事有表哥担着,怕什么。

    女郎微微一笑,也不做声。

    宋保军越来越觉得舒坦。就在即将沉沉睡去之际,突然一惊,脑袋中浮现出哲学人格以前说过的话:“安逸的环境导致人类退化,无法进步。只有痛苦与磨难才能促进科学发展与思想改变,同样的,痛苦也能让幽能得到极大增长。”

    “现在还不是享受的时候。”宋保军在心中默念三次这句话,非常艰难的起身,在女郎惊讶的目光中说道,“ok,先这样吧。”

    对面的杜隐廊笑道:“表弟,这么快就要带妹子回房间?”

    “呵呵,我坐怀不乱柳下惠,色即是空张三丰,回什么房间?泡久了肚子饿呗。”

    “你小子还有这等觉悟?当表哥的我很是惭愧啊!”

    女郎拿起一条干毛巾想替宋保军擦身子,宋保军接过毛巾自己擦了起来。

    杜隐廊忍不住揶揄道:“喂,我说表弟,你不会还是处男吧?还挺纯情的嘛。”

    “是不是处男并不重要,一个人能否达到一定境界,关键在于他能否抵抗物资世界的诱惑。”

    杜隐廊嘴里的雪茄不知不觉掉进池子里,哧的一下熄灭。摆摆手让身边的女按摩师走开,说:“你这话还真有些委员长的气质,他以前也有过类似论调。”

    宋保军道:“这也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一个人没有坚定的意志和经历重重磨难,就像一个国家缺少贤士能臣,没有敌对的国家和外面的忧患,国家随时都有灭亡的危险。”

    “呵呵,是么?”杜隐廊摇摇头,陷入沉思。表面对表弟的言论行为不以为然,实则心中赞同得紧。

    杜隐廊生活轨迹不像别的富二代,他小时候吃的苦头够多的了,因此能切身体会穷人的心思。

    当年杜家外忧内患,杜元镛成为家族弃子,乃至有家不能回,呆在茶州和宋世贤鬼混了好几年。

    杜隐廊私生子的身份更惨遭别人歧视,缺衣少食不假,天天受人嫌弃也是真的。

    直到后来杜元镛终获重用,历年积功当上中海军区总司令,而且大儿子杜隐桥追随螃蟹委员会陈委员长打出一片天地,杜隐廊这时才算是来了个咸鱼大翻身,摇身一变为身世显赫的杜二少。

    不少当年的同学朋友找上门来,杜二少一一好生接待,从不欠缺任何礼数。

    然而看看那些当初患难结交的兄弟朋友,通通在花天酒地中迷失方向,看见价值巨万的名车豪宅、金钱美女,没一个能够把持得住。

    就算不喜欢钱财,也还有好名声的;就算对美酒佳肴不感兴趣,看见美女仍然克制不住蠢蠢欲动的情绪。

    这是人类内心最原始的**,没人免俗。

    只有表弟宋保军,是他迄今所见唯二能够抵御物质世界诱惑的人才另外一个是陈委员长。

    杜隐廊不能不为之啧啧称奇。

    结束按摩,交代仆人把饭菜送到阳台上来。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809:05:00


上一章 下一章